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惊蛰过了,动物醒了,人的灵魂呢?

2019-03-14 作者: 相宜 story   
来源:风闻有你我也要投稿

 

  你永远没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同样你也没法靠自己的大喊大叫喊醒一个时代,人的麻木,和他们未苏醒的灵魂。《圣经》诗篇23篇写道,“祂使我的灵魂苏醒”,这个祂,是神自己。
 
  原来,不是人走向神,而是神找到了人。总要一天,灵魂将以你不期然的方式苏醒,我盼望真的有那么一天。不管世界如何繁荣衰败都与我无关,我的指望在乎你。我按照你的命令,要为万国万民祷告,我祈祷和平之君王。我祈祷公义、正直和良善。我祈祷患病的姊妹,经过手术和化疗,身体心灵得安舒。我祈祷所有软弱的灵魂因来到耶稣面前得坚固。
 
  那天回家路上,姊妹和我,遇见了一位基督徒司机。我总是遇见基督徒,有时候也没觉得有啥特殊意义,但有时候的确充满了深意。似乎告诉我,我们并不孤单,神的灵一直在做工,看起来好似没有什么进展的事工,但却不断有人归向主,真心地归向了主。每当我遇见一个真基督徒的时候,我都想拥抱他(她),也想拥抱耶稣。这样的陌生,又这样的熟悉,就是莫非老师说的,总有一天我们要在主里相认。
 
  我与姊妹在车上交谈,那位司机听到我们谈话内容,就问我们是不是信主,我说我们是,他说他也是。他说听到我们谈论主,谈论祷告是否蒙应允,他说,如果我们祈祷什么,神都给我们,那我们信的不是神,而是自己了。这么朴素的真理在一个看起来文化不高,却有着美好悟性的弟兄身上,说出来真让人欣慰。比一群文艺青年跟我谈博尔赫斯的时候更让我激动欣慰的多。
 
  他说自己30了,还没有结婚,求神预备,他并不着急。他未到地点就结算了,给了我们优惠,我们加了他的微信,姊妹执意发红包,他却一直没有收。
 
  The Promise
 
  Secret Garden-Once in a Red Moon
 
  阳光终于炽烈起来,雨季也结束了,日子过得真像流水一般地快。我走出门去,楼道里堆满了垃圾,我打开电脑,我看着手机,我知道,这个世界里有很多垃圾,我们不能吃下去,如果不小心吃了,就设法让他们不要影响我们的内脏功能,或者干脆吐出去。可憎恶的不止于食物,空气,资讯的毒,更可憎是撒旦精心炮制的各种弯曲悖谬的观念和似是而非的道理。他善于引诱,并且常常化身成我们爱的模样,不易察觉。
 
  阳光,绿树,鲜花,自然的馈赠在这个春天如此慷慨。年轻人出去踏青,找寻春天的影子,回忆我的青春,那时代爱情显得那么真诚,就像你目光清澈,就像少年眼里晚霞中的红蜻蜓。有牧者建议我写小说,我说,这太难。犹如下围棋,一步之前想十步,我做不到。我只会平铺直叙,而且叙事让我没有耐心。我喜欢看歌手华晨宇的表演,那种舞台上的表现力和张力让人很容易联想到,人生就是一出戏,他的表演真好。时而低吟,时而奔腾,时而惆怅,时而高亢。范学德老师因为写了这些世俗的音乐就掉粉了,因为有人指责他怎么可以贩卖这些外邦人的文化?
 
  在我眼里,世界还没有像红海一样被分成两半。我们的脚下既是世俗的河流,又有神圣的意旨。此在,当下以及永恒,它们没有对立。它们都在盼着一个苏醒的灵魂,如果灵魂在蒙昧昏暗中,再慷慨激昂的表演,也做烟火散。如华晨宇的表演一样徐徐落幕,心里只剩下无边的哀愁或者愤世嫉俗,或者找寻有限的快乐。如果灵魂在虚空的世界里或高亢或低沉地发出了声响,我权且当做叩门。
 
  叩门的就开门,寻找的必寻见。
 
  动物们以各种姿态撒欢,人类繁衍春宵一刻千金。植物在疯长,吮吸四季最美的甘露。转眼就春天了,以后就是夏天,秋天,冬天……去年秋天的雨和今冬的雪,都是节气。惊蛰这个节气,很爱打雷,我希望雷声来震醒山川大地。
 
  我更盼望,有无数个灵魂过问生死,过问永恒,过问生命存在的意义。路过的医院,餐馆,地铁站依然熙攘人群。有无人开始思考生死,有无人开始挂念永恒,有无人在繁华的世界里驻足,想一下我们此生必然的结局?
 
  世界在我的眼里,分明又是已经分开的红海,我们是被赎的子民,红海为我们分开,我们已经逃出了埃及地。我们已经被分别为圣,请不要再贪恋那埃及腐肉的鲜美,也不要怀念埃及的歌舞,请欣然开口吃那天上降下的吗哪,它的甘美在你唇齿间久久不散。
 
  灵魂既然已经苏醒,就当沿着人子所开辟的道路,一路走下去,绝不回头。回头的人就像罗得的妻子,会变成盐柱,回头看的人,也走不到迦南美地。
 
  三月,春天,我寻找灵魂的心如饥似渴,我渴慕你话语的心如鹿切慕溪水。
 

赞一下: ]
请遵守网络法规,不作恶意评论! 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查看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