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大卫的心

2019-03-20 作者:江守道  
来源:作者原创我也要投稿

大卫的心.jpg

   读经:

 
  使徒行传第十三章22节:“既废了扫罗,就选立大卫作他们的王;又为他作见证,找寻得耶西的儿子大卫,他是合我心意的人,凡事要遵行我的旨意。』
 
  撒母耳记上第十六章1-3节:『耶和华对撒母耳说,我既厌弃扫罗作以色列的王,你为他悲伤要到几时呢;你将膏油盛满了角,我差遣你往伯利恒人耶西那里去,因为我在他众子之内,预定一个作主的。撒母耳说,我怎能去呢,扫罗若听见,必要杀我;耶和华说,你可以带一只牛犊去,就说,我是来要向耶和华献祭。你要请耶西来吃祭肉,我就指示你所当行的事,我所指给你的人你要膏他。撒母耳就照耶和华的话去行;到了伯利恒,那城里的长老都战战兢兢的出来迎接他,问他说,你是为平安来的么;他说,为平安来的;我是给耶和华献祭;你们当自洁,来与我同吃祭肉;撒母耳就使即西和他众子自洁,请他们来吃祭肉。他们来的时候,撒母耳看见以利押,就心里说,耶和华的受膏者必定在他面前。耶和华却对撒母耳说,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我不拣选他,因为耶和华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内心。耶西叫亚比拿达从撒母耳面前经过,撒母耳说,耶和华也不拣选他。耶西又叫沙玛从撒母耳面前经过,撒母耳说,耶和华也不拣选他。耶西叫他七个儿子都从撒母耳面前经过,撒母耳说,这都不是耶和华所拣选的。撒母耳对耶西说,你的儿子都在这里;他回答说,还有个小的,现在放羊;撒母耳对耶西说,你打发人去叫他来,他若不来,我们必不座。耶西就打发人去叫了他来;他面色光红,双目清秀,容貌俊美;耶和华说,这就是他,你起来膏他o撒母耳就用角里的膏油,在他诸兄中膏了他;从这日起,耶和华的灵就大大感动大卫;撒母耳起身回拉玛去了。”
 
  大卫是神所拣选的王
 
  亲爱的弟兄姊妹,当我们读神话语的时候,恐怕除了我们的主之外,最能摸着我们心的一个人就是大卫。大卫是神所拣选的,他遵行神一切的旨意,是神心目中的人,大卫是满足神心的人。我相信今天在这里的每一位弟兄姊妹里面都有一个渴慕的心,愿望说,我怎样能讨神的喜悦,我怎样能满足神的心,我怎样能被神拣选,在神的手里作个有用的人。所以当我们看见这里有一个人,他不但是神心目中的人,也是我们理想中的那一个人,在我们的感觉里面,不知不觉就发出一个共鸣来。我们说,这个人就是我所要成功的人,因为这个人不但合乎神的心意,也是合乎我里面的要求。
 
  我们都知道,当以色列人进了迦南地,到了神所应许的地方后,他们中间没有王,各人照自己所认为美的去作,结果你读士师记就看见,那些人所以为美的事在神的面前却是何等可憎恶的事。以色列人成了一盘的散沙。他们虽然是在应许之地,但是没有见证。当他们受人压制的时候,神因着怜悯的缘故,兴起士师来拯救他们,但是士师的年代是暂时的,士师所管理的也不是全国的,不过是几个支派,是少数的人。所以我们读士师记,面就有一个感觉,虽然神已经把它的百姓带到应许之地,但是这百姓还没有满足神的心。这百姓还四散的,还是分裂的,还是软弱的;虽然有时也有一点复兴的景象,但是并不长。亲爱的弟兄姊妹,以色列人的毛病在什么地方?以色列人也感觉他们需要王,所以要求撒母耳给他们一个;他们自己就拣选了扫罗来作他们的王。但是这个王不是神所拣选的,他不能叫以色列人变成神所要的以色列国。这一个王像外邦的王一样,他效法列国的王,为着自己预备许多的车马,拣选了许多的仆役来服事他。他在那里是顾到自己的扩大,自己的建立,而不体贴神的心,不能把神的心意作在祂的百姓中。扫罗不是神所拣选的王。
 
  但是神为着祂的百姓,预备了一个王,就是大卫王,他是合乎神心意的人,他在凡事上要遵行神的旨意。所以等到大卫兴起来以后,神在以色列国中所要作的事,在大卫的身上都成功了。结果以色列国就成了合一的国,成了强大的国,为神作了美好的见证。
 
