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在深沉的黑暗里,我成为了有盼望的囚徒

2019-03-12 作者:雷鸣  
来源:作者原创我也要投稿

 

640-27.jpeg
 
        编语:作者张微身患抑郁,不由感叹:“我是一个囚徒,在无尽的困窘中,不敢奢望自由。”随后,病情稍微得到了缓解,当她欢呼之时,神却说:“别停下来,摩西怎样眺望未得之地,你也要眺望看不见的应许。
 

 
 
        “这日子真的没法儿过了,我要和你离婚!”
 
        “离就离,你想怎么样?”
 
        ……
 
        这是家中常年上演的闹剧,父母总是这样相互要挟,又相互妥协,最后销声匿迹,晚上同床共枕,过了大半辈子。如今我已成人,看着他们依然如此争吵,从曾经的崩溃,到掩耳不听,再到如今以笑视之,无言以对。面对这种常态,我常问自己这个家的盼望在哪里?
 
        在身患抑郁症的前两年,病情没有任何好转,换药反而导致加重。整天就是上班工作,完成工作就急切的盼望下班,有时候工作清闲,必须离开办公室,到处游逛,直等工作把自己召唤。每天就是上班盼下班,下班盼上班,周间盼周末,周末盼周间。因为无法享受当下,幻觉太痛苦,需要分散注意力。就这样,蹭!蹭!蹭!两年就过去了,第三年的下半年,开始明显好转。
 
        很多朋友问我那两年都是怎么过的。我如是回答:“白日盼夜深,夜深盼黎明,黎明盼永恒(死亡)”。但是日子过的非常快,就在日复一日的盼望中流走。用约伯的一句话来说:“我的日子比梭更快,都消耗在无指望之中。”
 
        病发时,每次难以忍受,加上父亲习惯性的冷嘲热讽,我都会抓狂,撕心裂肺的痛哭,在神面前求死。父亲就会在一旁说:“你就是这样信神的?神就是让你这样的?”我就会歇斯底里的说:“我该死了,还不成吗?”然后在神面前哭求:“让我死吧,我受够了!”当哭声停止,取而代之的就是撕心裂肺的头痛,痛的我在床上打滚,把头往墙上撞。
 
        父亲就会在旁边说:“看你那傻样,你的神就那样一个能耐吗?”我受够了,说:“是我得罪了祂,这是我该受的,不准你说我的神!”随后就是晕眩,头痛的我天翻地转。父亲随后又说了什么,我一个字也听不到。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
 
        我无法祷告,只求速死,因为从小就有惯常性头痛,头痛让我觉得自己生命不长,让我觉得什么都没有疼痛更真实。以至于我后来就对头痛有恐惧,每次头痛我就觉得死亡在敲门。
 
        那时,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水流消磨石头,所流溢的,洗去地上的尘土;你也照样灭绝人的指望。”那两年,因为日复一日都是同样的光景,如果嫌太平淡,再上演几场上面的闹剧,父母依旧在离婚的问题上拉锯,我则在等死。
 
        我周末都会重复一句:“主啊,让我死吧!我的盼望在哪里呢?”可是,随后又成了,“主啊,让我活吧,我的盼望在基督里。”有一次,妈妈听见了,奚落我,“基督在哪里?”我一声不吭,忍受着从严重的幻觉和药物副作用带来的煎熬,抱头问神:“我的盼望在哪里?”神也从不回应。那两年,我能有的稍许安息就是在祷告后,可以在人前忍受难熬的幻觉所带来的痛苦。
 
        我是一个囚徒,在无尽的困窘中,不敢奢望自由。每逢平静下来,我的祷告都是:“主耶稣啊,我实在太痛苦了,但是怎样能见证你,就怎样行吧。”因为,我不想争取神的怜悯,意思就是:“神啊,你看怎样好就怎样行吧,愿你的旨意成就吧,无论怎样都行,只要是你乐意的,你想怎样待我就怎样待我,我无所谓了。”用一句中国老话就是——“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您老看着办吧。”我已经放弃了我的人生,我已经活的很够很够很够,非常满足了。
 
        然而,神很有耐心,神并没有一上来就给我一个人人都会说的应许:“你必然好起来!”神说:“我会给你一个盼望。”我当时回给神的就是:“我力量衰败,在你那里毫无指望。”但是从那天起,我开始渴望和人交流,渴望寻找医治的方法。
 
