旷野呼声网

十个小诀窍建立积极信心

2019-01-30 作者:张远来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我也要投稿

十个小诀窍建立积极信心.jpg

   太8:13耶稣对百夫长说:“你回去吧!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那时,他的仆人就好了。


  徒27:25所以众位可以放心,我信上帝他怎样对我说:事情也要怎样成就。

  可9:23耶稣对他说:“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
 
  信心之于基督徒是如此重要,以致上帝给信徒定下的得救之道是因信称义而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基督教新教区别于天主教的重要教义之一,也被称为“唯独信心”!信心不仅是得救之道,信心也是生活之道。在圣经中,我们看到有两种信心:完全信靠上帝大能与慈爱的积极信心;只凭自己主观判断而产生的消极信心——不信,或者负面的信!信心决定生命,有什么样的信心就产生什么样的生命与行为。积极的信心培育了积极的生命与生活,消极的信心酿就了悲观与失落的情绪。本文将从圣经的教导来看如何建立积极的信心。
 
  一、信心的定义
 
  信心,简单而言就是相信的心,用以形容信仰及对信仰的态度。
 
  基督徒所讲的信心是指对上帝真诚信靠与信赖的心,信心的大小即指这种信赖的关系与程度之深浅。在圣经中有关“信(心)”一词出现过760多次,每一次都表达了人与上帝的关系及人面对生活的态度。信心(faith/belief)不仅是知性上的知道而相信某个事实,信心是信仰与信念,是理性与感情,是知与行的结合,是知识(圣经的教导、教义、神学)与经验、启示与经历、知道(对上帝之道的了解)与关系(在对上帝的知上建立与上帝的关系)的统一。信心是对上帝属性,比如全知、全能、全爱的知道与联系。对上帝的话语知得越多,行得越多,我们对上帝的经历就越多;对上帝的经历越多,对上帝的启示,对属灵界的奥秘所能理解与知道的就越多,对神的信心也就越发加深,与神的关系也就越亲近,信心也就越加增长。另一方面,信心的增长又可以帮助我们更多地理解上帝的启示,从而超越以拓展我们自身的理性,让我们更知道神。这种知拓展了我们的理性可以认知的空间,从而帮助我们更能理解上帝和我们过去所无法理解的作为;对上帝作为理解力(即理性认知)的增强,即对上帝自身认识的增加,即对上帝旨意认识的增加;我们若愿意在对上帝认知逐渐增加的过程中顺服,我们对上帝认识的增加就可以帮助我们建立与上帝更亲密的关系,信心就会在这个过程中增长。这是一个连贯而良性的信心增长的过程。圣经的启示帮助我们建立了信仰,信仰的经历帮助我们建立了信心。逐渐被我们接受和理解的圣经启示的信仰归正了我们的理性(信仰化的理性),理性又帮助人对所接受的信心做出真伪的辨别和拓展性的反思,从而增加我们对信仰的认知。信心也就在对上帝的知与经历中不断的长进,这是基督徒信心成长的良性循环。
 
  换句话说,对圣经知性的认识,帮助我们理解上帝的旨意,而对上帝旨意愿意顺服的回应而遵行,促进了我们对上帝属性的经历,知促进了理解而行,理解与行帮助了我们更多地经历上帝。反过来,经历又帮助我们更多地理解了上帝启示的真义,从而拓展了我们理性认知的能力,理性认知又让我们更多地理解上帝的事,认识上帝。信心就是在这种过程中得以成长。理性是学习知识的助手和途径。理性在对上帝启示的认知中拓展的过程,即信仰的过程。上帝启示的内容,即圣经是我们信仰的内容,信仰的内容归正了我们的理性,而理性又是我们学习上帝启示的工具和途径,它帮助我们学习和认识圣经的教义;理性在学习上帝启示的过程中,得以不断的完善和拓展,进而帮助我们拓展思路,并对我们接触的事物和理念进行分辨性和拓展性的检验、思考与接受,从而更多认识上帝的启示,而更多认识与经历上帝。理性在信仰中归正与提升,因此,信仰者的理性本质上是信仰化的理性。它被上帝的启示归正,又在归正的过程中帮助我们更多认识上帝。这个过程即信的过程,也是信心成长的过程。我们尝试用一句话去表达就是:对上帝启示之道(圣经)的知而行,行而经历,经历而拓展我们接受上帝之丰富(超过我们被罪曾经污秽的理性所能接受的上帝的大能与作为,从某个角度看,上帝的救赎,不仅是对生命与生活的救赎,也是对人之理性的救赎,理性的救赎不是死而生,而是在知-行-经历-反省-更知-更行-更经历上帝,这种良性循环的过程中的逐渐复苏与成长,即信仰化的理性)的过程,并在其中找到以上帝的道去面对我们错综复杂的人生世事的过程,就是信心。可见,信仰或信心,离不开知识与经历,离不开理性与人自身意志的最求。反过来,知而不信,知而不行,就如耶稣有关撒种的比喻:种子撒在路旁,飞鸟来吃尽了,信心的种子也就无法成长与结实。知而不信,知而不行,不仅是信心的扼杀,就连原本的信仰的知,也变成了无知,信仰便在这其中丧生。本质上,这只是知而不是信。知强调的是知道一个事实,信强调的是接受并建立一种祂与我的关系。圣经说:你们信,鬼魔也信,但却是战兢惧怕。因为魔鬼知道耶稣身份之事实,但却无法建立信仰的信心的关系。正如耶稣时代的文士和法利赛人,他们知道基督将降生何处,他们了解先知的预言。但是当东方的几位博士千里迢迢地来寻找降世的基督,当希律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了基督降生的确切地区,希律去寻找,博士们去寻找,而那些为基督之降生时地提供答案的文士和法利赛人却不知道去寻求那已经降世,他们历代等候的基督。他们研究基督,却忘记了基督就是他们信仰的救主。这就是信仰中知识与信心的脱节,是伪信。
 
