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荆棘为王

2013-04-27 作者:未知  
来源:QQ信箱我也要投稿

 士师记9:8-15“有一时树木要膏一树为王,管理他们,就去对橄榄树说:请你作我们的王。橄榄树回答说:我岂肯止住供奉神明和尊重人的油,飘摇在众树之上呢?树木对无花果树说:请你来作我们的王。无花果树回答说:我岂肯止住所结甜美的果子,飘摇在众树之上呢?树木对葡萄树说:请你来作我们的王。葡萄树回答说:我岂肯止住使神明和人喜乐的新酒,飘摇在众树之上呢?众树对荆棘说:请你来作我们的王。荆棘回答说:你们若诚诚实实的膏我为王,就要投在我的荫下;不然,愿火从荆棘里出来,烧灭利巴嫩的香柏树。”

 


  在旧约士师时代,基甸的一个名叫亚比米勒的儿子,为了要达到自立为王的目的,就把他七十个兄弟都杀了,唯有他小兄弟约坦逃脱了。我们刚才读的经文,就是约坦在逃脱后,向那些膏亚比米勒为王的示剑人喊话时所设的比喻。约坦通过这个比喻告诉这些人,你们这样立王一定不会有好的结果,因为是建立在彼此利用的关系上。事情的结果果然是如此,这比喻的内容,就如预言那样得到应验,最后亚比米勒和示剑人果然是自相残杀而一起归于灭亡。虽然圣经没有说约坦是先知或士师,但我们相信他的这个比喻,确实是从神来的警戒。


  立王是因不要神作王


  我们知道神不喜欢以色列人立王,因为耶和华就是他们的王。(撒上8:7)今天在教会里也同样,除了神以外不应有王;耶稣基督是教会的元首,是我们的王。因此约坦的比喻,从很多方面,可以给我们警戒和帮助。尤其当今日教会里,我们常会面对自立为王的工人,这个比喻就更具有非常现实的意义了。


  首先,发生这一问题的起因,就是这些树要想膏一树为王。原先他们是没有王的,他们只有一位创造者管辖他们。当神造这些树的时候,每一棵树地位都是平等的,神没有造一种树木是专为作王而有的。神是他们的创造者,就是他们的王。那么为什么这些树忽然想要立一棵树来作王呢?并不是先有一棵树表示要想作王,请大家考虑接纳,或是大家心目中已经有一棵众望所归的树,因此要拥戴它作王。都不是的,这些树只是想在它们自己中间找一个王,膏一个王,哪一棵都行;真正的目的就是厌弃神的管理,不要神作王。


  比喻里的树木是这样,真实中的以色列人是这样,现实中的教会也是这样。当撒母耳的时候,那些以色列人的长老到他那里去跟他说:“你年纪老了,你的儿子也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撒母耳心里为这个要求很难过,但是,神告诉他只管依从他们的要求,为他们立王。这些人不是真的为你年纪大了,也不是真的为你儿子不行正道;这些虽都是事实,但在这些人的心里面,有一个根本的意念,那就是厌弃神作王。他们宁愿人作他们的王,神一下子就把他们埋藏在心里的意念揭示出来了。


  错把神当个人助手


  这种不要神作王的情形,今日不也不断发生在教会里吗?按理教会的元首乃是基督,在神的家里,只有神才是这一家之主。虽然在弟兄姊妹中,为了工作的需要,会有一些事工的负责人,但负责人只是众人的仆人而不是王。(林前9:19)作为事工负责人,更不能自以为是在众人之上,常常记得自己是应当列在末后的。(林前4:9)在一个教会里,如果基督是主作王,每个弟兄姊妹都是平等的,这个教会就能彼此相爱,同心合意兴旺福音,神的名得着荣耀,有圣灵掌权,教会也一定兴旺增长。


  约书亚在准备攻打耶利哥的时候,看到有一人对面站立,就问说:“你是帮助我们呢,是帮助我们敌人呢?”神的回答是:“不是的,我来是要作耶和华军队的元帅。”(书5:13-14)往往我们也是这样的想法,教会事工是我们的事,请神来帮助我们。今天有些教会在聚会时,鼓掌欢迎耶稣到我们中间来,俨然以主人自居,把耶稣当作客人,我感到这是很不妥当的做法。这样的观念有时也可以从我们的祷告里听得出来,求神来帮助我们的事工;我们用祷告指挥神这样做、那样做。要知道神不是来帮助我们,神在我们中间是元帅、是王。


