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不听”祷告的神

2015-01-17 作者:火树  
来源:作者原创我也要投稿

02.jpg

   高位截瘫患者时刻面对着三大杀手:呼吸衰竭、肾衰竭、褥疮,每个杀手来袭都是气势汹汹,带着致命危险。

 
  卧床将近30年,我和这三个恶名昭彰的坏蛋有过无数次交锋。感谢主,有祂为我征战,每次交锋都能将病魔击退,化险为夷。
 
  虽说是靠主得胜,连年征战还是给我的内心留下层层疮疤,其中最疼的是对呼吸衰竭的恐惧。那种咳不上痰的窒息难以用语言描述,跟被水呛到很相似,不过被水呛到的窒息只是短暂的,而咳不上痰要一直持续到呼吸道感染痊愈。为此,我迫切向神呼求:“主啊,袮用什么方式带我离世都好,只要不是呼吸衰竭,那真是我承受不起的试探。求主怜悯。”
 
  随着时间推移,我的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特别是近些年来,又一种致命疾病加入到杀手阵营——心脏病。心脏病的高峰出现在2011年下半年。那一年,我去医院就诊,号不到脉、量不到血压,只能戴豪特,对心脏进行24小时监控。当时的监控报告至今我还保留。
 
  24小时之内,房性早搏8688次,室性早搏2451次,三联律、奔马律、心肌缺血、心律不齐……成了心脏病典范的我,小心眼里浮起一丝窃喜。主啊,若是我在世上的时间到了,求袮借着心脏衰竭带我离世吧,这样的痛苦我还能承受。求袮千万别让呼吸衰竭临到我。再说,活活憋死也没啥荣神益人的。求主无论如何成全我这个心愿。
 
  感谢主大力扶持,之后的三年里,我的心脏病逐渐好转。期间,虽然有过一次肺感染,好在不太严重。我的生活、学习、侍奉基本正常。特别是2013年结婚后,我的身体状况一天天好起来。津开车带着我把天津转个遍,一天坐轮椅7、8个小时也没让我感觉任何不适。我知道这是神一直在看顾我、看顾我们这个刚刚建立的小家,让我们能在祂的恩典中敬虔度日。总是这样有多好啊,安静地敬拜、安静地服侍、安静地享受生活……时间到了再安静地被主接回天家,我一厢情愿地做起美梦。
 
  可惜事与愿违,就在我们一家憧憬着更加美好的生活时,一大杀手携凌厉攻势悄然而至。
 
  2014年10月份,我突然感觉胸闷气短。之前几年胸口虽有压迫感,还不至于呼吸困难。因为已经向神迫切呼求过,我压根儿没往呼吸衰竭上面想。莫非心脏又出问题了?12月初,我再一次戴豪特进行24小时监控。
 
  报告出来后,医生先让母亲进心电图室。过了一会儿,母亲又招手让津进去,唯独把我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看她们神神秘秘、嘀嘀咕咕的样子,这是有事要瞒着我呀。一时间,我的心里感到无比平安、轻松。哈利路亚感谢赞美主,袮必定已经垂听我的祈求并要成全我的心愿。在我离世之前,袮为我成就一切美好。借着婚姻让我的生命完整、借着团契让我融入基督大家庭、借着查经让我更加明白袮的心意……如今,我的时间到了,袮又借着心脏衰竭带我回天家安息。主啊,袮的恩典高过诸天。感谢主帮助我守住真道、帮助我打赢人生这场战争。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保罗的得胜宣言在我的心头响起。
 
  津和母亲终于从心电图室走出来。我期待地问道:“结果怎样?”母亲笑着说:“什么事都没有,只在睡觉时有过一次早搏,别的什么毛病都没有。神已经医治你了,你的心脏跟健康人一样。”我安详如鲜花丛中的烈士:“不用对我隐瞒病情,我已经做好准备。如果是心衰,我就能放下重担与主同在,那是神莫大的恩典。”“你想得美,”笑点一向很低的津被我逗乐了,“我就不信神让你刚结婚就把你接走。祂还要用我们的婚姻作见证呢!”
 