  信心不仅是知,更是与神的关系、人生态度和建立人生价值取向的根本。其中“信”在圣经和我们生活中所表达的概念,简单地可分为积极信靠的心和消极不信的心。耶稣对来为自己的仆人祈求医治的百夫长说:“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对那位祈求耶稣为自己的孩子赶鬼的父亲说“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你可以看到,在两个神奇的事件中,信心都占了决定性的因素;你也能看到,两者的背后都包含着积极的信心和消极的信心的影子。而在保罗的陈述中,信心代表了他对上帝之应许的确认:“我信上帝他怎样对我说:事情也要怎样成就。”在圣经里,几乎每一个神迹、每一件成功与失败的事件的背后,都有信心的影子。积极的信心带来美丽的结果,消极的信心带来悲剧性的结果,什么样的信心,就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二、积极的信心与消极的信心
 
  信是人之生存的力量之源,是生命本质的决定因素,生存的勇气来自信念。
 
  “不信”本质上不是没有“信心”,而是负面的信,消极的信,或者说,总是信负面的东西。信心是实在的,消极的信,或者我们常说的“没有信心”是对信心的或缺。信心表现为积极的信和消极的信。积极的信心是相信上帝的应许在任何的处境中都真实有效,圣经的真理历久弥新。那应许和教导不是发生在过去的一个历史事件,而是在这个时代依旧对我们宣读的信息。基督教的信心是相信上帝是我们全能的父——一位为人的美好而着想的上帝,祂完全爱我们,也完全帮助我们。信心是相信,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放诸四海皆准,施诸万世而不移。祂从不改变对我们的拣选,也不会放弃对我们的拯救,祂借着圣经给我们的应许永不落空。而消极的信心是以自我的情绪和感受为出发点,有选择性地接受或者不接受上帝的教导。他带着消极的情绪,否认上帝的美善,他对上帝不能完全相信,而宁肯信任自己的判断;他不认为上帝的旨意总是为了让人得益处,祂认为上帝会做出有损于人的事。他总认为将会有负面的事发生。
 
  积极的信心和消极的信心可以发生在一个群体的不同人之间——有人有积极的信心,他信靠上帝的大能与大爱;有人没有信心——消极的信,他相信上帝不会给人好的结果,他总是相信悲剧会发生,结果就发生了!圣经记载了很多类似的例子。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途中,上帝曾要摩西从以色列每个支派中派出一位领袖去窥探迦南地。这些人去到了相同的地方,见到了相同的事物。但40天之后,他们回到摩西那里,在他们消极或积极的信心的眼睛里,他们得到了截然不同的结论,圣经记载:“(他们)告诉摩西说:“我们到了你所打发我们去的那地,果然是流奶与蜜之地;这就是那地的果子。然而住那地的民强壮,城邑也坚固宽大”
 
  迦勒在摩西面前安抚百姓,说:“我们立刻上去得那地吧!我们足能得胜。”但那些和他同去的人说:“我们不能上去攻击那民,因为他们比我们强壮。”探子中有人论到所窥探之地,向以色列人报恶信,说:“我们所窥探、经过之地是吞吃居民之地,我们在那里所看见的人民都身量高大。我们在那里看见亚衲族人,就是伟人;他们是伟人的后裔。据我们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样;据他们看,我们也是如此。”(民13:26-33)
 
