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犯罪、报复、父母管教上的失败

2019-10-09 作者:恩约子民  
来源:作者原创我也要投稿

犯罪、报复、父母管教上的失败.jpg

   亲爱的弟兄姊妹,平安。今天我们一起来看撒母耳记下第13章。这章讲到暗嫩强暴了他玛,其中讲到了意乱情迷的年轻人暗嫩,他狡猾败德的帮凶约拿达,溺爱孩子,容易受骗、无能的父亲大卫,慷慨的、不会轻信、受辱的他玛,默不作声、存心要报复的他玛的哥哥押沙龙……所有这些角色都真实了。

 
  暗嫩,大卫的长子,爱······忧急成病······拉住······玷辱······极其恨她。他的朋友也是堂兄弟约拿达,理所当然认为暗嫩应该得到他想要的,也帮助他这么做。他们狼狠为奸,两个年轻人知道这样的阴谋是不对的,这不是一时冲动的犯错,这是刻意的、精心策划的,要攻击一个没有防卫能力的女孩。他们心中完全不考虑自己的所作所为,将为他玛带来什么后果。暗嫩追随了他父亲的脚步,他想要,就去拿,大卫自己犯罪的后遗症持续着。这两人心中都没有想要求问大卫,是不是可以娶他玛,暗嫩想要与她同寝,却不想与她有哪一种关系。经文告诉我们,暗嫩爱他玛,但是显然他对爱的了解,不同于神对他百姓所彰显的那一种、与他人有关系的爱。暗嫩完全没有什么迹象显示爱他的姊妹如同爱自己。
 
  约拿达的计谋是聪明的,他知道叔叔大卫会纵容暗嫩,特别他装病时。显然他玛不常去探视暗嫩,因此必须要耍手段让她过来。正如今日许多中东地区的文化,很可能他玛被允许到暗嫩私己的地方探访他,是难以想像的,然而,约拿达预期大卫可以被说服容许例外。规定可以打破,但它是有目的的,自我放纵则不是可破例的、可接受的理由。大卫的错,是他不必要地打破规定,他太轻易对儿子表达慷慨,结果却造成对女儿严重的伤害。假如大卫同意他玛去,但是只是在他的陪同之下,那么事情的结局就会非常不同了。
 
  这是第一次我们看见大卫与他儿子的关系,一个作父亲的,不愿意让儿子不快乐。或许大卫没有理由怀疑暗嫩,但是显然他对儿子的了解,他的动机、他心里所想的,非常有限。大卫正视他的请求,吩咐他玛去,为他作些饼(13:6),就好像一碗汤或富含维他命的食物,让病人舒服些,恢复体力。大卫不怀疑他,也没有考虑到他玛对这件事的感受。没有人问她,她只被告知要去作这件事,虽然有可能因为大卫从不怀疑她会很高兴答应这么一个简单的要求。
 
  布景搭好了。强暴的事照计划发生了,可以预料这迷恋的结果,暗嫩的爱转成恨。他要的是处女他玛,不是现在这被玷污的女人——即使是他自己要为玷污她负责。在被强暴之前,他玛求他,但是他比她力气大(13:14)。事后,他玛请求他娶她,减轻这件冒犯的错,但是他完全忽视他极力的恳求,叫仆人把她赶出去,好像她是让人恼怒的累赘,他转怒于他玛。在这事中我们看到他玛:当本着她慷慨的心去为那所谓生病了的兄弟作饼时,当她明白了他真正的企图时,转为惊惶;当很明显的,暗嫩压根儿不肯听理性的劝告时,她的惊惶再转为无肋的绝望;当她被丢出去,真正成为一个弃妇,永远独居在她哥哥押沙龙的房子里,我们看着她的绝望转成伤心至极、自我憎恨。我们注意到她走进暗嫩的房间时,身穿彩衣,那代表她是这个国家里身分很高的女人;而当她撕裂所穿的彩衣,把灰尘撒在头上,我们与她同哭,她极大的羞辱公开在众人面前。
 
  当大卫听到这件事时,他表现的只有发怒,但却没有采取什么行动。他既没有以王的身分,也没有站在作父母的立场采取行动,处罚暗嫩,或缓和他玛的悲痛。相反地,我们看到的是押沙龙沉默的恨恶。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采取行动,只是憎恨、等待、暗中计划,要为他妹妹的耻辱报仇。两年之后,那不可避免的下一幕登场了,押沙龙的憎恨经过一段时间并没有缓和下来。押沙龙的复仇计划,和暗嫩当时的阴谋,有明显的相似点。在26节透露大卫的疑虑,但是不能抗拒押沙龙再三的请求。王所有的儿子都被邀请赴押沙龙的收成节庆,暗嫩在饮酒畅快之际,被杀了。
 
  在这章中我们看到:敬虔、属神的父母,常常被罪恶的子女所磨难。恩典并不在人的血缘中传承,相反,罪恶败坏却常常从一辈人传到下一辈人。我们没有看见大卫的这些儿子们学到、或是效仿大卫的敬虔。但是大卫的罪愆,这些孩子们却是学得很快,他们在罪恶之中更变本加厉,而且毫无悔改。父母不知道自己所作的坏榜样,会给孩子们带来多么致命的后果。而冲突的开始,往往就是罪恶的开端,就像泼出去的水。当罪恶的洪水闸门打开,罪就汹涌而出。一个悲剧接着又一个悲剧,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

赞一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