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女性用“出轨”逃避无爱婚姻?

2016-08-26 作者:王东莉  
来源:境界我也要投稿

QQ图片20160824112943.png

     女性出轨越来越多

  韩剧里的爱和现实中的爱真不同,就像你在某购物网站定的是极厚拉舍尔毛毯,款名叫“幸福满园”,送到后打开一摸,怎么都感觉更像劣质珊瑚绒,起静电还有浓重的纤维味道。

  这符合刘婷的体会。爱看韩剧的刘婷曾用不断出轨的方式来逃避与丈夫吴宏之间的沟通不良。那段时间,丈夫吴宏下海失败赋闲在家,找工作屡屡不顺,她在职场只好拼命努力,一个人承担全部的生活需要,压力很大。而丈夫处在自己事业的受挫期,在家做煮夫奶爸,感觉失落,常指责她的心一点不在家里。“我当时很苦闷,受不了丈夫的责备,也不懂体会他的感受,只想逃离。慢慢关系的破口越来越大,我也越来越渴望从外面找到接纳和满足了。遇到工作伙伴或客户对我很关心,表示超过界限的感情,我慢慢就接受了。有心理出轨,也有身体出轨,他们有的是在离婚的状态,有的是在婚姻里。每次持续时间长短不一,1个月或半年。”

  刘婷的故事并不罕见。在现代的社会文化环境里,像刘婷这样的女性出轨的例子越来越多。北京大学社会调查研究中心联合百合网婚恋研究院在2016年1月10日发布《2015中国人婚恋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当女性在婚姻生活中压力越来越大,同时有外遇、找“小三儿”的女性比例提高。婚姻破裂的家庭中,有一半是因为第三者插足,而在婚姻中出现第三者的情况中,男、女方比例相当,各占20%,而双方都有出轨的情况也不鲜见(近10%)。

  这些婚姻里,有的起初也并不缺乏我们常提及的爱情,比如刘婷和丈夫吴宏。刘婷是土生土长的北京姑娘,成长在一个高知家庭,在中学时就是小有名气的校花,身边众多男生簇拥。遇到吴宏时刘婷还是个高中生,暑期在一个电脑培训班打工做助教。吴宏当时供职于国企,受派参加电脑培训。吴宏外形高大,处事大方稳重。从小被男生簇拥着的刘婷被吴宏迷住了,“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喜欢吴宏,认识那么多男人,好像只有在他面前,我才能比较愿意服。”

  一个普通的国企职员和青春校花的组合?这让刘婷父母坚决反对,交往不久两人被迫分手。一年后两人都各自交了男女朋友,刘婷的现任男友是个富家子弟,准备毕业后带刘婷一起去法国留学。刘婷要学车,一时兴起打电话让吴宏带他练车。“当时也不知道了解自己情感,没想太多,但我妈说你这几天干吗呢,睡觉嘴都是咧着的,啥事儿这么高兴?我都不知道自己每天嘴都咧着的。我告诉我妈我这几天和吴宏练车呢。”就这样,两人分头和当时的男女朋友断交,刘婷母亲也不再反对。恋爱八年后,一次事故中吴宏被人捅了一刀,看着他躺在床上的样子,刘婷决定嫁给她,她当时想吴宏要是好不了也没女人肯嫁给他了,自己可以照顾他一辈子。

  浪漫大结局不是结局。婚后五年,刘婷看事业受挫的丈夫成了个意志消沉,老指责自己的怨男,她不再是为爱狂乱的高中女生,她要去寻找自己的安慰。人间再浪漫的爱经历生活细碎的打磨,在人的有限有罪里最终都会图穷匕现。一边是大众文化宣扬着爱情神话,一边是现实生活中离婚、出轨、同性恋、双性恋如洪流一般蔓延。爱被自我与欲望撕扯的时代,男人和女人没有谁配指责谁,大家彼此共谋,远离真理,在各自的罪中饮鸠止渴,与破碎的幻梦斗争。