  同样的人事物,在有着积极信心的迦勒看来是“我们足能得胜”。而在消极信心者看来却完全不同:“我们所窥探、经过之地是吞吃居民之地……据我们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样;据他们看,我们也是如此。”这就是所谓蚱蜢心理,看困难是伟人,看自己如蚱蜢,看不到上帝的应许,看不到上帝的大能。45年后,当迦勒再述及这件事时,他说:“耶和华的仆人摩西从加低斯巴尼亚打发我窥探这地,那时我正四十岁;我按着心意回报他(尽心里所有的---吕振中;全按我的良心回报---思高本;accordingtomyconvictions---NIV)”(书14:7)。也就是说,迦勒之所以相信“我们足能得胜。”是因为他有着对上帝完全信靠的积极信心。他的判断是来自他的确信:accordingtomyconvictions!他并非没有看到迦南城墙的坚固,民众的强大。但他更看到上帝的能力总是大过敌人的势力,上帝的恩典总是大过困难,敌人越是强大,越是显出上帝的能力,城墙越是坚固,将来的产业就越是美好。这就是积极的信心!而在迦勒的周围,那些带着负面信心的人充斥着消极不信的情绪。以至于让她们本该四十天走完的路程,足足走了四十年(民14:34)。
 
  同样的事例在圣经中不胜枚举,而且每一次不同的信心,都会带来完全不同的结果。到了主前11世纪,身经百战的以色列军队这个在上帝的带领下叱咤埃及和迦南全地的以色列军队,仅仅面对一个身高马大,外强中干的非利士挑战者歌利亚便惊慌失措,不敢应战。这就是小信(负面的信心),是典型的蚱蜢心理。但一个牧童大卫却能轻而易举地胜过以色列军队都不敢迎战的歌利亚。因为他不仅有矫健的身手,更有对上帝完全的信靠——那积极的信心。在圣经中和我们的周围,我们都可以看到无数这种积极和消极的信心可以发生在不同的人群身上的事例,并且总是带来不同的结果。
 
  积极和消极的信心也可能同时发生在一个人的身上,一个人可能有时有着积极的信心,有时有着消极的信心;甚至同时交织着积极和消极的信心。我们最为熟悉的例子是发生在约伯身上。约伯是一位了不起的属灵伟人,上帝亲自为他作见证说:“地上再没有人象他完全正直,敬畏上帝,远离恶事。”(伯1:8)。这说明约伯对上帝满有敬畏的信心(尽管在在感情上,他对上帝的爱似乎并不完全),即使在遭遇财产尽失,子女全亡的悲惨试探下,他依旧“20起来,撕裂外袍,剃了头,伏在地上下拜,21说:“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0-21)。可见约伯信心之伟大,对上帝之忠贞。但当约伯坦诚自己的艰难处境(3:1-24)后,他同样有意无意地表白:“因我所恐惧的临到我身,我所惧怕的迎我而来。/我所畏惧的,偏偏临于我身;我所害怕的,却迎面而来(思高本)。/我所恐惧的事偏偏临到(现代中文译本)。WhatIfearedhascomeuponme;whatIdreadedhashappenedtome.”(伯3:25)。这有意无意的表白说明了什么呢?说明约伯除了对上帝敬畏的积极的信心,他还有一个隐藏的负面的信心——他一直在担心一些事情的发生。他恐惧什么呢?他惧怕的是什么呢?就是那临到他的不幸——一日之间失去了财富和所有的儿女,失去了健康,失去了朋友的信任!
 
