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基督徒如何看待独身

2017-03-19 作者:毕纳  
来源:作者原创我也要投稿

t010b074f47e8f0947e.jpg 

  如今,一个青年人到了一定年龄要结婚是很自然的,如果他已经接近三十岁却还没订婚的话,就会被人在背后议论,一些好心的弟兄姐妹也会暗暗地为他张罗、计划。
 
  什么时候人们愿意听听关于《哥林多前书》7 章中的讲道呢?保罗在那段经文中论述了独身这一主题,并清楚地说明:对于委身的基督徒,不结婚是无可非议的。
 
  青年男子到了一定的年龄就在周围的女子中张望,绞尽脑汁地想知道哪一个最适合他,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但是,作为耶稣的门徒,我们必须要认真地弄清楚这个问题:上帝的旨意是要我们结婚,还是不结婚?威廉· 马唐纳发表过一篇名为《更好的路——从一个男人的角度看单身》的文章,针对这一主题提出了有益的观点,真令人感恩。
 
  据我所知,这是第一篇从一个敬虔单身男性的角度看单身生活的文章。《哥林多前书》7 章清楚地指出婚姻是好的,是对的。同时也指出,若不结婚,只应有一个属灵的理由:
 
  “没有娶妻的,是为主的事挂虑,想怎样叫主喜悦。”(林前7:32 节)
 
  在35 节中,保罗谈到“殷勤服侍主,没有分心的事”,这正是原因所在。没有结婚的人能把他的时间和精力全部献给主,而结婚了的人必须将一部分时间和精力投入家庭中。因此,一个人不结婚并不是出于自私的目的,逃避责任、完全为自己而活,而是为了全心全意地服侍主。
 
  基于《哥林多前书》7 章所论及的这个重要问题,再考虑我们生命的短暂和主很快再来的事实,结婚与否应该在祷告中求问主之后再决定。马唐纳写得非常到位:“如今,很少有人教育年轻人为了全心服事主而守独身了。为什么不对孩子们说,虽然婚姻是好的,但是独身生活在服事主上有更多的优势? 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你并不需要一个同伴才能得到幸福,单单依靠主能得到更深的满足? 如果我们能多列出独身的优点,就能极大地减少离开事工的基督徒的数量,并且我们会经历到,如此我们能为主赢得更多。”
 
  这里清楚地说到放弃婚姻的前提:“凡是站稳了、心里不作难、有力量控制自己的意志,并在心中决意要独身的人……”
 
  因此,那些学过节欲和自制的人,应该在主面前思量,上帝对他们生活上的根本旨意究竟是结婚呢,还是为了主的缘故持守独身。关于所有其他的人,圣经很清醒地谈到:
 
  “与其欲火攻心,倒不如嫁娶为妙。”(林前7:9)“但要免淫乱的事,男人当各有自己的妻子。”(林前7:2)
 
  今天,一个人要为主过独身的生活肯定不是件容易事,而且确实有些工作需要有婚姻经历的人来做。但是,教会历史上曾有很多男女为了完全事奉主,自愿放弃婚姻,如克里斯利普、黑比西、祁克果、布瑞纳、马唐纳、查普曼和达秘等。这些男人都放弃了婚姻,因为他们在这个选择中看到了上帝的道路。在我们看来,他们一生的业绩(如达秘)不是一个为人夫、为人父者所能成就的。
 
  每当我遇到非结婚不可的姐妹,都感到心情沉重。有些人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甚至通过某些媒体刊登征婚广告。很多时候,他们最终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却不幸把寂寞换成了人间地狱。
 
  常常有这样奇怪的事情:很多结婚了的人羡慕未婚的,他们叹息说:要是我独身,我就可以更多地为主做工,学习圣经、阅读、探访;现在,我的精力都耗费在属世的忧虑和义务上了。
 
  未婚的人却常常把自己看作受亏待的二等公民,把精力浪费在妒忌和自怜上,而不愿把自己完全献给主。有多少传道的任务摆在那里,有多少服侍主的机会等着你啊!愿在上帝的帮助下,这样的基督徒不把独身看成一种惩罚,而是认识到,这能更好地事奉主。
 
  辛生道夫有一个养奶牛的使女名叫海莱娜,她虽然是一位只有一只眼睛的单身姐妹,却给很多人带来了祝福。辛生道夫说:“她在妇女中赢得了那么多的灵魂,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每一个来到她家的人,在踏进她屋子时,就已经被看做得救的了。”
 
  这位朴素地生活在上帝话语里的使女,成了一个满有鲜活力量的牧者,因为她从不心生抱怨,对上帝的道路总是说“是”。如果艾娃·提勒雯克结婚了的话,会是什么样子呢? 如果克莉斯塔·菲班在上一个世纪之交刊登征婚广告的话,爱德林姐妹会也许就不存在了。
 