  教会需要神选的属灵领袖
 
  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我们看见教会的光景是不是正常的呢?难道神把祂的儿女从世界里放出来,把我们放在基督的里面,是要我们这样的软弱么?难道神拯救我们脱离了埃及法老的辖制,就叫我们受迦南七族的控制么?难道神在我们身上的拯救不是完全的么?弟兄姊妹,今天我们看见神的儿女里外受压迫?虽然神在祂儿女中也作复兴的工作,但是那些复兴都是很短暂的,也不够普遍;不但如此,我们还要问说,为什么今天神的儿女这样四分五裂,各人照各人所认为美的去作,没有那合一的见证?为什么神在祂百姓身上所要作的事不能作出来?为什么神要建立的国不能建立出来?亲爱的弟兄姊妹,原因就是因为在教会中缺乏一班作王的人。王就是领袖,今天教会所缺少的,乃是一班作属灵领袖的人。今天蒙拯救的人虽然很多,但是如果缺少属灵的领袖,教会。是分散的,软弱的,不能成就神的旨意。所以你看见,今天在教会中间,属灵的领袖是何等的重要。
 
  我在这里所说的不是指着在名义上,在职务上,那些规定的领袖说的,我所说的乃是在教会的里面,需要一批属灵的领袖。今天教会最缺乏的就是属灵的领袖,就是一班作王的人,能带领人的人,能帮助别人的人,能把神的旨意通行在教会中的人,能把神的国度建立在地上的人。他不但自己在神的面前能讨神的喜悦,并且在神的手里能作一个器皿,能为神作事,今天教会就是需要这样的人。
 
  难道神的儿女不知道这个需要么?不,我们都知道。所以今天人在那里喊说,我们需要人来带领我。没有人带领我,我们不晓得怎样往前走。列邦有君王治理他们,带领他们出去打
 
  仗,我们也需要。弟兄姊妹,人在那里喊要领袖,结果就自己拣选领袖了。这些按着人的意思设立的领袖,不是神所拣选的,不是合乎神心意的,他们不能遵行神的旨意,他们都是为着自己,建立自己的势力,建立自己的荣耀,像扫罗一样。
 
  弟兄姊妹,在教会中,我们这些人都是带领人的。换句话说,在众弟兄姊妹眼中,我们就是属灵的领袖。但是弟兄姊妹,我们是不是神所拣选的领袖呢?我们是不是合乎神心意的人?我们是不是在凡上遵行神的旨意?今天我们在教会中是扫罗的光景呢?还是大卫的光景?扫罗也是领袖,但是他是人所选出来的,不像大卫是神所拣选的。扫罗比众人高出一个头,按着外貌没有一个人能与他相比,但是扫罗作王的时候,他是建立他自己,以色列人是何等的可怜。而大卫是神所拣选的人,作以色列人的王,来应付神的需要,也来供给神百姓的需要。
 
  作属灵领袖在于神的怜悯
 
  所以我们需要一同回到神面前来看,一个作领袖的人,应当有什么条件,或者说应当有什么光景。第一,我们要知道,一个人作属灵的领袖,不是在乎自己的定意,也不是在乎自己的奔跑,乃是在乎神的怜悯和拣选。千万不要以为说,今天是我们拣选神,我们比其它的弟兄姊妹更好,更属灵,更爱主,更付出代价,更劳苦;因为我们有这许许多多的表现,所以今天我们就作了领袖。
 
  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你里面有这样的思想,我为你战兢恐惧。我怕说,这样的人如果作领袖的话,所产生的结果定规是扫罗作王。我们需要看见,在一切属灵的事上,神是一切的原因,不在乎人的定意,也不在乎人的奔跑。神不拣选那刚强的人,免得他骄傲,神拣选软弱的人。神不拣选那有的人,神反而拣选那一无所有的人。神不拣选那有智能的人,神反而拣选那像婴孩一样的人。因为神是忌邪的神,祂不能把祂的荣耀分给任何人。如果今天你觉得自己有,自己强,自己高,人也许会拣选你,但是神不会拣选你,你在神面前是完全被弃绝的人。今天我们蒙神的拣选,完全不在乎我们,乃在乎祂的怜悯。
 