  刘婷的出轨行为被丈夫发现,丈夫决然与刘婷分居,有两年不再见面。

  报复性出轨

  李菲的出轨故事又不一样。在朋友面前,李菲和丈夫钟海波曾是一对佳偶:两人一外向,一内向,性格互补;品味兴趣相当,都从事艺术设计行业,而且,钟海波屡屡被朋友评为好男友好老公。只是相处三年以后,慢慢李菲会在网络聊天室与人暧昧聊天,还见过表示爱慕的网友,也产生过“如果他足够帅和优秀,可以做情人”的想法,心理出轨次数不少。她也知道时不时有女性仰慕者给钟海波写信,打电话,钟海波也陪过一个学音乐的女生去看过音乐会。她觉得自己和钟海波情比金坚,这些都是生活的小花絮,没事。

  李菲是典型的小城女文青,通过高考只身来到北京这所大城,追求自己并不清晰的人生梦想。作家闫红对小城文青的描述很符合20多岁的李菲的三观,“我们看了三毛的书,就想像她那样去远方,我们爱看琼瑶的笔下的爱情,以为自己早晚也能遇到。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我们更是把咖啡当成浪漫首选的道具,尽管那时我们以为咖啡就是雀巢。物质生活是一个抓手,是我们进入书中生活的方便法门,而那些深沉的感情、坚定的意志力就没那么一蹴而就,棉布长裙、绣花布鞋、银镯子,成了我们一厢情愿的通关密码。”

  这导致李菲在婚姻的选择上变得复杂,既要浪漫爱的感觉又要物质,还要宠爱。学生期间,也有人介绍条件很好的男性给她,有留学生、外企职员,还有一位当时名头很响的青年才俊,但她认为相亲不是爱情,一个都不愿意去见。后来碰上钟海波,还真马虎满足了她的愿望。钟海波有才气有趣味,供职于不错的设计公司,还有很暖男的一面:两人去逛超市,一个塑料袋都舍不得让她拎着;吃西瓜都要切成小块放好牙签再给李菲,直接把去家里做客的朋友惊着了。

  时间长了,李菲发现钟海波对婚姻的态度是很绝望的,这源于他在原生家庭有被忽略感,钟海波在幼年被父母寄养在亲戚家。而李菲来自一个父母比较相爱的家庭,她对一个好丈夫的期待是像自己的父亲一样为生活承担责任,任劳任怨。钟海波时不时要辞职去做点别的,经济紧张了就回父母家享受,钟海波家在北京,家庭环境不错。这让李菲很没有安全感。钟海波也发现李菲的虚荣,对物质条件要求不低,他也觉得压力很大。李菲和钟海波的母亲虽然表面能相处,但彼此对对方都有抱怨,钟海波母亲对李菲的小城出身始终有所不满,而骄傲的李菲为此常常闹脾气。钟海波夹在中间很头疼。

  有次见一个合作伙伴,对方殷勤地为李菲挂外套,把椅子摆好,用很关爱的眼神看着李菲,李菲发现自己的心居然动了一下。也就是那段时间开始,她开始去网络聊天室聊天,和陌生人说聪明话,吐槽各种情绪等等。破口已然出现,只不过等着机缘巧合。

  得知丈夫钟海波出轨后,李菲痛苦万分,女友带她去散心参加各种聚会,遇到一个追求者,她快速打破底线,报复性出轨,这导致最后婚姻彻底解体。

  李菲后来明白了外形、才能、情趣、相爱的感觉、物质条件都不是牢靠婚姻的基石,如果没有经过检验的个人品格、共同委身的婚姻态度、忍耐宽容的心理准备,两个自私的人无法将爱进行到底,活在充斥着爱欲与谎言的时代,婚姻的堤坝一瞬之间就可以垮塌。

  享受被宠爱的感觉而出轨

  80后阿森有过一次婚内出轨,很快回转了。现在还在婚姻中的她对我说还没准备好讲述自己的故事,但她对出轨的原因分享了一点自己的反思,“其实出轨的核心就是因为对破碎的亲密关系(父母、配偶)太失望,而特别渴望爱的关系,不能顾及其他而越界行事,想要抓住来自于人的关爱呵护,享受被宠爱的感受,想要从中获得安全感。”

  这一点和刘婷的感受有类似性。刘婷说并不是性的原因吸引自己,而是自己特别需要男性的赞美、安慰,这样一步一步就走到了身体接触的地步。对被问到自己为什么会以出轨的方式来逃避婚姻里的冲突时,刘婷提到在自己的原生家庭里父亲不断出轨,“记得在幼儿园的时候我爸就老带我去一个阿姨家玩啊,吃东西啊,长大后才明白那个阿姨应该是他那时候的外遇。”刘婷父亲的出轨经历一直持续着,“老年阶段也有。”父母的婚姻中也常有吵架,几次闹离婚,刘婷内心深处对维持长久亲密关系的可能性是绝望的。有时父母错误的婚姻果实会波及子女,使他们的婚姻也结出苦涩之果。“父母从来没告诉过我婚姻可以持续下去,我也没这么想过,就想能走多久走多久,随遇而安。我没有正确的婚姻观和爱情观。”

