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信二代,信并追问着

2015-01-03 作者:汤渔  
来源:OC我也要投稿

08.jpg

   母亲,是我的信仰启蒙

 
  在最懵懂的年纪,我遇见了耶稣,那份信,仿佛生命中的传承,随着血液在身体里流淌。
 
  童年的记忆中,我要去主日学,每天要有固定的时间来祷告:祈求耶稣,祈求他能使我常常看见母亲,祈求他在某个考试中给我好成绩,祈求他赦免我每天的过犯……我不知道自己的信心来源于哪里,只是单纯地相信——我所信的主是全能的。
 
  我不曾怀疑,不曾想过什么是重生,不曾想过天堂是什么样子,但却知道地狱很可怕。
 
  我的家人几乎都信主,母亲时常告诉我要“信靠主”,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
 
  印象里,母亲对我没有过多的教导,唯一爱每天唠叨的就是:“你要祷告,要读经,要好好学习。”对于一个“信二代”,生长在一个有信仰的家庭里,天天耳濡目染的就是圣经。有段时间,我觉得周围某些基督徒对信仰的疑问,在我看来根本不是疑问。信耶稣对我来说,就像喝水,简单却不可缺少!
 
  两个对比鲜明的世界
 
  时间让所有人都在成长,接触基督徒,也接触非基督徒,于是,我逐渐看到了两个对比鲜明的世界——现实的污浊,以及信仰的美好。成长会让我们失去单纯的心,渐渐的,生命开始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挣扎!
 
  我们走过蜿蜒小道,经历凄风楚雨,我们在人生至暗之时寻求希望。于是会发问:在软弱中,爱我们的主在哪里?当信仰遭遇现实,我又该如何面对?我长大了,在我眼中,母亲已不再像从前那么坚强与高大,父辈传承的信仰对我的影响,开始在我心里经历一段剔除的过程。
 
  另类的十字架信仰
 
  在懵懂的青春尾巴,我进入大学,单纯的心已不复存在。不曾想到,在象牙塔中,我遭到更无情的社会文化和思潮的洗礼、冲击——在其他同学眼中理所应当的事情,作为基督徒的我,会无法接受,甚至难以理解。同寝室之间,室友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不惜反目成仇,我还能成为和平之子吗?当周围大部分同学都接受婚前同居,并且有的为此而堕胎时,我还能坚持信仰的底线,继续追求圣洁吗?走出那个白衣飘飘的大学时代,会无奈地看清,这是一个拜金主义和物质主义的社会,理想很快演变为欲望。
 
  但我又同时确信,十字架的古老信仰,正是要让每一位信仰者,走一条不与世界为伍的窄路。当我疑惑时,我开始反思:为什么要信耶稣?是因为软弱中的安慰,还是患难之日的帮助?抑或这只是我家里的一种文化传承?
 
  想起幼年时,见过母亲向阿姨们传福音,对方也只是淡淡地一笑,最终不了了之,那场景着实令人尴尬。我突然问我自己:“换成我毫无信仰的背景,我会听母亲说这些,从而接受耶稣吗?”
 
  无法割舍的一部分
 
  当我脑子里蹦出“要不要信耶稣”这个问题时,生命的最深处发出了回响。
 
  在我的信仰之旅中,没有经历过被人传福音的过程,也没有经历过面对福音与世界时的挣扎,我不曾感受过,一个人初次遇到福音时的那种迷茫,甚至不屑一顾;更没有感受过,圣经的价值观与这个世界所流行的价值观,究竟有何等大的落差!
 
  于是,在安静的夜晚,在阳光初现的清晨,深入地祈祷,使我想到自己孤僻的性格,看到自己内心的骄傲和偶尔愚蠢的倔强。我真实地知道,若是没有生活在一个有信仰的家庭,日后即便有人向我传福音,我也不会成为一名基督徒。
 
  那一瞬间,我心里有惧怕。惧怕的是,若不是生在有信仰的家庭,我岂不是沉沦于这个世界?随后心里涌出的是感恩。当有一天,我去问:我要不要信主时?他已然成了我的生命。
 
  对于我,一个从儿时就接受耶稣的人,信仰对我来说是容易的,因为生命从懵懂开始就有了信仰的痕迹;但也是不容易的,因为那种自然而然的信仰,并没有经历内心深刻的思考,也无法调解理想和现实、信仰和现实之间的落差。
 
  也许,只有当我从旧有的信仰模式中超越而出,用真实的生命活在人群中,我才能体验到真正的信仰具有的力量。信仰,并不只是承诺一个没有苦难、没有罪恶的天堂,更重要的,是它给予我们在黑夜中歌唱、在罪恶中仰望恩典的动力和视角。这也是耶稣来到这个世界最根本的原因。
 
  

赞一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