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绝望的死刑逃犯--盼望在哪里

2014-09-26 作者:佚名  
来源:hippo7725博客我也要投稿

 高.jpg

  2014年9月2日,3名在押犯人在哈尔滨市某县公安局看守所将1名当班狱警杀死后携枪逃走。这则越狱的新闻让传媒和公众兴奋了10来天,警方大力通缉,巡逻和搜捕,一路娱乐化传播,全国人民仿佛在看越狱大片儿。直到9月12日,饥饿难耐的高玉伦忍不住到亲戚家吃顿饭,结果被亲家举报,最后一个逃犯落网,这场追捕剧才终结,有人唏嘘,有人叫好,也有人反思。

  尽管高玉伦被村里人当瘟神一样躲避,脾气不好、喜欢酗酒、酗酒后爱闹事、很暴力、逼妻自杀、杀死发小……但当电视里出现他被 b u的画面时,拼命逃亡多天的高玉伦浑身肮脏、憔悴廋弱、神情淡漠,不知为什么,心中涌上一丝莫名的难过和凄凉。

  美剧《越狱》热播了很多年,让现实中越狱题材的新闻总能成为热点。本来是三个没有任何盼望的死刑犯,杀了一个狱警,想通过逃跑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挣扎着获得一线生机。然而,最后一线生机破灭了。

  他们即将面临的是依然是监牢,等待他们的依然是几个月后铁定的死刑。

  不知道他们的心情。

  是绝望?后悔?

  无所谓?挣扎?

  仇恨还是平静?

  中国人相信,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人在做,天在看。对于相信有一位全知全能全然公义上帝的人来说,任何逃跑都是枉然的。

  「我往那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那里逃避你的面?」

  《圣经》中诗人反复感叹,鉴察人的神无处不在,无所不知。逃跑,也许能躲避一时,但不能躲避一世。也许能躲过世上法庭、军队、监狱、警察,这些执法机构的审判,但死后灵魂无法躲避上帝在永恒中的审判。

  人世间有很多种悲凉,其中最悲凉的恐怕的就是,在本没有盼望的困局中,挣扎之后,依然是绝望和没有盼望。

  逃犯高玉伦的母亲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居然说,抓到马上就q b他,免得他受罪。痛快地死,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但漫长地等待,或许比死更让人难耐,当他们在冰冷的牢笼内,只有默默地在等待。黑暗中的死亡,用每一分、每一秒的显现召唤着它的囚徒。一步一步迈向它。尽管没有人知道那个终点之后是什么。

  是不尽的火湖还是刀剑血海?

  既然,死亡不可避免,是否有可能真正忏悔?是否有可能在最后寻得安慰?

  灵魂是否可以安息,获得最后的救赎?

  我们不得而知。

  “如果灵魂没有被救赎,

  那么死亡就没有任何意义。”

  当我看到这句话时,仿佛一道闪电照亮心底的黑暗。

  按照《圣经》,罪的工价就是死,除了肉体的死亡外,在末日审判的时候,还有灵魂的永死。永死并不是一了百了,如同点灯开关,关掉什么意识的没了。

  牧师告诉我,永死着……意味着求死不得进行时状态,而不是停止状态,无尽地有意识的痛苦。

  如果你知道灵魂的永死,你就不会对死刑犯冷漠甚至叫好;

  如果你知道罪的工价就是死,你将会为他们悲哀和哭泣;

  如果你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神,他会为你的罪在十字架上献上救赎,

  愿意并可以赦免你一切的罪,你将会严肃并郑重地做出选择。

  上帝到底在哪里?

  谁来救赎这些死刑犯的灵魂?

  谁会让他们真心知错---悔改----寻求赦免---内心平安。

  我们无意讨论死刑的合理或不合理,我们探讨一个死刑犯灵魂的平安。

  

死囚1.jpg

  在美国有部电影《死囚漫步》,改编自修女海伦·普雷金的真实故事,苏珊·萨兰登因本片荣获第68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

  修女海伦(苏珊·萨兰登 Susan Sarandon饰)受死刑犯马修·庞斯莱(西恩·潘 Sean Penn饰)之托,前往监狱探望他,给他一些精神上的帮助。马修一开始否认自己残杀年轻情侣被判死刑,提出上诉。海伦一路走访,深入村庄调查真相。一方面是被虐杀而死的无辜情侣,一方面是即将被处决的罪犯的精神依托。