  人类的第一场婚姻是上帝亲手设立,亲手连接,婚姻本身有神圣的源头,首先不是出于父母与社会的要求,也不是出于青春荷尔蒙的推动,经济因素、财产继承更不是重点,重点是“上帝配合的,人不可分开”。婚姻是终生的盟约,不是有期限的合约。是“终生爱她(他)、安慰她(他)、尊重她(他)、保护她(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她(他),直到离开世界”,不是“我对婚姻毫无期待,但对爱情乐此不疲”。

  凤凰网文章《2015年中国离婚384.1万对,婚姻“不堪一击”了吗?》里提到,离婚率飙高与当前个人的人格独立和缺乏包容与忍让有关。80后、90后大多为独生子女,由于家长的溺爱和生活条件的提高,使得许多年轻人养成了以自我为中心,缺乏家庭责任感,缺乏忍让与宽容的心态。这些导致他们在婚姻生活中表现得很任性,既不能容忍对方,自己又不想改变,矛盾便会升级。

  自我中心并非80、90后的专利,而是人基本的罪性,这是婚姻重要的杀手。

  真爱不是以自己的感觉、欲望、需求满足为目的,而是以舍己为目的,《哥林多前书》第13章是这样为爱定义的,“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爱情观被打碎重建

  罪进入世界后,男人毁坏了,女人也毁坏了。爱情和婚姻都可能是包着糖衣的炮弹,外表很甜,深入内在,一不小心就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面对丈夫吴宏的离去,刘婷发现自己完全迷惘了,她没想到自己罪的后果这么严重,她并不想失去吴宏。虽然她表示愿意改,但吴宏无法接受也没法相信,他说:“这种事不可能原谅的。心里有时倒想原谅,但真的做不到。”刘婷对自己频频出轨的生活顿时失去了兴趣,她疯狂地想知道如何挽回婚姻,如何能抹去自己的罪带来的与丈夫的裂痕。“虽然是我犯了罪,但我也觉得世界观、人生观都幻灭了。”

  李菲离婚后很励志地在职业上追求上进,业余还和朋友安排旅行、读书等活动,生活看起来也丰富多彩。在情感和性方面她经历了一段放纵时期,支持女权,也支持同性恋和双性恋,只要约会不想结婚,对一个向她示爱求婚的伴侣很酷地说,“你不需要爱我,喜欢就行。”那时她已陷入抑郁症的前期,靠安眠药才能入睡。“我觉得自己很坚强的,还会有美好的生活,但我睡不着,我知道自己陷在一些黑暗里,我经历更多的男人时我也看到他们在爱里的可怜,当时就想我们都需要某种大爱的救赎。”

  刘婷和李菲最后都被朋友带去了教会。她们在罪污和残破中被耶稣的血洗净,获得了赦罪之恩,也寻到了爱的源头。她们是行淫的妇人,耶稣对她们说:“去吧,以后不要再犯罪了”;她们是撒马利亚妇人,耶稣对她们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只涌到永生。”

  李菲的爱情观被打碎重建,她的心像鹿一样切慕溪水,她明白了对爱的饥渴从何而来又该在何处去寻。她发现当爱情成为偶像,对女性而言是很重的捆绑。不知道爱的源头是上帝,女性会下意识不断地要求一个男人为你付出,这是没可能的,他也是需要爱的人,最后都会垮掉。一个男人永远无法满足你,人找不到上帝的话,就会用其他方式来替代,出轨就是很可能的选择。但另一个男人也不能满足你,你又寻找下一个,完全就在一个圈形游戏里面。出轨不是匮乏爱的解决方式,只会带来更多的伤痛,陷入更大的黑暗。

