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令人深思的冲突

2019-01-08 作者:倪宏恩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我也要投稿

 

hs11-2.jpg
 
        “伯特利的祭司亚玛谢打发人到以色列王耶罗波安那里,说:“阿摩司在以色列家中,图谋背判你:他所说的一切话,这国担当不起;因为阿摩司如此说:‘耶罗波安必被刀杀,以色列民定被掳去离开本地’”。亚玛谢又对阿摩司说:“你这先见哪,要逃往犹大地去,在那里糊口,在那里说预言,却不要在伯特利再说预言;因为这里有王的圣所,有王的宫殿”。阿摩司对亚玛谢说:“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门徒。我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树的。耶和华选召我,使我不跟从羊群,对我说:‘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说预言’。亚玛谢啊,现在你要听耶和华的话。你说:‘不要向以色列说预言,也不要向以撒家滴下预言’。所以耶和华如此说:‘你的妻子必在城中作妓女,你的儿女必倒在刀下;你的地必有人用绳子量了分取,你自己必死在污秽之地。以色列民定被掳去离开本地’”(摩7:10-17)。  
 
        《圣经》本身就是一本记录善恶之争的书籍。在真神与撒旦的对立相争中,正义与邪恶之间产生了难以融合的冲突。这种属灵的冲突也产生了角色的冲突。角色冲突就是《圣经》叙事中角色之间因为信仰不同,生命不同,观点不同等,而产生的冲突。《阿摩司书》7章10-17节就为我们讲到了一次《令人深思的冲突》。
 
        一、冲突的人员令人深思
 
        这次冲突双方一个是耶和华的仆人阿摩司,一个是伯特利的祭司亚玛谢。之所以说他们的冲突令人深思,是因为这两个人的身份都是与众不同。
 
        其一,截然不同的阿摩司,在众先知中,神对阿摩司的引导截然不同,因为其他的先知,有的是南国犹大的先知,只向南国犹大说预言,有的是北国以色列的先知,只向北国以色列说预言,有的是南国犹大的先知,同时对南国和北国说预言,有的是北国以色列的先知,同时向北国和南国说预言。惟有阿摩司是南国的先知,却向北国以色列说预言。这就给阿摩司的侍奉带来了挑战和张力
 
        其二,绝对另类的亚玛谢,亚玛谢虽然被称为祭司,但却不是耶和华神的祭司,而是耶罗波安的祭司。这个祭司的地位是他出卖信仰得来的。这个“来之不易”的地位,使他的侍奉忐忑不安,心中充满了“五味杂陈”。也使他常常心怀叵测,助纣为虐,黑白颠倒。可见阿摩司所面对的是来至于以敌对神的权利体制为背景的违背神的宗教领袖。
 
        二、冲突的背景令人深思
 
        《阿摩司书》的故事发生于北国以色列耶罗波安二世执政的末期。耶罗波安在撒玛利亚执政有四十年之久(王下14:23-29)。耶罗波安执政期间是一个非常有张力的阶段。
 
        其一,从外表看极其强大,耶罗波安做王时期,得以继承他父王约阿施的战果,在军事上非常强大,不但收复了失地,也扩张了疆土;在经济上非常繁荣,不但政zh i平稳,而且国富民强。可谓以色列最鼎盛时期(列下13:24-25节;14:25、28节)。
 
        其二,从实质看极其危险,在以色列军事强大,经济强盛的浮华外壳里面却隐藏很多致命的危机。他们的宗教正是犹太宗教北国化的鼎盛时期,虽然外表盛况惊人,奉献极多,但是信仰越发偏离。他们的道德极度沦落,生活极其奢靡,社会问题丛生,富人强取豪夺,司法屈枉正直。其间,假祭司亚玛谢因着以色列表明的繁荣而歌功颂德,真先知阿摩司因着以色列实际的危机而痛斥不已。可见亚玛谢和阿摩司所看到的的截然不同。属灵的视野不同常常是冲突的根本原因。
 
        三、冲突的描写令人深思
 
        神在借着阿摩司先知记录这段冲突时,用了交错呼应的结构模式显明了其中的张力。很明显10-11节与16-17节对应,12-13节与14-15节对应。而10节对应16节,11节对应17节,12节对应14节,13节对应15节。如下图所示:
 
     A¹\控告10-11
           a¹、阻止先知讲道
           b¹、诬告先知讲道
         B¹\攻击12-13
           a²、毁谤先知的动机
           b²、诋毁先知的职分
         B²\澄清14-15
           a³、以原来的身份申辩
           b³、以属灵的身份申辩
    A²\宣判16-17
           a⁴、阻止讲道的表现
           b⁴、诬告讲道的结果
 
