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连载一)

2014-11-24 作者:王三元  
来源:新浪博客 我也要投稿

03_副本.jpg

      蒙恩  

       我是在苌庄教会(原为耶稣家庭)长大的。苌庄耶稣家庭是在一九五三年解体的。解体的过程由z /-府主持,按各人原家庭成员的关系分了家。分家后,其他人都搬回自己老家去了,原来的苌庄家庭,包括我们家在内还有三家,而且我家是分家后才搬来的。团体生活的耶稣家庭,也变成了一般教会。主日照常礼拜,每晚查经聚会。

 
  苌庄耶稣家庭在苌庄村的坡里(地里),孤零零的,离村的距离约有一公里。苌庄家庭原址有三亩半地,没有院墙。院子的四周种满柳树、杨树、洋槐树,围成一圈,成了一个天然的绿色院墙。院内有许多枣树、苹果树、桃树、杏树、还有葡萄树。春暖花开的时候,满院一片芳香,树上不时传来各种小鸟的歌声。夏季,浓密的树丛一片蝉鸣。由于礼拜堂后面的杨树特别高,整个家又都在树丛包围中,人从远处走来,所看到的就是一个绿色的小山,不知有多美!
 
  当时,家庭的房子有两排,后一排是礼拜堂和针线房。前排是接待室、豆腐房、厨房等。后院还有个小西屋是磨房。礼拜堂住的是爱真娘,针线房住的是受青娘。我家住前排接待室。由于三家人只有我自己是孩子,所以我是在三家的宠爱中长大的。无论听见哪家饭前祷告,我就拿自己的小碗去吃饭。这时大人会问我:"你长大准备做什么?"我就说:"吃饱、长大、为主活着;救灵魂、上天堂,不下地狱。"不知道这些话是谁教的,但肯定是有人教的。刚刚记事的时候,爱真娘就常常给我讲耶稣,我也老是问来问去的,如天怎么来的,地怎么有的,人怎么有的。成年人都希奇我问这样的问题。他们告诉我是神创造的。我又问神是怎么有的,爱真娘告诉我神是自有永有的,是创造万有的,不是被造的。我不理解什么是自有永有,还是问来问去。
 
  因此,基督教信仰的基本道理,我大致知道。除神创造万物之外,我也知道神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充满万有、完全圣洁、公义、慈爱、信实可靠,以及人的被造和堕落、耶稣的救赎、以及复活、升天、再来,天堂、地狱、永生、审判等等。我还知道只要信耶稣就必得救的道理。十岁那年,圣经的新约部分我己读过一遍了。虽有好多字不认识,但有大人帮着都读下来了。旧约部分没有像新约那样一章章顺着读,具体读过多少也不记得了,因为有些地方读过多次,但有些地方也许还没有读到。
 
  苌庄耶稣家庭的集体生活虽然解体了,但那里还是教堂。常年远远近近的弟兄姐妹往来不断。那时,我大约有四、五岁,凡来的人都喜欢我。我就和他们谈论神,问你知道人是从哪里来的吗……对方若回答说不知道,我就给他们讲信耶稣就可以上天堂不下地狱。大家都希奇,说这小孩怎么还会讲道呀?其实这都是把平时听来的和问来的学给他们听。小时候也常听到大家评论我,说和别的小孩不一样,我人虽小却不随便说话,一说话就好象是从心里说出来的。我想这与神为我预备的生活环境有关。
 
  我也常常把这些讲给妈妈听。记得母亲做饭的时候,我经常搬个小凳子坐在旁边给她"讲道"。当然,那时候所谓的"讲道",只是一种童年趣事,学大人说话,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讲道。虽然是小孩见识,成年人却希奇地说:"你看他讲的还真是有些道理。"我还记得童年时期的最后一次"讲道",那年我大约四岁。母亲烧火,我坐在她旁边说:"妈,我给你讲道吧。"母亲说:"好吧,你讲吧。"我说:"人带着一点罪也不能上天堂。"说完就止住了。"你怎么不往下讲了呢?""讲完了!""怎么这一次只一句就完了呢?""圣灵感动我讲多少我就讲多少,感动我讲几句我就讲几句(其实谈不上真有圣灵感动,只是小孩学大人说话罢了),这一句你记住别忘了就行!"过了大约四五天,母亲正在挑水走着,我问道:"妈,那天我讲的你还记得吗?"她可能因为忙,心不在焉地答道:"忘了。"我说:"从今以后不再给你讲道了!"果然从那之后,童年时期再也没有给她"讲道",也没有再给别人"讲道"。今天回想起这些,不是要夸耀自己小小年纪会"讲道",而是觉得神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赐给一种意识,叫我晓得不应当随便说话,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也要郑重所听见的道。能够自小有这样一种意识,肯定与神借着生长环境所赐予的教导有关。因此我也联想到,基督徒一定要重视对孩子的带领,使他们在一个充满神的教导、敬畏神的教导的环境中成长。
 