  教会不是一个组织,我们信耶稣也不是参加一个组织;因此,在教会里,本来就不应有什么领导人,就像神造树的时候,并没有造一棵树是超过其它树,专为做王的。在神的家里,全时间事奉的弟兄姊妹在责任上,是可能比别人大的;但在地位上,他们和任何弟兄姊妹还是一样的,都是神的儿女,唯有神是我们的父。我们也都是耶稣的仆人,唯有耶稣是我们的主、我们的王。


  魔鬼就是不愿意主耶稣在神的家里作王,牠宁愿我们中间任何一个人作王,这样牠就能通过这个王而在教会里作王。牠知道如果耶稣在那里作王,那里就没有牠的地位和机会,所以牠总是千方百计,在教会里制造分裂。为什么在教会里最常发生的问题,就是纷争结党、分门别类呢?就是因为每分一个门、结一个党,里面就会有一个王,而这个王一定会自高自大,成了魔鬼的仆役,所以真正的王就是魔鬼。


  不作王是因不自大


  当树木想立王的时候,我们看见在树中间有两类不同的反应:一类是虽面对再三被邀请作王,但它们是坚决不肯的;另一类就是荆棘,当众树去要求它作王时,它是巴不得能够做王,所以一看见这些树木来膏它,就马上接受。


  弟兄姊妹,我们究竟是哪一棵树呢?我们是像橄榄树、无花果树、葡萄树,不愿意作王的,还是像荆棘,巴不得作王呢?我们是不是已经在教会里,代替神作了王?为什么橄榄树、无花果树、葡萄树,它们都不愿意作王?作王可以得到大家的拥护,那不是很好吗?从这三棵树的回答里,首先给我们看见有一个共同的原因,就是它们都不愿飘摇在众树之上。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认识,就是它们只是一棵普通的树,它们跟其它的树都是一样的。


  当有人称赞你,说你好的时候,你的心里是不是暗暗觉得高兴?当有人要拥戴你作王的时候,你的心里是不是有一点得意?我们事奉神的人,常会不知不觉地、自以为比一般弟兄姊妹重要一些、高一些。我们以为自己懂的道理比他们多,属灵经历比他们丰富,即使在别的地方作不了王,在自己的范围里,应该是有作王的本钱。但圣经教导我们,一个真正忠心事主的仆人、应当看到,我们不是在地位上比弟兄姊妹高,我们只是责任比弟兄姊妹大,我们的本份是服事弟兄姊妹。(彼前5:2-3)所以保罗告诉哥林多的信徒、他们错了,因为他们以为作主事工的人,在地位上比一般信徒高。所以各人去找自己心目中的领袖,形成有属矶法的,有属亚波罗或保罗的分门别类局面,这也正是今日教会产生分门别类最常见的原因。


  一个事奉神的人,把自己列在末后,说起来不难,实际上却常是另一种情形;特别在一些细小的问题上,我们很容易就会表现出自己不能甘心列在末后。


  记得有一次在一个地方上课,因为人多,大家睡得很挤。我晚上休息不好,心里就感到有些不痛快,似乎有一点责怪当地的弟兄姊妹在生活上没有安排好。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忽然里面有一个意思自问:今天你到弟兄姊妹中间来,究竟把自己是排在第一、还是列在末后?是不是你以为自己最重要?想到这里,心中深受责备,虽然自以为在这方面已经很注意了,其实还是远远不够的,往往在不知不觉中就把自己放到前面去了。


  还有一件很小的事情,也是我常常反省自己的好机会。在北方当吃饭前,会有一盆水让大家洗手,一般大家总是请我先洗,虽然我嘴里会推让一下,但总是当仁不让先洗了。有的时候有些人一面招呼我洗手,一面自己先洗了,我心里就会感到有些不自在,好像我是应当先洗的。当这样的意念来的时候,我就看到自己的败坏,为什么我不能用别人用下来的水?弟兄姊妹让我先洗,那是弟兄姊妹的爱心,不是理所当然我应当先洗的。保罗在神家里这样重要,还知道自己是列在末后的,何况我们呢。当我们在不知不觉中,产生这样的意念时,应当马上觉察,这是从魔鬼来的意念,立时拒绝这样的意念、承认自己的败坏。