  海伦使尽各种办法帮助马修,但当她面对受害者双亲的痛诉以及公众的愤怒时,海伦的内心也陷入纠结的道德审判中。罪就是罪,死刑不可避免。

  尽管马修满不在乎,他的人生本生就是一个悲剧,但海伦最终以爱感化了马修。行刑前,马修承认自己犯下的罪行,并真心祈求得到受害者家人的宽恕,安心而有尊严的走完人生的最后168小时。

  10年前,我没有任何信仰,看这个片子时,最感动我的是女主人公,一个没有任何企图的修女,她带着上帝的爱,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来帮助和安慰一个陌生人----一个的罪大恶极内心冰冷的杀人犯。她把平安和安息在最后一刻带给了那个罪犯。

  若是有人杀了你的女儿,杀了你的儿子,你一定想到的是报仇,看着凶手死掉,甚至自己违反法律提前解决他。但是,当一个生命结束,一个灵魂坠落,你真的能够真正释怀吗?看着一个人的双眼在你面前慢慢合闭,你真的感到痛快吗?

  10年前,我看这部片子。觉得那个罪犯真是罪有应得。因为他先开始完全不在乎,也不真心认罪, 影片的将近尾声时,也就是死囚即将处死的那一天,一幕最为感人的对话出现了,马修终于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我杀了他……”

  

死囚2.jpg

  海伦修女:“他们的死你肯负责吗?”

  死囚:“我肯……昨晚我跪在床前,为他们祈祷,以前从未试过……”

  海伦修女:“有些伤痛只有天父才能抚平。你制造了惨剧,但你现在重拾尊严,谁也不能剥夺。你是天父的孩子。”

  死囚:“从没人说过我是天父上帝的孩子,他们都是说我是混蛋。我希望我的死能让对方家长好过。”

  海伦修女:“你能为他们做的,就是祈求他们的心得到平静。”

  死囚:“我从未得到过真爱,从未爱过女人或任何人,现在快死了,却获得了爱……感谢你爱我……”

  影片最后,也是最残酷的一幕,就是用毒针注射处死囚犯。当我看着西恩。潘那双蓝色的、绝望的、求助的眼睛,最后一刻他终于认罪和忏悔了。

  在进入注射死刑的房间前,死囚有些胆怯,让海伦修女搭着他,修女用温暖的手搭在他肩膀上,为他唱首赞美诗,陪他走过最后一段生命只路。一段对话感人至深。

  海伦修女轻唱道:“你不要惧怕,因我已接纳你,呼唤着你,你归属我,你若度海,我必随行,你若脚踏火焰,可免受灼,我已接纳你的灵魂……

  我永远引领你,随我前行。我会赐你安息。”

  死囚:“谢谢你。”

  死囚哭泣 ,海伦修女到走廊上去;

  门锁打开,海伦修女看见受害人的家长,也在严肃地观看死刑。 死囚由狱警带出。

  死囚:“海伦修女,我要死了……”(在地上跪下)

  海伦修女:“你认识真理,将获得解脱。”

  死囚:“上帝认识我的真相……我去较安乐的世界。并不担心。你没事吧? ”

  海伦修女:“我没事,耶稣在这里。 ”

  死囚:“我不害怕。 ”

  海伦修女:“我想你最后看到的应该是爱的面孔……注射时,你望着我……望着我……我是你爱的面孔。”

  最后,注射时,死囚透过玻璃窗望着海伦修女的面孔,海伦背后是受害者家长们严肃的面孔,伴随着秒针嘀嗒,致命液体缓缓输入,没有惊恐、没有挣扎,在平静中慢慢死亡。

  多少年后,每当我内心被冷漠占据时,每当我无法爱人的时候,我就回想影片最后一幕。提醒我,即便是个死刑囚犯,上帝依然爱他,任何人任何事,包括我自己,也不能阻挡我爱他的脚步。

  诚愿福音扎根大地,罪不再肆虐人间,人们有盼望有尊严地活着,不再被罪辖制;愿中国的罪犯们有机会能听到福音,从马加爵、药家鑫到高玉伦,愿更多人不是死于恐惧,死于无法释怀的罪疚中,灵魂安息在永恒的救赎中。

  本文中电影《死囚漫步》剧情摘要和对话来自豆瓣影评

赞一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