  而刘婷在一次祷告后,得到上帝对她婚姻复合的应许,她泪流满面。

  没有一个婚姻是不需要舍己的

  改变自己并不容易,但刘婷很努力。她发现自己原来以为出轨可以解决婚姻里的问题,这是罪的谎言。没有一段真正的感情是不需要付出的,没有一个婚姻是不需要舍己的。在谎言面前,人觉得婚外情是美好的,但真做为一种选择后,你会发现其实婚外情是大家都不用负责的一种逃避行为,一种暂时的解脱。它对婚姻的伤害是很大的,“如果没有主在其中,有过破裂关系的婚姻是走不下去的,因为里面裂痕太深了。”

  刘婷开始意识到自己以工作成绩满足自己的虚荣,丈夫的责备有部分是对的,自己确实没有把家放在心里,而是把工作、钱、自我满足放在首位。信主后刘婷常常给丈夫吴宏打电话,嘘寒问暖,汇报自己繁忙丰富的教会生活。吴宏从开始的冷漠,到后来开始倾听。上帝的工作持续着,在刘婷的祷告和不放弃的努力下,两年后丈夫吴宏回家,也在教会受洗。

  《婚姻灵修学》的作者说:“即使稳固的基督徒婚姻,仍会遇见雷电交加时,性的诱惑,沟通问题,灰心挫折,彼此的希望落空……然而当婚姻首先进入在得主喜欢的坚固委身中,闪电就没有机会带来婚姻大火。”后来刘婷去出差、应酬吴宏都不会怀疑,他说他不是信任刘婷,而是信任刘婷所信的主,主是信实的。

  而出轨的试探不是立刻就能胜过的,刘婷走过来也是一路荆棘。遇到工作伙伴或客户对自己的暧昧的好,超过这种关系应有的界限时,刘婷还是会挣扎。被主拯救后身体出轨的可能完全没有了,但还需要不断地与渴望男性仰慕这种情欲之罪摔跤。

  “其实并不是多喜欢对方,发现自己非常虚荣,有一种与其他女人争强好胜的心态,很潜在的,下意识就想把别的男人的女人比下去,要比他的女人强。也可能因为年龄大了,不再是校花,不再是很多男孩子追求的那个时候,结婚了还不甘心吧,心思意念里很深的败坏。”

  这个时候的刘婷只能求主洁净自己,在主面前迫切祷告。有时梦里都有挣扎,刘婷觉得羞耻,又很难对丈夫或弟兄姊妹启齿,无法让别人来帮助解决,“只能放到主的面前来解决。”大的试探靠主恩典,比较快能站立。但小的试探,如享受男性欣赏所带来的愉悦感,自得的被爱的罪中之乐有时像泥潭一样拖住刘婷,她花了很长时间,终获自由。

  李菲发现自己常陷在怨恨情结里面,对男性有一种潜藏的怒气,无法进入新的关系。饶恕是艰苦的。她记得钟海波出轨后,痛苦不堪的她生病了,钟海波不情愿地来看她,对躺在病床上的她说,“李菲,你不要痛苦了。我这种人不值得你痛苦。我对自己也挺失望的,我以为我和别的男人不一样,原来我也一样。她没有什么地方比你好,就是比你年轻,比你漂亮。”

  她还记得钟海波对她说过的种种誓言。有一次李菲出了点小事故在医院检查,慌慌张张给钟海波打电话,提到一句医生说有瘫痪的可能。钟海波十万火急地赶来,说自己在路上想好了,瘫痪了也没事,以后自己可以推着轮椅带李菲去旅行。“首先,饶恕是主的命令,祂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就冲着这点我就应该去饶恕;再后来我看到自己也是罪人,在和他的关系里面我在他出轨之前其实就心理出轨多次,在他出轨后我也出轨,那时候还在婚姻里,怎么说都是罪。慢慢我完全放手,饶恕了。”

  阿桑最近在学习一些婚姻的课程,她还需要拥有更多勇气面对自己的内心,让残破和欲念被真理触碰。

  现实中的爱就是这样镶嵌着人性的幽暗,韩剧、网络小说不是婚姻的真相。刘婷、李菲和阿桑那些不堪破碎的过去已被十字架的宝血救赎,因为上帝是光,是爱,是试探时的帮助,匮乏时的水泉。她们要继续面对婚姻与爱的功课,“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但为我牺牲生命的,必得着生命”,旧事已过,一切都是新的,有救恩的乐歌环绕,足以让她们去委身,去舍己,在爱的路上与耶稣同行。

  (本文成稿参考了姜轶楠《当出轨成为他们生活中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赞一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