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上帝并未丢弃农村教会

2019-03-12 作者:张远来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我也要投稿

 

58745a636782c.jpg
 
        离开那熟悉的都市着实是个危险的决定。毕竟有过许多的奋斗,可见的“基业”有些也已成型,而且人过中年,我们都需要“稳定”了!孩子的教育,家庭的收入,莫不是更好的选项。
 
        你有一千条理由留下,但只需要一个理由,你就该离开。那就是使命感,那就是蒙召托付。
 
        有人语重心长地给我电话,农村的消亡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城市教会才是牧养的中心。我基本同意后半句。不过,城市中心化的牧养,不代表需要牺牲农村教会的生命。这是我决意离去的信念。
 
        回到山区的那天,在冰天雪地里,我看到樯倾楫摧的教会,耷拉着的雨棚下面,你需要仔细才能辨认的四个模糊的字迹“基督教会”,看到那熟悉而陌生的教堂,正屋的中央却多了一根粗糙的枯树,支撑着歪歪斜斜的教堂房顶,破旧的瓦片稀稀疏疏,分明能看到上面的天空,被雨水浇过的土墙,留下了一道道雨迹。泥土的地面坑坑洼洼。如果不是看到一两盆炭火旁围坐着稀稀拉拉的几个老人,还有个看似精神不正常的老妇人,骂骂咧咧地指责两位憨厚的传道人,你都不会相信这样的房子还会有人在用。院子里,那个孱弱的杏树,如今变得更加高大,却因为阳光不足,而格外羸弱、纤细而高耸。没有一片绿叶,看不到一片生机。
 
        站起来讲道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该讲什么主题,看哪一段经文。满脑子的心酸,满肚子的忧愁。站在这群我熟悉而陌生,挚爱而分明有着年代的界线的老人,顺着那扇破旧的窗户,我看到那不知是死是活的杏树,看着眼前这群我熟悉的老人,突然冒出了一个问题:“那棵杏树是死了,还是活着?春天到来的时候,它还会发芽吗?”
 
        沉寂的信徒突然全都振奋地异口同声:“那还活着啊!去年我们还吃过它的果子呢!今年还会结果的!”
 
        我突然想起以西结先知见到的异象:枯骨复生!那一刻,我的心里充满了淡淡乡愁,却依旧确信:这看似严冬一般的农村教会,肯定还能复生!
 
 
        在我心里,我一直想为山区的教会做三件事:
 
        第一、为有培训的教会建厕所;
 
        第二、成立一个联合乐队,主礼婚丧礼拜。
 
        第三、帮助农村传道人销售他们那最好的绿色食品给城市需要的信徒,以自养。
 
        大多数的农村地区没有厕所,只有粪坑——在地上挖一个大坑,搭两根木头,就算是厕所了。既不卫生,也不安全。那一年,一位城市信徒在冰天雪地里上这样的厕所,就掉进了粪坑,而我自己小时候也曾掉进过这样的粪坑。有时候,农村教会的厕所比教堂更需要。上帝是如此奇妙,当我们开始准备建厕所的时候,z /-府的支持,让事情变得更加简单了。虽然资金一直都需要信心的等待与祈祷,但总算是在推进着。
 
        另外,山区群众特别看重体面的婚礼,豪华的葬礼。过去因为农村教会无法逐渐一个体面的婚丧嫁娶的团队,而常常令需要婚丧嫁娶的信徒尴尬,有人因此不敢信主,无力举办体面的婚丧礼,而极大地拦阻了教会的发展。而教会乐队不仅是这一公共社会礼仪的必须,还是农村地方文化建设与传承的体现。乐队两周内就成立好了,目前也已经开始主礼了两三次的追思礼拜。
 
        而第三个心愿,其实比我想象的困难。没有持续的农产品,所有的东西都是靠天收,都是季节性的产物,而且产量极低,物流十分不便,销售渠道有限。而要说服他们销售农产品,则需要建立养殖与种植的系统,还需要一个畅通的销售渠道。看来,自养是一个需要极有耐心去建立的系统工程。
 
        我相信城市确实是牧养的中心,城镇化也是必然的趋势。但背后一个更大的趋势是,新农村和小集镇的发展依旧有回归的倾向,上帝并未丢弃农村教会,农村教会还会复兴,而这纯朴的信仰,或是在世俗化洪流的时代,最后一股可能的清泉了。现在是我们需要从教堂建筑上,转向关注教会发展,特别是农村教会之生存的时候了!
 

【作者简介】 张远来:旷野呼声作者,现居广州。本人为专职牧师,自由撰稿人,主要著作有《借古鉴今》、《危机与契机》、《中国教会体制的反思》、《灵恩运动反思》、《我信故我思》、《广州教会发展现状》等。

赞一下: ]
请遵守网络法规,不作恶意评论! 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查看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