  约伯的惧怕是他另一种形式的信心——消极的信心,他在积极的信心背后还有一个隐藏地相信:他将会失去那一切。因此,他除了活在对上帝的敬畏中,他心灵的深处还有出自消极信心的害怕。尽管那害怕平时别人可能看不出来,即使连最亲近的人或许也无法洞悉,但上帝知道,撒旦也知道。上帝要弥补这个义人的不足,那就允许他所害怕的临到他,魔鬼要藉着这个破口攻击他,想让他跌倒。那个相信不幸将会发生的信,就是约伯消极的信心。魔鬼对他的攻击并非事出无因,撒旦也看出了约伯心中的那种消极之信!这就是撒旦攻击他的一个破口。约伯对上帝之存在有积极的信心,但他对上帝的全善与全爱却有着消极的信心。他对上帝有足够的敬畏,但情感上,他对上帝的爱并不足够。他依旧很在乎自己的所有和自己的感受。因此,他会在风平浪静的人生中依旧有因为消极信心而产生的害怕。而当“不幸”真的临到时,他就条件反射地自言自语:“我所恐惧的临到我身”!约伯的敬畏显示其对上帝的积极信心,但害怕却显示其内在的消极之信。在身经患难中,他依旧可以宣告:“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上帝。我自己要见他,亲眼要看他,并不像外人。”(伯19:25-27)。约伯相信终极的审判与生命,这是积极的信心,但他却不相信今世就可以得见上帝,他以为他的人生就此完了,这是他消极的信心。约伯的这一“确信”就是来自于他信仰的理性,是他信仰的神学与教义。也是交织在他消极信心中的积极确信。当最终,约伯得以面见上帝时,他说:“以前我只听见了有关你的事,现今我亲眼见了你。因此我溶化为无有了(或译:取消我所说所行的);我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着。”(伯42:5-6,思高本/吕振中)。至此,约伯已经无所谓他人之言了,他也完全地放下了自己他开始相信上帝的全能与慈爱,他不用带着丝毫的消极之信,担心上帝会做出什么让自己受不了的事了!这就是完全的积极之信。
 
  可见,消极的信心也会出现在哪怕像约伯这样敬畏上帝的义人身上,很多时候,它都和积极的信心交织在同一个信心的伟人身上。在圣经中另一个明显的例证就是亚伯拉罕。圣经称亚伯拉罕是信心的伟人,是信心之父。但他曾多次失败丢脸,甚至险些酿下大祸。每一次的失败总是根源于他里面隐藏的负面信心。比如,他曾经担心在迦南的饥荒中无法生活,便擅自到埃及小住一段时间(NIV为forawhile)。他担心埃及人因为自己妻子的美貌而杀了自己,抢走自己的妻子。于是他谎称自己的妻子是妹妹。结果撒拉果然被埃及国王带走。多年后,同样的事再次发生在他身上。也许是同样的原因,为了寻找更美好的水草牧羊,亚伯拉罕离开了那曾与神会面的“幔利橡树”,要到基拉耳王亚比米勒王那里小住一段时间(NIV为forawhile),这次他再次出于同样的担忧,他再次谎称自己的妻子为妹妹。结果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他的妻子撒拉被亚比米勒娶了去。事情被上帝揭穿后,亚比米勒质问亚伯拉罕为何欺哄人,把妻子说成妹妹。亚伯拉罕坦言说:“我以为这地方的人总不惧怕上帝,必为我妻子的缘故杀我(创20:11)。NIV版本非常传神地描述了亚伯拉罕的负面信心:Abrahamreplied,"Isaidtomyself,(我告诉自己,这是约伯的自我暗示,是他负面的信心)'ThereissurelynofearofGodinthisplace,andtheywillkillmebecauseofmywife.'(这地方的人必不敬畏上帝,他们将会因为我妻子的缘故杀害我)。很明显,这些失败之先,亚伯拉罕都没有好好寻求上帝的旨意,而是自作主张地选择了他的权宜之计(小住一段时间)。而且这些错误的决定都源自他里面的负面信心:他相信自己在上帝指示的迦南地暂时活不下去了,他相信总有一天,人们会因为他美貌的妻子杀了他,抢走他的妻子。就像他心理暗示的,上帝允许他的负面信心成真了,也保守了他。正如耶稣所言:“照着你的信心给你成就”,他们相信负面的事情会发生,他没有相信上帝会完全保守(上帝希望我们谨守,但并不希望我们相信负面的东西),就照着他们负面的信心成就了那一切。经过了这一系列的负面信心的失败,亚伯拉罕学会了完全信靠和仰望上帝:他相信了上帝的应许总会实现,上帝的全能总能保守他的儿女,他相信上帝预定的一切总是为了祂儿女的美善。因此,当上帝要他把老年出生的儿子以撒献上时,他没有丝毫迟疑和疑惑。这是他完全胜过了自己里面的负面信心,他真的成了信心的伟人。
 
