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大卫的警戒:牛车运约柜

2019-08-21 作者:陈终道  
来源:作者原创我也要投稿

大卫的警戒:牛车运约柜.jpg

  经文撒上6:1-10

  大卫是一个成功的王,是对神忠心的仆人,他行事敬畏神,遵从神的旨意,他虽然受扫罗苦苦追迫,仍用爱心对待他,甚至听见扫罗在战场上被打死时,还为他哀哭,作哀歌哀掉他。在大卫的生平中,我们看见他在许多事上得神的赐福、神的同在。但这并不是说大卫是个完全人,并无过失。反之,在大卫生平中不但有错失,且经常重蹈覆辙。在撒母耳记下六章,大卫用牛车运约柜就是他的错失之一。

  用牛车运约柜怎能算是大卫的过错呢?

  约柜是不可用车搬运的,必定要用人扛抬,且要哥辖子孙或祭司扛抬,这是摩西律法所明记的(民4:15,7:9;书3:6,8,13)。为什么大卫会想到用牛车来运约柜呢?原来有一个历史原因:

  一、长老们的误导

  当祭司以利时代,扫罗还没有被立为第一个以色列王的时候,以色列人受非利士人攻打,屡次在战争中失败。可惜他们在失败中,没有留心省察他们的真正原因,就是他们不专心倚靠神,在他们中间有罪恶存在。百姓中的长老却无知地以为屡次打败仗,恐怕是未把约柜搬来吧!不如将神的约柜搬到前线……许多信徒不愿让圣灵光照他们失败的原因,却喜欢自我“省察”,共同“讨论”,编制错误的结论,以逃避或掩盖罪恶。就象当日的长老们。误导以色列人用约柜当作打仗的“法宝”,却不领导百姓悔改。他们以为不约柜在他们当中,就必定会打胜杖;因为以色列人在旷野飘流的日子中,神的约柜常常在他们的前头,为他们开路。神的约柜在他们当中,表示神与他们同在。因此,以色列的长老们想,不如把神的约柜抬到军队中,以为神的约柜在他们当中,神为保护他的约柜,必定也保护他们,使他们得胜。谁知道他们与非利士人打仗,不但失败,甚至连约柜也被非利士人掳去!

  以色列的长老们在这件事上错了,他们不晓得倚靠约柜的神,只知倚靠约柜!约柜不过象征神的同在罢了!并不是那包金的约柜有任何力量,使以色列人可以战胜仇敌,它更上一层楼是什么法宝,不某种灵验的能力;在以色列人中显出许多神迹的乃是神。他们远离了神,行事为人悖逆神,他们生活在罪恶之中,在仇敌面前打了败仗,却不想对付罪恶。反以为把神的约柜抬出来便可以反败为胜了。他们以为神会看顾他的约柜,因为约柜代表神的名,是神与他们立约的明证,神会为他自己的荣耀看顾这约柜,使他们打胜仗。但神并没有看顾这约柜,反任凭它被非利士人掳去。他们不但不能转败为胜,反而因这缘故更加羞辱神──连约柜也失去了。

  有个基督徒失败犯罪,却不肯悔改,后来受到魔鬼的恐吓,在惊慌中充满惧怕,于是他紧抱着圣经,以为这样就没有魔鬼来侵害他,紧抱圣经,魔鬼就不能害他么?这个信徒和以色列长老犯了同样的错误,他不遵守圣经的话,只抱着那白纸黑字的圣经,有什么用处呢?不是印成书的圣经能保护人,乃是感动人的写圣经的那位神能保护人。人若离开神、背叛神,则圣经和任何书本一样毫无用处,它并不是什么“符咒”,能保护人得到安全。