  耶稣为我们留下了谦卑服事的榜样,在祂被卖的那夜,为门徒洗脚,並且教导他们说:我是你们的主,你们的夫子,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当彼此洗脚。(约13:14)我常想到,当时用水可能不那么方便,耶稣不但为门徒洗脚,而且最后就是用这盆洗下来的水,为自己洗脚。每当想到这里,更感到自己实在差得太远了。


  施洗约翰也有一句令我非常钦佩的话:“祂必兴旺,我必衰微。”(约3:30)这句话看来简单,要做到实在是难的。通常我们做主工的,总喜欢看到自己所做事工的成绩,总是盼望耶稣兴旺、福音兴旺的,因为自己也能沾光,跟着主一同兴旺起来。说得通俗一点,就是耶稣大兴旺,我们小兴旺。约翰的这句话却反映出一个真正忠心仆人的心愿,只要耶稣能兴旺,自己即使沾不了光,衰微也甘心。今天我们事奉神的人,盼望福音兴旺当然是好的;但是多少时候不也是因为,自己的利益和耶稣是一致的这样心理吗?甚至在实际上,根本就是自己兴旺,耶稣只是名义上的兴旺而已。


  不作王是因要事奉


  这三种不愿作王的树,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它们都结果子,都宁愿结果子事奉神、供应人,不愿因作王而不结果子、停止供应。三种树都这样说,表明凡结果子的树一定是不愿意作王的,要想作王就必会影响正常结果子的功能。这样,我们又多了一种识别人是不是想自立为王的方法;不只是从它自高自大的表现上,也可以从它结不结果子的效果上来认识。一个忠心事奉神、服事人的人,他的工作一定会有果效的。如果事工没有果效,我们就应当反省,是不是因为我们有自己作王的心,这些工作名义上是为主,我们说得也很动听谦卑,但实际上却是为自己,达到自己的利益。如果我们把所作的事工,看作是自己的,神当然不负责、不赐福,工作也就不会有效果。


  事实告诉我们,凡能结果子事奉神的人,一定是勤勤恳恳做主工作,凡事遵主为大,谦卑服事,不自高自大,使众人得造就,工作也会有效果。而一个要想在教会自立为王的人,他就需要用心计拉拢人,想方设法建立自己的影响和地盘,不可能全副心思在主的事工上,也不会以弟兄姊妹能否得造就为念,自然就结不出果子来。如果教会里同时有几个人要想作王,那就更会争得大家分门别类、结党拉派;就是苦了羊群,被闹得不得安宁,不知所从。这样的工人,忙于打内战,那有时间结果子?


  自立为王的丑恶表现


  这个比喻说得非常有意思,那愿意作王的是荆棘。我们知道荆棘什么用处也没有,它不但不结果子,而且还阻止别的树结果子。耶稣在撒种的比喻里就告诉我们,撒在荆棘丛中的种子,无法正常生长结果,原因就是给荆棘挤住了。(路8:7)如果在一块地里有荆棘,这荆棘比其它的东西长得快,该长的还没有长,它都已经长得很大了。不但如此,荆棘在长的时候还不是向上长,它是向四周乱爬,把所有的地方都给霸占了。所以荆棘还不是一个不结果子白占地土的问题,它有破坏的作用,使得其它的都得不到营养,失去生长的地方,结不出果子来。


  这个比喻实在说得太形象了,那些想要在教会里作王的人,不也是如此吗?不但自己不结果子,还拦阻别人结果子,不但自己不好好做工,也破坏别人做主的工作。因为他知道如果别人作了工、取得效果,而他自己没有,那不就显出他的不是来了吗?所以对那些要做主工的人,必须造谣打击、恶意中伤,使得他们也做不成工,这正是荆棘的作为。