  虽然如此,我心里从记事开始就有一个疑问,无人知道,这就是到底真的有神还是根本就没有神,我并不能确定。因为神是看不见又摸不到的,也没有其它凭据可以证明。我期望通过祷告得到一点神真实存在的感觉,但是一点也没有;我希望能看见超自然的神迹,哪怕一次也好,不是为着好奇心,而是希望藉此向自己证明,让我知道真的有神,但是没有。所以,那时我所谓的信,只是建立在大人们所讲的一些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证明其真实性的说法(教义)上。那时我想,如果说没有神吧,万一真有怎么办呢?看看天上地上这无边无际的一切,其中想不到看不到的事情肯定多得很,所以不能因为自己找不到证据就说没有。我知道圣经上说,人只要"心里相信、口里承认就必得救"。于是我想:如果不信主的话,一旦真的有天堂、地狱以及永生、审判的事,那可糟了,等看见了之后再信就什么都晚了。再想一想,我如果承认信主,也不会吃什么亏,又不损失什么。信耶稣和别人不同的事情就是不要犯罪,那样不是更好吗?能把这看成一件比别人吃亏的事情吗?还有,相信有神也就是到了时候要祷告,要读圣经等等,反正也不算太麻烦。最后的结论是什么呢?最后我想,无论神有还是没有,天堂地狱有还是没有,自己就先信着点再说,到了时候如果没有那就算了,如果一旦是真的,那可沾大光了。这正如帕斯卡尔的赌博论,他认为信仰好比是一场赌博:"你有两样东西可输:即真与善;有两样东西可赌:即你的理智和你的意志,你的知识和你的福祉;而你的天性又有两样东西要躲避:即错误与悲惨。"既然你非选择不可,而得与失的机遇相同,那么,你必须把赌注下在神存在这一点上,因为"假如你赢了,你就赢得了一切;假如你输了,你却一无所失。因此,你就不必迟疑,毫不犹豫地去赌神存在吧!"
 
  十岁开始,我就勉强自己祷告,早晚都祷告。虽然每天祷告,但是家里的人都不知道。我和我父亲在一个床上睡觉,他却不知道我每天早晚都从床上跪起来祷告(我父亲是浸信会牧师,一九七零年元旦去世)。可我仍然感觉不到神,我想肯定需要先彻底认罪。可是,因为从小就在主的家里,想不出有多少犯罪的事:说了几次谎,在学校和同学打了几次架;有一次妈妈在商店门口排队买布,我在地上爬,前面有个妇女边排队边数钱,她脚前有一元钱,我爬着拣过来。那时候没考虑这钱是谁的,现在想来肯定是那人掉在地上的。可那时不知道,虽然不知道,还是心灵不安。还有,三岁的时候,妈妈领着我从集市上经过,从身旁卖文具的摊子上,偷了人家一个学生尺,那时的学生尺卖二分钱。那时虽然不懂事,但也是同样心灵觉得不安。反来复去就是这些事,认来认去,还是找不到有神的感觉。耶稣说:"祈求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可我想,为什么我祈求了,也寻找了,就是求不着寻不见?
 
  一九六六年,我十三岁,小学毕业,也正逢文化大g e命的开始。我本来是很爱世界的一个人,那时很愿意跟上形势,非常希望参加红卫兵,不过因为年龄小村里不吸纳。因为那时我已经离开了学校,也就一直没能加入红卫兵组织。
 
  但是不论外面是什么形势,我的信仰一直没有放弃。那时虽然早己停止聚会,也没有人敢讲耶稣的事情,但每当听到大人们偷偷谈论神的事情,我就非常入迷,心情说不出来的激动,所以非常渴望能允许我在旁边听。但是,因为当时的形势太恶劣,大人们怕我年龄小、不懂事,可能会不小心说出去。因此不许我在旁边听,总是赶着我离开。
 
  我小时候最爱唱的一首歌是《主是我的一切》。其中的每句歌词我都觉得好的不得了。尤其是开头的三句话说:"主耶稣啊!你是我心所爱的,是我今生和来生的一切,在你以外我无所寻求,惟有你使我知足……"这三句对我来说是至理名言,尤其是第二句:"是我今生和来生的一切"。我想,如果耶稣不是真的,自然另当别论,如果他是真的,无论从哪方面讲,他都应该是我心中的至爱,是我今生和永世的一切。我们本身是神所造的,他不创造,我们都不会存在,万有也不存在;正因为他创造了,我们才存在,万有才存在。他是万有的源头,生命的源头,是万有的主宰和一切生命的主宰。人的生死存亡都在他手里。而且,主耶稣为我们死,拯救了我们,那永恒盼望的应许也是在他手里。所以我心里说:主啊,如果你真的存在,你就真是我今生和永世的一切,在你之外我别无它求。可问题是,怎么才能确定你到底有还是没有呢?为此,我多次追问父母和其他人,我只想心服口服地确定神的真实存在,却无人能给我满意的回答。
 