        四、冲突的核心令人深思
 
        在《阿摩司书》7章10-11中提到亚玛谢时,透过对他的介绍让我们知道他是伯特利的祭司,这说明他只是一位侍奉王,而不是侍奉神的祭司。并且从他的谈话中,只字不提神的名字,却说到:“这里有王的圣所,有王的宫殿”(13节)。可见他只懂得随声附和恶王耶罗波安的作为。亚玛谢在伯特利有崇高的地位,诸多的财富,特殊的权利。可是先知阿摩司传道的信息,完全损害了他的美梦。在这样一个以宗教权利和既得利益为至上的亚玛谢心中,恨罪恶、讲真话的先知早已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在他的心目中认为只有真先知被赶走了,才能息事宁人。他对阿摩司的攻击非常的阴险诡诈。他在耶罗波安王的面前控告阿摩司两个罪名,都是极具效力的。第一个是图谋背叛(10节),他把阿摩司斥责百姓罪恶的行动说成煽动百姓背叛国家。第二个是攻击领袖(11节),他对王说的话一部分是事实,一部分是诬告,阿摩司的确对王室说了话(9节);但他根本没有提到耶罗波安被刀杀死(11节)。“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 -/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 -/迫他们”(太5:11-12)。栽赃陷害,捏造谣言历来是假祭司攻击真先知常用的手段。
 
        当亚玛谢对先知阿摩司的毁谤、陷害时。阿摩司宣告了神对亚玛谢的审判和刑罚。他的妻子做妓女,他的儿女倒刀下,他的土地被分取,他的地位遭剥夺(摩7:16-17)。想出卖信仰获得财利,最终还是一场空。
 
        五、冲突的对话令人深思
 
        一位勇于斥责罪恶的真先知和一位善于阿谀奉承的假祭司相遇,定会碰撞出强烈的火花。在《阿摩司书》7章12-15节的对话中可以看出真先知和假祭司相差悬殊。
 
        首先,假祭司亚玛谢,在亚玛谢的话语中可以看到他对真先知的错误认识。
 
        其一,藐视真先知的身份,“你这先见哪”并不是对阿摩司身份的认证,乃是对阿摩司身份的藐视。在亚玛谢眼中,从犹大国来的阿摩斯乃是一个未经过先知学院培训,未得到传道许可证的乡村“野传道人”。此次亚玛谢来见阿摩司就是要警告他,没有北国合法的证件,别想在这里讲道,否则……。
 
        其二,毁谤真先知的动机,“……在那里糊口,……”。亚玛谢可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己是为了利益而侍奉就怀疑阿摩司也是为了糊口而侍奉。“不为半斗米折腰”乃是真仆人的体现。只因糊口问题就出卖信仰,妥协信仰,这些只是假祭司之流所为。
 
        其三,拒绝真先知的侍奉,“要逃往犹大地去,……在那里说预言。却不要在伯特利再说预言,因为这里有王的圣所,有王的宫殿”。亚玛谢认为阿摩司是南国犹大的,不应该跨地区来到北方传道,这明显有狭窄的地区观念——“我的地盘我做主”。对于亚玛谢来说,耶罗波安王拟定“定点”,“定人”,“定地”的北国宗教管理模式再好不过了。因为那些从犹大来的真先知才是他权利和地位最大的威胁。
 
        还有,真先知阿摩司,在阿摩司的话语中可以看到他对真先知的正确认识。
 
        其一,真先知身份的来源,“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门徒。……耶和华选召我,使我不跟从羊群,对我说,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说预言”。阿摩司两次重复地提起耶和华的名字,以显明他并不是如亚玛谢所说,只是一个私立的野传道而已,他侍奉的身份是源于神,他所传的是神的话。一方面他有神的选召,“耶和华选召我,使我不跟从羊群”。一方面他有神的差派,“对我说,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说预言”。对于侍奉的身份,亚玛谢注重的是哪一个先知学院毕业的,阿摩司注重的是有没有神的选召和差派。当然后者才是至关重要的。
 
        其二,真先知动机的所在,在叙述过去的身份时,阿摩司两次以“我”字,来强调自身的经历,“‘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门徒,‘我’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树的”。这两个“我”都是加重语气,有力地反驳了亚玛谢的攻击。他与那些科班出身,接受薪资,加入编制的先知截然不同。他原是农民,也是牧民,本来拥有很多的羊群,很多的土地。对于当时以农牧业为主的社会来讲,阿摩司本来是一个拥有丰富财力,颇具影响力的人。他不是借着侍奉而获得财利,乃是因着侍奉而舍弃财富。
 
        其三,真先知侍奉的范围,亚玛谢要求阿摩司“逃往”犹大,但阿摩司知道侍奉的范围不是人的规定,乃是神的指定。“普天下都是我的禾场”。阿摩司所以来到伯特利作先知,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耶和华曾对他说:“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说预言”。正如当年的使徒彼得面对官府和长老不允许他们传讲主耶稣复活时,所说的:“听从你们,不听从神,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参徒4:19-20)。“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参徒5:29)。顺服神的呼召和命令是忠心的仆人应有的表现。
 
        智慧的君王所罗门曾说:“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传1:9)。虽然历史年代不断变迁,但是魔鬼诡计依然如故。属灵与属世的冲突一直上演,但历史却令人沉思不已。
 

【作者简介】 倪宏恩,旷野呼声作者:男,汉族,1974年生于辽宁海城,1996年蒙恩,同年奉献传道。2007年授受牧师圣职。自从服事至今,渴慕圣道,喜爱文学解经,并开创《整全式研经法》。自2004年起,开始从事编著,和培训门徒事工。主要编著有《实用祈祷学》、《实用研经法》、《实用解经集》等40余部作品。

赞一下: ]
请遵守网络法规,不作恶意评论! 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查看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