  当荆棘看到众树来请它作王时,就提出条件,要它们必须是诚诚实实的投在它的荫下,否则就要被咒诅。这完全是搞结党、结帮的口吻,用江湖义气结成死党,用咒诅威胁约束人。奇怪的是,面对这样的咒语,那些树还是愿意尊荆棘为王。照理这些树听到荆棘这样说法,应当知道这样的王绝对不会爱护他们,为他们服务,只会严严的辖制他们,但这些树却就是喜欢受辖制。


  比喻里的树是这样,想不到教会里的人也有这样的,越是拉帮结派,越是死忠于帮规派性,就是不愿意向主忠心。其实在教会里,大家不是看不出那些想要作王的人,并不会带给大家什么造就和益处,但就是有喜欢搞分门别类的人,即使自己作不了王,能跟在别人后面摇旗呐喊,搞搞纷争也好,即使荆棘已经暴露了作威作福的本性,大家还是喜欢拥戴它作王。


  拥戴立王罪责难逃


  不可否认,教会中那些要想作王的人是可恶,但如果没有那些热衷于拥戴人为王的追随者,分门别类的事可能会少一些,至少不会搞得这样厉害。就象荆棘虽然迫不及待要想作王,若没有那些树去请它,同意作它的死党,它是作不了王的。所以在这个比喻里,那些树木和荆棘同样受责备、受咒诅,完全是自己罪有应得。


  哥林多教会那些搞分门别类的人,不是他们自己要想做头,他们知道自己没有这么大的号召力,做不了头,因此他们要找能够做头的,像彼得、保罗,即使借用一下他们的名气制造分裂,他们跟在后面摇旗呐喊也好。就像这比喻里说的,还不是荆棘自己先想作王,是那些树先起意要一个王,然后才勾起荆棘作王的野心。所以教会如果没有这些喜欢搞纷争嫉妒的人,自立为王的事会少许多。(多3:9-11)


  刚才我们已经说过,那三种拒绝作王的树,都是结果子的树,而且它们也就是为了要不停止结果子才拒绝作王。它们不但不愿作王,而且还都结果子,有正面积极的效果。今天我们也是这样,不卷入分门别类的争端固然是重要的,但那只是没有作得罪神的事,消极的不犯罪。神希望我们更进一步能不但不犯罪,还能积极的事奉祂,有工作的效果。就像这三棵树所说的,它们结果子的目的不是为自己需要,不是要表现自己,而是为了事奉神和供应人。这正是我们事奉神的人,一生应有的心志和目的,我们所要追求的就是事奉神,我们事奉神的具体内容,就是对信徒有供应、有造就,这样我们才能成为一棵不但不愿作王,而且还能按时结果子,有正面作用的树。


  结橄榄供应油


  它们首先去问的是橄榄树,橄榄树回答说:“我岂肯止住供奉神明和尊重人的油,飘摇在众树之上?”橄榄在当时是榨油的主要来源,橄榄油不但在供奉神献祭的时候需要用,在以色列人的生活中也是必需的日用品。圣经里常把油预表圣灵,今天一个事奉神的人,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要把圣灵带给人,也就是带领人信耶稣。凡信耶稣的人,首先就是领受圣灵;圣灵要在他里面作悔罪的工作,为罪自责,忧伤痛悔。(约16:8)事实上,我们平时在说结果子的时候,基本上就是指带领人信耶稣说的。


  油的另一种功用是可以带来滋润,这也是我们为主作工的一个重要内容,带给人心灵的滋润和安慰,用主的话安慰伤心的人,鼓励灰心的人,帮助在彷徨中的人。油的这两种功用,正反映了我们做主事工的两方面职责,传福音给尚未信主的人,和牧养信徒。就像耶稣对彼得的要求,爱主就是要爱羊群,全心全意在羊群身上。(约21:15-17)


  结无花果供应粮


  接下来众树又去问无花果树,无花果树也不肯止住结甜美的果子而飘摇在众树之上。以色列人是以无花果作为粮食的,今天一个作神工作的人,需要结怎么样的果子呢?就是要结无花果,供应人神的话语、生命的粮食,否则人的灵命就会饥饿长不大。(摩8:11)神的话语就在这本圣经里,我们要供应弟兄姊妹灵命的需要,就当根据圣经作教导,这样信徒的生命才会丰盛长大。一个想自立为王的人,一定是要传自己、高抬自己的,如果我们按照圣经的教导来传,我们就一定是传耶稣基督为主的。(林后4:5)