  哦,亲爱的弟兄姊妹,这一点我们必须看得清楚。为什么神怜悯我们呢?因为神看我们需要怜悯。神看我们没有,神看我们软弱,神看我们无知;因为我们有这些条件,神就怜悯了我们。有的人不是神不怜悯他们,是他们不需要怜悯。他们以为自己很够,自己已经有了,自己已经强了,自己已经知道。他们要凭着他们的知道,凭着他们的有,凭着他们的刚强,来作领袖,来作王,来率领神的百姓,所以神不怜悯他们,也不拣选他们。
 
  弟兄姊妹,我们在神的面前只有一种光景是蒙悦纳的,就是谦卑。基督的灵就是谦卑的灵。谦卑的意思就是虚心。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所以让我们这些人在这里看见,我们今天如果是神所拣选的,在教会中作了领袖,这完全是祂的怜悯;既是祂的怜悯,我们应当更加谦卑。
 
  一个作领袖的人如果骄傲的话,这不但是最难看的东西,并且是最败坏的东西。一个普普通通的弟兄姊妹,如果骄傲,不过影响自己,但是一个作领袖的人,如果骄傲,就影响整个的教会。你看扫罗在那里骄傲,要凭着自己的智能来作事,凭着自己的能力来作事,结果就把以色列国带到一个极退后的地步。所以我要慎重的说,一个作领袖的人如果骄傲的话,这是世界上最难看,并且是最危险的东西。神所拣选的领袖,应当更加谦卑在神的面前,对神说,神阿,我一无所有,我一无所能,我一无所知,一切是你的拣选,所以我在这里仰望。
 
  亲爱的弟兄姊妹,巴不得在我们中间有这一种的光景。如果在你身上有这一种的光景,你就是神所拣选的;如果在你身上有扫罗的光景,你就是人所拣选的。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在教会中是神所楝选的,还是人所拣选的呢?就是看今天在我们灵里头的感觉是那一种的感觉。我们灵里的感觉要定规我们在神面前的光景。不错,是神拣选你,是神的怜悯临到你身上,但是神的拣选乃是它主宰的权柄,没有一个人能说,神阿,你要拣选这一个,你不要拣选那一个。往往我们所拣选的是神所弃绝的,神所拣选的是人所弃绝的。我们没有办法来告诉神说,祂应当作什么,这一个是祂主宰的权柄,是在乎祂自己。
 
  人拣选人凭外貌,神拣选人凭内心
 
  当扫罗被拣选出来作王的时候,他的外貌实在高大,比以色列任何的人都高过一个头,全以色列民看见了,都欢呼起来,甚至神的先知撒母耳也说,你们看哪,在以色列中有什么人能与他比呢?弟兄姊妹,人拣选人是根据外貌,这是千古不变的一个原则。不要说在世界上是如此,甚至于在教会中也往往是这样。我们看见一个人有天然的口才,有天然办事的能力,有地上的学问,有钱财、势力,会吸引人,我们就拣选这样的人。我们说,这样的人是天然的领袖。你把他放在任何地方,他都是作领袖的。他在商场里自然就是一个经理。他在学校里,很容易作校长。他在家里,一定是个好家长。他在教会里,一定也是长老。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人拣选人都是根据外貌,都是根据表面的有,表面的强,表面的知道。世界的人这样的拣选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在神的教会里如果对于领袖的拣选也是根据外貌的话,那么你要看见,一个越有的人,一个越强的人,一个越知道的人,一个越有地位,有声望有钱财,有本领,有领袖才干的,这样的人如果到教会里来作领袖,那底下的后果真可怕了。在世界上他会成功,但是在教会里他会建造自己,结果就拆毁了教会。
 
  扫罗在起头的时候,好象也有他的谦卑。我想弟兄姊妹都记得那个故事,当撒母耳看着他说,以色列众人仰望的不就是你么?扫罗也会谦卑的说,我是以色列十二支派中最小的便雅悯支派,在便雅悯支派中我父亲这个家是最小的家。当撒母耳召集以色列人要选王的时候,他们抽签把扫罗抽出来了,但是找不到扫罗,他躲到器皿里了,藏起来了。弟兄姊妹,一个属肉体的人,也会作出谦卑的样子来,他的谦卑乃是因为他没有机会;你给他机会的话,他的骄傲就出来了;你给他权柄的话,他的自己就掌权了。所以等到扫罗作了王,事业兴盛的时候,一连串的事情都出来了,神的旨意有的他能遵行,有的他不能遵行,他只能遵行神的旨意到某一个限度。在许多的事上,他要根据他的自己来遵行。
 