  积极与消极的信心在新约中有更多直接的教导。在太8:13有关耶稣与为仆人求医治的百夫长的故事中,耶稣说:“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思高本译为“就照你所信的,给你成就吧!”KJV.NIV.BBE分别译为“asthouhastbelieved,sobeitdoneuntothee./Itwillbedonejustasyoubelieveditwould./asyourfaithis,soletitbedonetoyou.”也就是说,耶稣是照着百夫长信心——他所信的,他信心的程度来医治他的仆人。假如百夫长抱着的是一个试试看的心,是一个负面的信心,就不会发生如此伟大的神迹。正如圣经所说:心怀二意的人莫想从神那里得什么(雅1:5)。耶稣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除了先知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们看(太12:39)。因为邪恶淫乱的时代是一个根本不信的时代,试探而求神迹的本身即是对上帝的消极信心——试探与不信。而在马可福音九章,那位父亲为自己的儿子求耶稣赶鬼的事件中,这位父亲怀着试试看的心理请求耶稣:“假如你能够的话ifyoucando,求你怜悯我们,帮助我们(现代中文译本22节)。”耶稣对他说:“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23节)"Everythingispossibleforhimwhobelieves."(NIV)。”也就是说,神迹的关键不是耶稣能不能行,而是我们能不能信。孩子的父亲马上回答(有古卷作:立时流泪地喊着说):“:“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我信;援助我的不信哦!(吕振中)”;“我信!请你补助我的无信罢!(思高本)”;“主啊,我信!但我信心不足,求你加添吧!(当代)”"Idobelieve;helpmeovercomemyunbelief!"(NIV)。可见,不在于上帝能不能,甚至我们不能怪罪上帝“不愿”——一切合乎上帝美善属性的事,他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敬畏祂的人!问题是我们能不能相信,用积极的信心占据我们内在那消极的信。在积极的信心里一切都能,正如保罗所言,“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Icandoeverythingthroughhimwhogivesmestrength.”(腓4:13)。
 
  积极的信心与消极的信心往往就交织在我们的生活中。而且各自发挥着完全不同的影响力。耶稣肯定了信心的能力,因为信心的能力不是来自人自身,而是那来自那位有着无限能力,并赐能力给人的上帝。故积极的信心带来积极的效果,消极的信心带来消极的结局。这就是信心效应!
 
  三、信心效应
 
  信心的效应可见于圣经的教导、历史的教训和我们生活中的各个方面。信心决定生命与生活!有什么样的信心就会产生什么样的生命,有什么样的信心就会过什么样的生活,有什么样的信心就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这是信心的定律。心理学家也许会把这种规律叫做心理暗示。但对基督徒而言,这不仅是暗示,更有上帝自己的大能参与我们的信仰与生活。积极的信心产生积极效应,消极的信心产生消极的结果。因为积极的信心与消极的信心根源不同,结果也就迥异。
 
  积极的信心是建立在上帝话语上的信,是依靠上帝的启示而非人的主观情绪与理性观念的信。如果你相信上帝是全能的,你就能相信,上帝要藉着祂的器皿(人)所能做的事,是超越人自身的局限的。耶稣说:“是因你们的信心小。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有信心,象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挪到那边。’它也必挪去;并且你们没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太17:20)。这是上帝何等清晰无误的应许。耶稣甚至说过: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约14:12)。如果你能相信耶稣是信实的上帝,你就能相信祂在这里的应许并非谎言。这不是说,“信心”可以支配上帝,相反,信心是本来上帝就已经预定了要做美好的事,信心只是我们对上帝那美好应许的积极回应与顺服。这也不意味着信心是让我们无所事事,而是积极配合那上帝已经应许和已经托付我们的使命,并以积极的信心来回应我们在理性中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使命。积极的信心,在攻打耶利哥时,就是让上帝的使者去做以色列人的元帅,让他们跟随抬约柜的祭司围绕城墙去赞美,让上帝做工;积极的信心,在以色列人过约旦河时,就是抬约柜的祭司踏入那流动的河水,勇往直前,让上帝在江河中开道路;积极的信心就是前有红海,后有追兵时,让上帝的权杖指向那汹涌的波涛,让江河让道;积极的信心,就是囚徒的上述之途中宣告:“并且与你同船的人,上帝都赐给你了。’所以众位可以放心,我信上帝他怎样对我说:事情也要怎样成就。”(参徒27:23-24);积极的信心,对今天的你我而言,就是:“我可以完成上帝的托付,我必与你同在,赐福给你”(参徒20:24)……
 
  信心不是感觉而是理智与情感对上帝的皈依。积极的信心是将有限的人连接于无限的上帝,上帝无限的能力就在人有限的生命中产生无比的功效。就如水龙头连接在永不枯竭的水源上,那流出来的水就是源源不断的。正如保罗所宣告的:“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吕振中译为:靠着那给我能力的、我总有力量应付万事。思高本译为:我赖加强我力量的那位,能应付一切。IcandoallthingsthroughChristwhichstrengthenethme(KJV).”同时,积极的信心还是人与上帝的同工。当我们行在上帝的旨意中时,我们是在与上帝同工,其所产生的能力也是完全超越我们自身理性的局限。
 