  我们要按圣经教导供应弟兄姊妹神的话,我们自己就必须先熟悉明白圣经,这就要求我们多用时间在读经上,而且反复思想、认真追求,求真理的圣灵给我们有启示、有亮光。我们也应当勉励弟兄姊妹自己多读圣经,这是我们灵命的粮食,所以必须天天读,按时读,这样我们的灵命就自然会长大成人。


  无花果树结果子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没有花,所以叫无花果。一般果子都是先开花后结果,据说无花果树也不是没有花,只是它的花没人注意,看不见。今天我们做神的工作也不需要让人看见花,要紧的是结果子。一个忠心事奉主的人,他的工作不需要做在人前,只要踏踏实实的按神心意服事弟兄姊妹就是了。而且神的心意总是愿意我们做实在的工作、有果子的工作,不是追求外表的成绩,而是心灵生命的建造。礼拜堂可以造得高大美丽,工作也可以搞得很热闹,但如果没有生命实在的供应,那一切可能只是开花而不是结果。


  在神那里,花并不重要,果子才是神的目的和要求。我们看耶稣所讲撒种的比喻,那在好土里生长起来的,没有说开花,只说结实有三十倍、六十倍、一百倍的。一个真正做主工作的人,一定不会追求开花的效果,而是要结出实在的果子来。但那想要自己作王的人,就是做了一些工作,也往往是为要做在人前,达到开花的目的,从而抬高自己,扩大自己的影响;以至常常只是光开花而不结果,造成外面热闹却没有心灵实在的果效。今天在神的家里,主所需要的收成,是收割庄稼,并不是收割没有实际果效的花。保罗提醒哥林多信徒要谨慎做工,以免所做的是草木禾秸的工作。只有我们能够结果,那才是金银宝石的工作。(林前3:10-13)


  结葡萄供应酒


  最后众树来到葡萄树那里,葡萄树也不愿意作王,它知道自己应当作的是提供使神和人喜乐的新酒,而不是飘摇在众树之上。葡萄树所提供的葡萄,能酿成酒使喝的人喜乐。神的仆人应当带给弟兄姊妹的,应当是使他们心里得主的安慰,有属天的平安和喜乐。


  我们不应以领导自居,以为有权可以严严辖制弟兄姊妹。彼得勉励一切事奉神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前5:2-3)每当我读这段经文的时候,我总会联想到耶稣在提比哩亚海边与彼得的对话。我相信彼得在写这段经文时,他的头脑里,一定也是浮现出主耶稣当时对他的嘱托。耶稣没有计较他三次否认主的事实,耶稣也没有要他道歉认错,或作什么事来弥补他的失败;耶稣唯一的要求,就是要他爱护牧养主的羊群。彼得明白耶稣的心意,如果他想要做些什么来弥补他的失败,做在羊群身上就够了。耶稣是好牧人,他有牧人的心肠,一心在羊群身上,和雇工完全不同。


  那些要想作王的人,则必然是雇工心理;即使照看羊群,也只是为工价为利己,做得勉勉强强,为表现自己是王而对信徒严加辖制,也难免像荆棘那样,用咒语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唯恐大家变心。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个比喻带给我们可学习的功课,实在太丰富了。首先我们要确立的认识是,在我们中间除了神以外,没有别的王,也不要别的王。我们自己不作王,也不随伙去拥戴别人为王,不在别人的分门别类罪上有份。我们忠心作主的仆人,结果子、事奉神、供应人,这是我们人生最重要的目的。神愿意我们甘心谦卑服事弟兄姊妹,而不是作领导滥用职权、辖制信徒。我们要能像橄榄树,无花果树和葡萄树那样,结出能荣耀神,供应人、造就人的果子,我们多结果子也就是多事奉神。有一天我们都要站在基督审判台前,我们的工程都要显露出来;求神保守我们,使我们的工程在那一天都是金银宝石的,能经得起火的试验。(林前3:11-15)

赞一下: ]
请遵守网络法规,不作恶意评论! 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查看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