        那就好像一个奇点,从那个点释放出了无限可能。因着和各种人的交流,我对疾病的了解越来越多,也找到了一些比较被大家认可的治疗方法以及在权衡取舍之后,比较有用的书籍,开始对疾病的治愈有了一点信心。“你因有指望,就必稳固,也必四围巡查,坦然安息。”我开始称谢耶和华,那一天开始有了喜乐,只要想起耶稣基督的名,我就有无尽的喜乐。难捱的感觉依旧,可是担子却不在我身上。我想,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可是,神却说:“别停下来,摩西怎样眺望未得之地,你也要眺望看不见的应许。”我记得我当时给神的回应是“我已做好准备,你随时都可以让我离开。”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我只是不断的被内心鼓动着去跑步,去散步。糟糕的感觉没有任何的减轻,只是被鼓励着去做可以让其向好发展的单程训练。
 
        有太多想哭的理由,却不敢哭,再委屈再想哭,也必须说服自己不能哭,一定要忍着,因为哭不是大事,哭所引发的头痛是要命的。
 
        那时,心里常有这样的责问:“你不是要服事我吗?你不应该还所许的愿吗?”我的回应总是:“拉倒吧,就我这身体,就我这状态,就我这怂样儿,还谈服事,我不是给自己添堵吗?”我认定自己是没指望的。直到神让我换了一种药,没有以往药的副作用难受,我才开始认真的对待神给我的各种感动,让我在冷酷无指望的现实和无知令人不安的未来中,生出盼望,一种对战胜疾病的盼望,一种重回基督阵营的想往开始激励我向前而行。
 
        记得,有一晚,父亲开车载我们回家,我在路上开心的说了几句话,父母非常高兴,母亲笑哈哈的说:“你今天怎么了,好些年没听你说这么多的话了。”我内心被喜乐充满,笑着说:“我里面有耶稣。”只记得父亲又把我奚落一顿,但是我却笑而不答。
 
        那一夜,开始想起耶稣基督被挂在十字架上,神的心碎了,而他的宝血流出,我有了平安。虽然,我仍然在情绪的监牢里,可是却有了面对未来的力量,我想按着已知的方法,重整生活,如有更好的方法,加以更新和改变,因着神的应许,没有理由不活出在神心意里的未来。
 
        因着对神的思考从只能抱着祂的名字,到默想十字架的流血赦罪,我的思考能力开始不断的恢复,直到可以连成句子的读书,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书来读,转瞬之间,三年的时间已过,我也从绝望的囚犯,转变为盼望的囚犯。我就是那被砍下的树,仍有指望发芽,嫩枝生长不息。而今,神给我清晰的应许:“你要相信我,我必医治你。”我感叹不已,如果神一开始就这样应许我,我一定认为是给我画的饼。因为当时人人都在给我画饼,我想那也许是出自我内心的一种想法,而不会是神的应许。正如罗素所说的:“邪恶存在人心,也须自人心拔除。”对我来说,这也就是神用最好的方式,拔除我内心的依靠自己不依靠神的罪吧。它让我学到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课,神永远都在,从沼泽中经过,也不会淹没,祂必然带领我进入应许的未来。
 
        如今,我仍然面对着挑战,神能救保罗脱离极大的死亡,祂也必能救我到底,因为我的救赎主活着,如同灵魂的锚,又坚固,又牢靠,且通入幔内。因着祂,我可以和神相交,可以在祂面前撒娇任性,可以在祂面前做一个小孩子。
 
        尼采说:“基督徒相信他们的救赎主,就须表现得更像蒙救赎的样子。”我很向往过那美好的基督徒生活,表现得更像蒙救赎的样子,可是我如今深深的知道,如果没有和神水乳交融的关系,单单靠着自己的一腔热血,是根本无法活出真正基督徒的生活,因为这是一场属灵的争战,我们的敌人是空中掌权者的邪灵。没有和神美好的关系,没有和基督身体美好的团契,没有仁义的兵器在左在右,我是无法得胜的,或者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使你们知道祂的恩召有何等指望……祂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就是照祂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他从死里复活!
 
        主耶稣啊,若可以,让我成为你的用人。你愿意怎样使用我都行,因我的盼望从你而来!因为在那深沉的黑夜里,你使我成了有盼望的囚徒。我虽仍被囚禁,却并非没有盼望。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心里已经看见神应许的实现。
 
        我开始尝试着,闭上眼睛,不看环境,用心去修理已经残缺的心弦,虽然美妙的乐章还没有彻底奏响,但是美好的音符却已经悄然酝酿!
 

赞一下: ]
请遵守网络法规,不作恶意评论! 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查看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