  二、非利士人送回约柜

  约柜被抢到非利士人手中,非利士人不知该如何处置这约柜,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神给他们的律法,没有神所立的祭司来处理这个约柜,而他们竟抢到了它。那么该怎样办呢?如果他们随便处理这约柜,是会亵渎神的,他们并不一心跟从神,信赖神,所以这约柜对他们丝毫不发生作用。但是对非利士人来说,他们随便,轻慢地对待这代表神的同在之约柜,就是轻慢神,于是神就因这约柜的缘故责罚非利士人,叫他们受灾祸,使他们当中有许多人患病生痔疮,并且田野有老鼠来破坏他们的出产。于是非利士人便想出自己的方法;用黄金做五个金痔疮和五只金老鼠,用一辆新车和两只未曾负轭的乳母牛,将约柜放在牛车上,又将那些金造的赔罪之礼物放在匣子里,同时放在约柜的旁边,任凭那两只乳牛自己行。他们想:如果那两只乳牛能够自己走到以色列人去,便晓得这些灾祸是神降给他们的;如果那两只乳牛走到别处,便知道这些灾祸是偶然发生的。于是非利士人就这样做了。果然那两只乳牛自行将这约柜拉到以色列境界的伯示麦地方去!

  这是一个过去的历史故事,是在大卫运约柜之前几十年的事情,在扫罗王朝之前,神许可非利士人这样做,并不就是赞成这些非利士人所用的方法,也并非说非利士人这样做就是正确的,乃是因非利士人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来处理神的约柜。神为着要向他们证明他们所得的灾祸不是偶然的,乃是神降在他们身上的,因此神就允许他们所想的方法能得到成功,让牛车将这约柜拉回以色列的境地去。

  三、可以效法非利士人么?

  现在,大卫想到自己在王权方面已经安定了,该把约柜运回来。约柜本是要由祭司抬的,大卫应该知道,民记4:14、约书亚3:6节,都记载得很清楚。大卫是个敬畏神、受慕神话语的人,他一定知道这律例。为何大卫不叫人抬,竟用一辆新车,把给柜放在车上用牛来拉呢?有人猜想,可能因为当时没有人可以抬约柜,因为扫罗曾经将祭司亚希米勒一家都杀死了。但这并不是真正的理由。我们从下文可以看到大卫后来找着人抬约柜,把约柜抬到大卫城。可见当时是有人可以抬约柜的。

  大卫为什么忽然会用牛车运约柜呢?很明显的,他是受了非利士人用牛车运约柜的影响。大卫看见非利士人可以把约柜放在牛车上,牛车就自行往前走,并且走到以色列人的地方,这真是一个很奇妙的经历呀!倘若牛车自动把约柜拖到大卫城,岂不更加证明神自己的作为么?于是大卫不理会律法书的吩咐,模仿非利士人的方法,从亚比拿达家到大卫城,仅有十几里的路程,但是大卫究竟不大放心让牛车自己走,于是派了亚比拿达的两个儿子在约柜后面照顾牛车。岂知车到了拿艮的禾场,因为牛失前蹄,亚比拿达两个儿子中的乌撒,恐怕约柜会倒下来,就伸手扶住约柜,怎知神因这缘故击杀乌撒,乌撒就死在神的面前。大卫惊慌了,不敢再继续运约柜,于是把约柜停放在俄别以东的家中(撒下6:10-11)

  四、乌撒何故被杀?

  出了这么大的岔子,许多人为乌撒抱不平,觉得乌撒用手扶约柜是出于好意,不应该击杀他,神这样做,好象无情无义。其实旧约的人,不象我们现在的人,因为旧约的犹太人,人人都知道是不可以用手摸约柜的。民4:15节明明的记载,祭司的子孙在抬约柜之先,一定要先用软物把约柜盖好,然后才抬,并且吩咐他们不可摸任何圣物,免得他们死亡;若有人摸这些圣物,必定死亡。这是旧约的律法书所明记的。所以乌撒的被杀,只不过是神照着预先宣布过的律法实行刑罚而已,并没有特别要对付乌撒之处,乌撒虽然出于好意,但是圣洁的神必须照他自己的话语施行处罚。而事实上,若约柜要倒下去乌撒的手也扶不住它,因为约柜太重了。乌撒的手可以说是多余的。但这件事最初的错失乃在大卫,他不应当用牛车运约柜。