  消极的信心是源自有限的人自己。源自人对上帝的不信或误解。他相信自己的判断超过上帝的启示,他相信,自己比上帝更可靠;他相信上帝不一定让万事都互相效力,让爱神的人得益处。或者他相信:“我永远无法真正爱神,故上帝也不会让我得益处。因此,我要自己想办法。我的办法对我更有益处”;消极的信心相信:“上帝不一定对我真好,祂不一定关心我;”“我无法摇动上帝的手,祂不会帮助我;”“我如此卑微,上帝不会在这么多人中间垂听我的祈求,因此,我不如把上帝的银子埋了,做我自己喜欢的事吧”!消极的信心相信:“我祈祷了这么长时间,上帝还没有照我的心意帮助我,因此,上帝是不会帮助我的”……总之,消极的信心不是从圣经——从上帝的启示来认识上帝,而是以自己的小人之心、小人之量来度量上帝的丰富、大能与大爱。他的信心其实就是他自己情绪的反应。
 
  消极的信心是对上帝爱、能力与善的不信任。故,他抛弃了上帝,而以自己为中心。同时,消极的信心也是一种暗示:“上帝不爱我,我不行,不幸将会来临。我的健康可能越来越差!我的孩子考不上大学!我的生意没有出路……”总之,他完全活在负面的情绪和负面信心中。当耶稣说:“照着你的信心给你成就”的时候。这正好说明,积极的信心会带来积极的人生和结果;而消极的信心一定带来不幸和麻烦。在上文的几个例子中,我们看到,不同的信心给他们带来了完全不同的结果。迦勒被神称道,正如他积极的信心所相信的:他得以进入迦南地,家族也蒙受上帝的恩典。其他的人也正如他们消极信心所相信的:则遭致上帝的近乎咒诅的愤怒,全部倒闭在旷野。他们不同的结果并非创世以前上帝预定的必然旨意,而是他们信心的选择。因此,信心其实是一种选择,什么样的信心,就选择了什么样的结果。
 
  在约伯的例子中,我们同样可以看到两种信心的影响,特别是负面信心对他和他们一家的影响。我们无需讨论:如果没有约伯负面的信心,他是否还会遭致如此大的试炼,但我们至少可以确定,那负面的信心给了他多么大的隐藏的恐惧,并由此造成了对上帝的恐惧与疏离,甚至将他那种负面的情绪传染给自己的亲人。他放不下来,他以为必须以他的纯正才能换得上帝的保佑,因此,他也很难在神面前释放地活着。其实,他大可以相信:我是上帝的宝贝,上帝让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得益处!因此,我完全可以将自己和家人交在父上帝的手中,祂的引导和看顾绝不会让我蒙受任何羞辱和损失!上帝的作为我不能尽情了解,但总可以相信。
 
  在亚伯拉罕的例子中,其结果是更加清晰明了的。如果亚伯拉罕信任上帝的眷顾,他甚至不用下埃及。如果他信任上帝的应许——我必与你同在,赐福给你!他何须出此下策,谎称妻子我妹子,而遭致多次的失败。
 
  信心所影响的还不光是自己,也涉及我们的家人和朋友。那10个探子消极的信心影响了整个以色列民族,甚至就连有信心的迦勒也同样等待了40年才能进入迦南地。迦勒的信心则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上帝的子民去用信心面对眼前的困难。在亚伯拉罕的身上我们也同样看到信心的深远影响。他消极的信心让他撒谎,谎称自己的妻子是自己的妹妹。而多年以后,他的儿子一样学习他,把自己的妻子谎称为妹子。他积极的信心也同样对他的后代产生了永远的影响。上帝不止一次提到对其后裔的赐福时说:“都因亚伯拉罕听从了我的话”——亚伯拉罕信神,神就以此为他的义(创15:27)。正如上帝那永恒的应许: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发慈爱,直到千代。(出20:6;申5:10;申7:9;代上16:15;诗105:8)。可见,信心对我们产生着多么深远的影响。什么样的信心,就产生什么样的行为与结果。我们需要的是建立积极的信心,用积极的信心占据我们那所有不信的心灵空间。
 
  四、如何建立积极的信心
 
  1、百分百地相信圣经的教训,建立正确的真理观
 
  信心的内容包括大约三个方面的确认:神是、我是、他(它)是。这一确实的基础不是我个人的感觉,而是圣经对此的教导。我个人感觉产生的对神、人及我的定位往往就是负面的信。而基于圣经建立的价值观就是正面而积极的信。
 
  圣经对此有明确的教导,我们对神、人、我与自然的定位,决定了我们信心的本质。比如:
 