  什么什么什么?神把我的心脏病治好啦?这么憋气难道是……我激灵灵打个冷战,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接下来的诊断证实了我的猜测:因膈肌无力导致呼吸衰竭,肺扩张极弱,需要佩戴呼吸机辅助呼吸。怕什么来什么,我由慷慨激昂一下子转到萎靡不振。随着病情急剧恶化,我对神的感恩也变成抱怨。主啊,袮又跟撒旦打赌了?我可没有约伯的生命,经不起这么大跌宕。我知道袮是听祷告的神,可是我的祷告袮怎么听反啦。我向袮求心衰,袮把我的心脏治好;我就怕呼衰,袮却偏偏让这种最痛苦的疾病临到我。轻度呼衰已经这么难受,重度呼衰可怎么活?我有得罪袮的地方,袮管教是应该的,可也不至于往死里整治呀……圣诞节前的两周,我在身心俱疲的软弱中度过,甚至连试戴呼吸机的勇气都没有。我怕戴上就摘不下来,要24小时依赖呼吸机维持生命。失去蓝天的生活对我来说不敢想象。
 
  神没有计较我在软弱中的抱怨,反而通过两位最好的姊妹给了我莫大的安慰和鼓励。母亲严厉地对我说:“你这么自暴自弃是神喜悦的吗?你的痛苦能跟十字架上的主耶稣比吗?你不难受时的信心跑哪儿去了?比这更痛苦的你都经历了,现在神给了我们这么大的祝福和恩典,你还怕过不去这个坎儿?……”
 
  我一边挨数落一边感谢神,母亲的话哪像刚信主一年多的老姊妹说的呀。和她刚刚建立在基督里的信心相比,我倍感羞愧。
 
  津只管尽心竭力照顾好我的生活,从不摆什么大道理,因为她对神赐给我们的这段婚姻从不曾失去信心,也绝不相信美好的婚姻刚刚开头就戛然而止。对我的自怨自艾,她只是一句话:“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爱的责备、贴心的安慰、精心的呵护,几股力量拧成一股绳,把我从绝望的深坑中拉上来。管它戴上呼吸机的结果如何,一切都交给神啦!
 
  12月26日,我正式开始了呼吸机生涯,结果是喜出望外。刚戴上呼吸机,胸口的压迫感马上消失,肺扩张明显增强。戴了一小时后,摘下呼吸机也能大口深呼吸,没有丝毫不耐受的反应。哇,原来喘气可以这么痛快,我深深体会到能打哈欠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哈利路亚!我的每一口呼吸都满载神的恩典。
 
  接下来适应呼吸机的过程中,神的恩典更加凸显。佩戴入睡才能让呼吸机达到最佳效果,而呼吸机工作时产生的正负气压却严重妨碍我的睡眠。经过两宿无眠的挣扎,我熬不住了,迫切向神呼求:“主啊,靠我自己是没法戴着呼吸机睡觉了,求袮将袮在风浪中仍能安睡的平安放进我的心里,让我在任何环境中都能享受袮赐予的安息。”
 
  这样祷告后,奇妙的事发生了,那晚我戴着呼吸机睡了4个小时。我继续向神伸手:“主啊,若是这台呼吸机是袮早就为我预备的,就求袮让它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每晚都能带着入睡,这个礼拜天我就能在弟兄姊妹面前见证袮的恩典。”
 
  更奇妙的事发生了,周五晚我睡了5个小时,周六晚我睡了6个小时,周日,已经完全适应呼吸机的我精神饱满地去教会作见证。
 
  我的胸口压迫感最早出现是4、5年前,说明膈肌早已疲惫乏力,但这种不需要气管切开、只戴面罩的无创呼吸机那时还没有普及。我的手不好使,再来个切管切开,恐怕跟人交流只能靠电脑打字了。神体恤我的难处,用祂的大能托住我无力的膈肌,维持我生存最基本的需要——呼吸,让我平安度过这几年时光。然后……如果神没有赐我婚姻、如果津不在身边、如果今年没买车、如果津随便挂的号不是那位机械呼吸专家……感谢主,有祂的同在,这一切不良假设都不复存在。事实是,神在最恰当的时机、兴起最恰当的人选、赐给我最适合的呼吸机,继续保守我的生命。
 
  至此,我完全明白了神的心意。老话说:“置之死地而后生。”神不成全我狭隘的小算盘,就是要带我到一个在人看来毫无希望的死荫幽谷,去经历祂超越一切的大能和奇妙无比的恩典。
 
  主耶稣曾对门徒说:“在人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太19:26)如今,祂通过事实再一次向我阐明这个亘古不变的真理,让我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神为我预备的道路比我自己要走的道路宽敞明亮许多。
 
  不知道前路还有多少看似不可逾越的鸿沟,但是我相信神必会带我一次次超越现实!
 
  “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4:13)我不再求神把我以为最好的赐给我,而是求神把祂以为最好的赐给我。求神将祂要在我身上成就的美意向我显明,好叫我照着去做。阿们!
 
  

赞一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