  注意撒上6:19-21节所说,非利人把约柜送回以色列地伯示麦的田间时,因伯示麦人围观约柜(当热闹看),结果神击杀了他们之中的七十人,与乌撒被杀属同一类原因。

  非利士人可以用牛车运约柜,为什么大卫不可以呢?这件事正好给我们看见,神对不同的人是用不同的方法。非利士人根本没有受过律法的教导,对于神的事一点认识也没有,他们有什么方法可以处理这约柜?只有照他们自己思想中认为是妥善的方法,来表示承认他们的错失,愿意向神认罪,将约柜用牛车送回以色列人的地去;神就怜恤他们,允许他们用这个方法──用牛把约柜运回。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非利士人有资格抬约柜,这就不如用牛车来运了。但大卫不能用这方法,大卫是明白神律法的;他不照律法的记载做,却效法非利士人的新方法,实在是开倒车。他故意不用神已经教导他明白真理,而去学习那些没有真理知识的人之新奇经验,结果出了事,乌撒被杀,大卫也惊恐起来,不敢将约柜搬到自己的地方,以为约柜很可怕,稍微冒犯就会招致灾祸,其实是他自己用的方法出错。

  五、对信徒的教训

  这件事教训我们,神喜欢他的儿女依照真理行事──依照神已经启示我们的话来行事,过于模仿别人的经验。教会的事奉,不该效法世俗社会的方法,该根据神话语所启示的原则做。现今教会崇尚属世学识,肯在神的话语上用心的人越来越少。这等人不可能重视神的话,因他们根本未领悟神的话语的宝贵。自己既不认识神的话,或只有很肤浅的认识,就必然倾向效法世人的“榜样”,有样学样了。

  人的经验并不是我们行事的准则,神的真理才是我们们事的准则。我们不该看别人如何做事,便跟着做,乃应照真理的指示做。古今中外不少信徒发生类似的错误。虽然,照非利士人的经验来说,他们的方法实在行得通。可是当大卫照做的时候,就出事了!当我们看见某上有新奇的经验时,我们便很想学他的样子,甚至把我们原先已经领受的真理知识故意抛开,去寻求别人曾有的经历。这正使你们陷入大卫用牛车运约柜的同样错误中。

  圣灵的工作是活的,圣灵可以对这个人用这种方法,而对另一个人则用第二种方法。我们以看到每个人得救信主的经历都不同,但是他们都同样地得救。如果要将一个人的经验,限定是其他人都必须学的经验,以为必须用同样方式来领受这属灵的经验,那就错了。信心不能有两样,所得的生命也不能有两种;但得着生命的经过,是有好多样的。在信徒灵性生活的事上也是这样。

  有个很固执的人,常向人夸耀自己有一只很准确的手表。一天清早,他到山上看太阳上升,他不断看自己的手表和日历书来计算。后来他等得不耐烦了,他轻轻摸着手表说:"在一分半钟之内,太阳还没有从山后升上的话,今天的太阳是走慢了!许多基督徒正像这个固执的人一样,不是以神的真理来校准他自己的经验,而是以自己的经验来校准神的真理,把自己的经验作为标准,然后讲解神的真理。这是非常危险的!无论是自己的经验,或是别人的经验,都会有错误;但神的话是永远准确的。

  “耶和华啊,你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诗119:89)
 

【作者简介】 陈终道(Stephen C. T. Chan,1924年-2010年11月24日),香港人,客居加拿大。 著名华人基督教牧师、解经家。 母亲陈倪闺臣是倪柝声的大姐。 1936年随母亲到聚会所听道。 1937年被接纳擘饼,但他自述少年时期非常反叛。 1939年脱离家庭,在中国西南地区自立求学。 1945年在重庆北碚复旦大学读书期间,艾得理、赵君影、于力工牧师与江守道弟兄在复旦基督徒团契举行奋兴布道大会,推动中国学生归主运动。受到影响遂向校长承认伪造文凭进复旦大学一事,退学后进入贾玉铭所办的灵修神学院。当时该院设在南岸山上。 于印尼玛琅圣道神学院(1953-1956)、菲律宾圣经学院(1968年先后4次)、新加坡等5所神学院的专兼任圣经教师,曾任香港及若干地区培灵研经大会讲员。 先后在中国大陆、东南亚和加拿大牧会多年。 1978-1984年担任加拿大温哥华市列治文宣道会牧职。

赞一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