  神是:全能的父、神的恩典是够我们用的、神的能力和恩典是没有限量的、上帝是赏善罚恶的上帝……
 
  我是:上帝眼中的瞳仁、我是上帝的宝贝、我是上帝的仆人、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上帝对我有美好的计划、上帝让我所受的,无非是我能受的……
 
  他(它)是:上帝让万事都互相效力,让爱神的人得益处……因此,他人及环境之存在,并非对外的威胁,而是上帝要达成在我身上使命的途径或工具。
 
  圣经对此有此有丰富的教导,总是,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耶29:11)。
 
  林后1:20上帝的应许,不论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所以藉着他也都是实在(实在:原文作阿们)的,叫上帝因我们得荣耀。
 
  我们对圣经教导之确信是我们建立积极信心的基础。圣经从不会对我们说消极的话,从不会对我们说:不可能、也许、大概、不一定之类模棱两可的话。当我们对圣经多读、全信、遵行的时候,积极的信心就在我们的生命中被建立。在读经中,我们需要确知:“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或作:凡上帝所默示的圣经),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上帝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17)。不能把圣经当做古老的上帝启示给人关于祂自己的知识,更是对“我”所说的话,是在错综复杂的人生世事中指示给我们的道路、真理和生命。在新约圣经中,希腊文用了两个词来表达上帝的启示:“Logos”和“Rhema”,希腊文大辞典,解释两者的区别,前者表示上帝已经说过的话,后者强调神正在说的话。关于这两个词,神学界有较大的争论。有人认为两者没有任何区别,而有些人却认为前者是上帝启示的普遍的真理之道,而信仰是要把真理之道Logos变成对我们每个人所说的话Rhema。不管神学的争议如何,积极的信心都需要确认上帝的启示是对我们所说的需要我们具体实践的教导。这是建立积极信心的基础。
 
  2、百分百地相信上帝的应许,建立正确的上帝观
 
  信心的本质是完全接受圣经所启示的上帝及对世事万物的定义以代替我们自己的观念。建立积极的信心,我们需要百分百地相信圣经所启示的上帝,以圣经的教导建立正确的上帝观。圣经所启示的上帝不是一位暴君,不是随时在暗地里窥伺我们,要密告并惩罚我们的秘密警察。上帝是我们全能的父,是一位爱我们,愿意进入我们的生活,做我们的朋友,愿意帮助我们,又有能力帮助我们的上帝。当然,上帝不是没有原则地迁就我们,他会指教我们,当我们做错了事,祂一样会管教我们。但无论如何,上帝的旨意总是好的,管教也好,赐福也好,都是为了我们的好处。我们越能在爱中敬畏,在敬畏中爱上帝,我们就越能体贴上帝的心意,明白上帝的旨意,而越能建立积极的信心。
 
  3、用信心宣告,常常提醒自己上帝的应许
 
  人口中的话是有能力的,言语对自己的心情和信心都有极大的影响。因此,建立积极的信心,需要我们说积极的话。圣经就从来不说消极的话。当我们在同样的处境中,用心宣告“哈利路亚”时,与我们泄气地说出“哎呀”会产生完全不同的心理效果。当我们真诚地去发现我们生活中那些值得感恩的事,去鼓励、欣赏和赞美一个人,去说积极的造就人的好话时,比我们去纠察他的弱点而且挖苦、讽刺、批评和抱怨产生截然不同的结果,并影响我们自己心情和与神、与人的关系。我们不要忘记,上帝是有位格,有情感的上帝,祂喜欢我们的赞美,恨恶我们的抱怨。因为,既然上帝让凡事都互相效力,让爱神的人得益处;既然祂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敬畏祂的人,那当我们敬畏祂,爱祂时,我们所经历的就无不是上帝的恩典,感恩与赞美便成了我们的本分。我们常常宣告:“可以、能、感谢……”用积极的言语代替一切消极的意念时,我们就会有更好的情绪,更好的人际关系。我们就会建立更积极的信心。
 
  4、情绪管理
 
  消极的信心不是以上帝的话为基础,而是自己的判断。消极的信心一般来自三点:情绪、文化、环境。情绪不佳时,信心往往就会软弱,人就会莫名其妙地忧闷、抱怨。另外,我们成长的文化,我们周遭的环境都会影响我们的观念,塑造我们的性格与信心。因此,情绪、文化、环境都是影响我们信心的因素之一。我们与上帝的关系和我们个人的情绪有着密切的关系。情绪是可以管理和控制的。保持健康的身体状态,情绪不佳时,安静片刻,好好祈祷,吟唱赞美诗,把圣经中那些上帝的应许写在一张纸上,在情绪不佳时好好拿来宣告一遍。把上帝过去给我们的恩典一点点地都记在日记本上,在情绪不佳时,拿出了数算主的恩典,诸如此类,都是管理情绪的有效方法。良好的情绪是信心成长的土壤。
 