  弟兄姊妹,在神的家中最怕的就是这样的人来作领袖。虽然我得救事奉主,年代不能算太久,但是也不能说太短;在我所看见各地教会的光景,照我自己所经历的,我们不怕在教会中没有天然、才干的人。我们常常听见弟兄姊妹说,如果我们中间有些有才干的弟兄姊妹起来,教会就能办得很好。如果我们中间多几个有博士头衔的人,教会一定很好。如果我们中间有口才的人,我们就不缺少传道人,我们的讲台就很强了。亲爱的弟兄姊妹,在我的里面,我的感觉是完全相反的。我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以为自己有,自己强,自己能,自己知道,自己能吸引人,自己有口才,自己会办事,我们这样去作领袖,就是建立自己,破坏别人。
 
  我盼望弟兄姊妹对这件事有一个很强很深的感觉。我不怕你们嫌我麻烦,因为这件事情太重要。我盼望你们的里面有一个很深的感觉。多少时候神的百姓被破坏,都是因为你的有,你的能。我常常听见弟兄姊妹祷告说,主阿,我没有,我不能;主阿,求你帮助我,叫我有,叫我能,叫我强,叫我能吸引人,叫我有口才,叫我会办事。我们常常为着自己的软弱叹息。但是保罗说,我夸我的软弱。因为我在什么地方软弱,我在什么地方就刚强。
 
  软弱的是我,刚强的是祂
 
  弟兄姊妹,巴不得神把我们里面的扫罗废弃。我们一直要看见,我们这一个人如果不除掉的话,神的百姓就没有拯救。感谢赞美神,祂除掉扫罗。
 
  但是神既知道以色列人的需要,为什么不早一点叫大卫作王呢?为什么神让祂的百姓在扫罗王底下四十年之久,这样的吃亏呢?不仅如此,神把以色列人带进迦南地以后,为什么还要经过四百五十年士师的时代呢?士师的时代明明是个过渡的时代,是个不完全的时代,为什么神忍心让祂的百姓残缺软弱,经过四百五十年之久?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神的眼睛察看全地,要寻找一个合乎他心意的人。神所要拣选的人,必须合乎神的条件。神的心比我们还要焦急,还要迫切,但是神一直在那里等候,在那里寻找,结果等到五百年之后,祂才能找到一个人。当我们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们不能不在神面前低下头来,仰望祂的怜悯。
 
  神拣选最小的大卫
 
  神吩咐撒母耳说,你要拿膏油放在角里,要上伯利恒去,在耶西的众手中我要拣选一个人,是合乎我心意的,来作以色列的君王。神没有差遣撒母耳到任何的大城去,神差遣撒母耳到伯利恒去。我们知道,伯利恒是一个小城。这就给我们看见,神的拣选不在乎大,反而小的被祂选中。
 
  这是一个很奇妙的原则。我们人拣选人都是在乎大,越大越好,但是神的拣选却是根据小。你去问任何被神使用的人,你去问任何被神兴起来作领袖的人,为什么神拣选他,他就要告诉你说,因为我比众人更小。保罗说,在众圣徒之中,我是最小的;在使徒中,我是末后的。在罪人中我是罪魁,但是我蒙了怜悯。
 
  撒母耳到了伯利恒,耶西的众子来了,神事先没有告诉撒母耳,在耶西的八个儿子中,祂要拣选谁。撒母耳告诉耶西说,把你的众子都带来,你们要洁净自己,然后来吃祭肉。那知耶西只把他的七个儿子带来,却把最小的大卫留在旷野放羊。但是这些得洁净的人,一个一个在神面前都不被拣选。长子以利押经过,他长得很高大,很强健,很美丽,也是一个战的心是想着神;他坐在宝座上作王的时候,他的心还是想着神。他在艰难的时候,他的心是想着神;他在享福的时候,他的心也是想着神。环境可以变迁,日子可以改变,但是大卫的那一颗心在神面前是完全的。你们读列王记的时候,常常会读到一句话说,某某人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但不如他列祖大卫。虽然他不错,但是他赶不上他的列祖大卫,有一颗完全的心。
 