  如果我们从这一角度去研究18 世纪的大复兴运动,会很受启发。当时,有三个属上帝的男子特别被重用,他们是:乔治·怀特菲尔德、约翰·卫斯理和他的兄弟查尔斯·卫斯理。查尔斯是一个感情丰富、有音乐天赋的传道人,而约翰则从他无可比拟的母亲苏珊娜那里继承了敏锐的理解力、超强的逻辑思考能力和讲道能力。怀特菲尔德则综合了他们两人的长处,是个极有天赋的演讲家,他大能的、震撼人心的布道曾吸引十万人露天聚集。当大复兴运动处于高峰的时候,查尔斯和漂亮的、非常有音乐天赋的萨丽·葛雯结婚,从此便在福音的战场上销声匿迹。如果人们在这之前说他“带着圣爱和音乐炽热地燃烧着,从不觉得任何辛劳、危险和逼 -/迫”,那么婚后他就成了一个安于现状的乖丈夫。虽然他还能写出卓越的诗歌,但是他更愿意选择家里的舒适而不是街上的暴风雨。相反,约翰·卫斯理则持这样的观点:
 
  “只有少数幸运者才有力量放弃婚姻。他们得以从家庭琐事的考验中、从一种最强烈的约束中被释放,能够‘单爱一个人超过其他一切’。”
 
  但是,1751年他在日记中写道:“我多年来一直单身,认为这样可以更好地服侍上帝。我称颂上帝,感谢他给了我这样的能力。但是现在,我确信做一个结婚的男子可以更好地服侍上帝。出于这种清楚的认识和朋友们的建议,我将在几天后结婚。”
 
  约翰娶了一个富有商人的遗孀为妻,这个女人后来在教会历史上以“河东狮吼”闻名,她曾用尽一切力量把丈夫的生活变成折磨,比如,她曾扯住丈夫的头发,把他从房间的这头拽到那一头,她还醋意大发地公开他的私人信件、破坏他的名声。当她20 年之后离开丈夫时,约翰在日记中写道:“直到今天,我都不明白她为什么离开我。我没有离开她,也没有把她赶走,当然也不会把她接来。”
 
  这个男人如果没有盲目听从朋友们的建议,或在选择人生伴侣时仔细寻求上帝的指引,也许能避免很多的痛苦和折磨。但从服事的角度来看,他的妻子功不可没:在50年的布道生涯中,他大约5 万次离家,骑着马行过38 万公里的路途。
 
  1740年4月4日,怀特菲尔德在的一封信中写道:“我感谢上帝,他让我的心灵自由,不被世上那种称为‘爱’的愚蠢的激情束缚。”可是,他最好还是不曾结婚——奔波于两大洲之间的没有休憩的服事,让他无法拥有幸福的婚姻生活。结婚后,他给朋友泰纳发去以下消息:“家,既不富有,也不漂亮。但是,她如我所希望的,是一个真正的上帝的孩子,也没有阻碍我为上帝工作。从这个角度说,我还和没结婚的时候一样,因为我不希望婚姻成为我不去服事的理由。”
 
  有一位历史学家对这段历史的描述不无道理:
 
  “婚姻让可怜的查尔斯·卫斯理离开了福音的战场,约翰·卫斯理和怀特菲尔德差一点也步了他的后尘。但满有智慧的上帝有奇妙的安排,让他们二人各自娶了一只‘母老虎’。”
 
  婚时,众弟兄在都柏林祷告,求主阻止他们成婚。他们看到上帝在他的工作中大大使用达秘,担心一个妻子会在他的事工中成为障碍。不久以后,达秘和苞尔丝葛小姐在双方同意的情况下解除了婚约。我们似乎可以从下面这封信里看出,解除婚约的想法是先从苞尔丝葛小姐开始的:“我相信,一个罪人所面临的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让爱他的人忧伤。虽然他对你来说是宝贵的,但是你必须拒绝他、将他推向痛苦的深渊,从而留给他一个不知感恩和冷酷绝情的印象。如果你知道在这个旷野中有一个人因为你而不幸福,而你既没有能力、又无法安慰他,这是非常痛苦的,特别是还要告诉他‘永不’。”
 
  达秘的故事告诉我们,当两人都亲近上帝时,就会发现还有另一条路为他们预备。在这条路上,他们能更尊崇上帝,即使他们都感到非常痛苦。他们先求上帝的国和上帝的义,为了主的缘故放弃了生命中很多东西,因此也得到了更丰富的奖赏。
 
  另一方面,教会历史中也有很多例子证明婚姻不一定会削弱主的事工。戴德生和妻子玛丽亚,查尔斯和普里西拉·斯达德,乔治和玛莉·缪勒,威廉和凯瑟琳·布斯等人的婚姻都证明,幸福的婚姻不仅不会阻碍事工,反而会对事工产生积极作用。
 
  希望所举的这些例子,能显明在婚姻大事上做正确决定的重要性,并且鼓励青年基督徒在这个问题上通过认真祷告去寻求上帝的旨意。
 

赞一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