  5、建立积极的生活圈子
 
  与什么样的人交往,你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跟什么样的人做朋友,你就会受他的影响而成为什么样的人。爱人是一回事,与他做朋友又是另一回事!如果你不能影响一个充满怨言,消极悲观的人,批评论断的人痛改前非,你就不要做他的朋友。因为他会逐渐影响你成为和他一样的人。所以保罗教导提摩太:“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欲,同那清心祷告主的人追求公义、信德、仁爱、和平。”(提后2:22)。所以基督徒需要选择合适的教会,委身那追求公义、信德、仁爱及和平的团契。积极的生活圈子会彼此激励成为更积极的人,去建立更积极的信心。
 
  6、过合宜的生活,保持好心情
 
  传统的中国福音派教会认为人是由身体、魂与灵构成的。不管对人之构造三分,还是二分。我们都不能忽视身体之状况其实会影响一个人心情、情绪、信心及灵性状况。那可以吩咐天闭塞不下雨,可以振臂一呼和者云集的最大的先知以利亚在极度的疲倦、孤独及恐惧中,也会沮丧而气馁。因此,基督徒需要平衡的生活,入世而超世,既不可贪求富贵,也不好乞讨度日;既不可狗朋狐友,也不能孤苦伶仃;不追随潮流,但要合群;既不能追随世俗,还需要心意更新。过一个合乎中道的生活(罗12:3),保持好的心情,是对信心成长的滋润。
 
  7、建立良好的习惯
 
  信心离不开生活,生活少不了信心。良好的习惯保持信心稳步成长的环境保障。如果我们习惯抱怨,习惯以灰色的眼睛看上帝的安排,就像以色列人在旷野,遇到危机从不知呼求上主,只知道抱怨上苍,怨恨摩西,至终那些习惯抱怨的以色列人,尽管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也没有一个人得以进入迦南美地。以祈祷、感恩、歌颂开始每一天的生活,以反省、认罪、颂赞结束每一天的工作,开口赞美,举步颂扬,常常喜乐,不住地祷告,凡事谢恩,都是基督徒该养成的习惯。你的习惯怎样,你就会养成什么样的信心;你怎么信,你就会成为怎么样的人。积极的信心,需要建立积极的好习惯。
 
  8、不说负面的话
 
  约伯虽然经历了我们难以想象的苦难,但他依旧称颂:“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圣经说,在这一切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伯2:10)。但是,当约伯开始以口犯罪,抱怨,咒诅自己生日的时候,他其实是增加了自己的痛苦。习惯了说负面的话,就会成为负面的阴暗的人。哪怕心有不快,依旧可以用上帝给我们的智慧、修养和意志,节制自己的言语而不说负面的话。积极的言语是积极信心的加油站。
 
  9、祈求
 
  圣经说,信心是圣灵可以给我们的恩赐——林前12:9又有一人蒙这位圣灵赐他信心,还有一人蒙这位圣灵赐他医病的恩赐。既然圣灵可以赐给我们信心的恩赐,我们就可以像那个为儿子祈求主耶稣赶鬼的父亲,充满信心与期待地祈求:“主啊!我信心不足,求主加添”。上帝非常乐意将信心赐给我们。不住地祈祷,上帝总会给我们。祈祷是信心的输油管。
 
  10、操练信心
 
  信心需要操练。藉着圣经的启示,让我们学习而知道神,知道而遵行,便是经历,经历可以增加我们对上帝的认识,从而更知道,更经历,更增加我们对上帝的信和判断属灵之事的标准——信仰化的理性,从而更知、更行、更长进……遇到挑战,我们就更能坚信上帝的大能和美好的应许,就更能用坚固的信心去面对而胜过!积极的信心就是在这种良性的循环中不断地长进着。
 
  信心是生活与生命成长的根本。有怎样的信心,你就会成为怎样的人。积极的信会让你成为积极向上的基督徒,而消极的信则会让人满腹抱怨,消极堕落。上帝说“照着你的信心给你成就”,那就让我们建立积极的信心,让那一切上帝应许的美善成为祂给我们的赐福吧。

【作者简介】 张远来:旷野呼声作者,现居广州。本人为专职牧师,自由撰稿人,主要著作有《借古鉴今》、《危机与契机》、《中国教会体制的反思》、《灵恩运动反思》、《我信故我思》、《广州教会发展现状》等。

赞一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