  哦,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神拣选你,不在乎你外表有什么东西,完全根据你里面有一颗心向着神。你的心向着神是单纯的,不是三心两意的。大卫在伯利恒的野地看几头羊,这是太小的事情,但是他能在那里为神好好的看。他能在那里为神作诗,靠着神打死狮子和熊。当他在宝座上的时候,他是神来建立祂的百姓,他不为自己建立什么。当他逃避扫罗,躲在山洞里,像一条死狗的时候,你读他的诗篇,你将发现他自己流离失所,却想到神没有家。亲爱的弟兄姊妹,在这里有一个人他不为着自己作什么,也不求满足自己的需要,他全颗的心都是为着神的,他这一颗心是何等的美丽。
 
  所以我们今天不必为着自己没有才干,没有口才,没有学问,在这里伤心。这样的伤心反而是为着自己,在神的面前没有价值,是神所轻看的。我们在神的面前应当为一件事来伤心。什么时候我们在神的光中发现自己向神失去单纯的心,我们就要俯伏在灰尘中来伤心。没有一件事比失去这样的一颗心更伤神的心。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原来的那颗心向着神,是刚硬的,是没有感觉的,是冰冷的,是死的,所以当主来拯救我们的时候,祂替我们把这颗石头的心除掉,给我们换了一颗肉心,有感觉,是软的,也是一颗新的心,是向着神的。但是当我们得救的日子长久了,我们这一颗肉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原因,也许这些原因是累积的,今天与主中间发生了一件小事情,明天与主中间发生一件小事情,今天里面有感觉不理它,明天里面有责备也不对付,渐渐到了有一天,当我们想到主的爱,里面也会没有感觉,我们心里所充满的就是世界和自己,那时我们这颗肉的心又变成像铁那样的硬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这一颗心,今天在主面前究竟是怎样的心?人心是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没有人能识得透的。我们还以为自己很好,还以为是在这里事奉主,在这里带领弟兄姊妹。我们需要像作诗的人那样说,神阿,求你鉴察我的心思,察看我的意念;看在我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生命的道路。(诗篇一百三十九篇)弟兄姊妹,我们每天需要有这样的祷告。如果主给我们看见,我们的心已经变成刚硬,但愿主的灵扎我们的心,叫我们的心再变为柔软。如果我们的心有诡诈,有弯曲,有刚硬,有骄傲,有败坏,让我们在神的面前懊悔。让我们再一次听所罗门所说的话:我儿,要将你的心归向我。
 
  亲爱的弟兄姊妹,人所有的难处都在心里面。主说,人心里所藏的,口里就说出来。其它的问题都是枝节,只有心灵才是大问题。
 
  神选中大卫,因为大卫有一颗心是神所要的。不错,大卫有的时候也体贴肉体,也犯罪,甚至犯很大的罪。但是虽然如此,你去看大卫所写的诗篇,你知道他虽然有软弱,有犯罪,但他几时看见了自己的软弱犯罪,他的心立刻就转向神。他不是说,我已经犯罪了,反正犯罪就算了。你看见当他失败的时候,他说,我的骨头在我里面发酸痛苦,我里面没有平安,神阿,求你洗净我。你所喜爱的是里面的诚实。求你在我里面创造一颗新的心,给我一个新的灵。你看大卫的。心真是到神那里去了。有一次他把扫罗的衣襟割下一角来,这在人看是应当的,但是大卫的,心在那里责备他,因为大卫的心在神面前是一颗肉的心。
 
  哦,亲爱的弟兄姊妹,最感动我的就是大卫的那一颗心。巴不得我们今天在神面前有这样一颗心。但是这不是我们自己能有的,我再说,这不在乎人的定意,也不在乎人的奔跑,是在乎神的怜悯。让我们到神面前,把我们的心摆在抱的跟前,让祂来作工,让祂来光照,让祂来洁净,让祂来打碎。一个破碎的心是神所喜欢的。同时让我们把自己的心从新归向祂,叫我们再一次像贞洁的童女一样,许配己给基督,活在基督的面前。
 

【作者简介】 江守道(Stephen Kaung)中国上海人,卫理公会江长川会督之子,1936年毕业于东吴大学后,成为倪柝声的全时间青年同工。 1949年离开中国去东南亚。1952年移居美国纽约,那里有一个华人移民和回国传教士的小聚会。不久移居旧金山。1958年和李常受一同访问欧洲和中东,并回到纽约。 他主要的工作是把倪柝声的著作及信息翻译为英文,介绍给英语世界里的基督徒。 由他自己的机构,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Christian Fellowship Publishers (CFP)出版。也在北美与亚洲众教会服事。

赞一下: ]
请遵守网络法规,不作恶意评论! 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查看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