  十五岁那年,有一位姊妹来到我家,她心里很火热,不住地讲耶稣。我却很看不惯,因为她一边讲,一边唱。刚讲几句,就唱短歌,唱几遍,又再接着讲。反复这样讲、这样唱,泪流满面、比比划划,近似癫狂。她被圣灵大大充满,毫不在意人怎么看她。可能因为没有文化,讲的也没有什么条理性和逻辑性,东一句西一句的,不过就是讲耶稣好,讲他爱我们,为我们受苦、钉十字架,我们问问自己的良心,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呀等等。这些内容我从小就知道,我真的难以接受她那种讲道的样子。可是,我也知道这样不好,人家在那里讲耶稣,我却在这里挑毛病,这是主不喜欢的。我知道主是鉴察人心的,于是,我连忙低下头默默地向主认罪,同时端正态度继续听讲。不料,刚刚端正了心态之后,一听她说出"耶稣"这个名字,刹那间,我的心似乎立刻被一柄利刃刺透,于是,我突然放声大哭。我知道这次哭完全不同于平时的哭,不是因为委屈,而是因为她提到了耶稣的名字,提到了耶稣爱我,为我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完全是出于圣灵感动而大哭。我只能放声大哭,可劲地哭使劲地哭,想憋也憋不住地大哭。她一直讲,我一直哭。我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不但是因为正在哭的缘故,也因为这时的我,满心满脑想的都是耶稣,全身心所有的注意力都倾注在这个名字上,倾注在这个人身上,再也不肯转离,再也不想其它的。好不容易遇见耶稣,就永远都不要让自己的全心全人再从他身上转离。我想,那感觉就像主耶稣登山变相的时候,彼得不知说什么才好,想要搭三座棚留住这蒙福的景象,再也不想离开。又像主耶稣复活之晨,复活的主忽然向正在不顾一切寻找主的尸体的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她巴不得扑上前去拉住耶稣,再也不放他离开那样的心情。可能因为我那样的放声大哭,我身边所有的人都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四大爷(牛承荣)对我说:"你就是受感动也得忍着点呀!"那姊妹打手势让他不要禁止我哭,然后,她还是继续讲下去。大约讲了两个多小时,我也哭了两个多小时。
 
  我现在知道神存在了,因为我想,真的有圣灵。既然圣灵是真的,那么耶稣就是真的,并且天堂、地狱、永生、审判,神创造万有,主被钉十字架和他的救赎,以及主的再来等圣经所讲的一切都是真的了。我受感动流泪的那一刹那,我的人生被截然划分为二,此前是一个人,此后成为另一个人。因为我果然遇见了主,虽然眼不能见,但他的存在比我自身的存在更真实,这与感官毫无关系,与理性也没有关系,这完全是主自己越过自然而直接给予的一种显现和启示。对我来说这亮光太强,光照得太彻底,好像保罗在大马色路上所经历的一样,这次经历成了我人生路的转折点。
 
  过去我一直认为,之所以说自己是罪人,是因为犯了罪的缘故。就行为来说,坏行为就是坏行为,好行为就是好行为。所以过去认罪的时候,反来复去就那几件事,想不出别的。可是自从蒙圣灵光照的那一刹那,忽然感到自己是完全的败坏透顶,"头顶长疮、脚底流浓",一无是处,所以我只能放声大哭。我想,这从理性上根本讲不通,因为从小就知道犯罪会下地狱,很怕犯罪,在学校里全校都知道我不会骂人,其实哪里是不会骂,而是不敢骂。按人看来,自己从小除了撒了几次谎,和同学打了几次架,的确没做过其他什么不好的事。现在怎么会这样评价自己呢?怎么会连自己所有的好行为,即使最好的行为(假如有的话),都看成了毒疮和一堆破烂?我想,没有别的原因,而是因为这一刻看见了神绝对圣洁的大荣耀,在他圣洁的光照和对比之下,我看到自己整个人除了罪,别的什么也没有。我想,许多人信主多年,却从来没有彻底认罪,也不懂得否定自己的义,这是因为他没有蒙神圣洁荣耀的光照。因为即使是一个世界上行为最好的人,一旦看见神的圣洁,他也会立刻扑倒在地,承认自己满身罪污、全然败坏。人只有真正认识神,才能从心里承认自己败坏透顶,从而彻底地谦卑自己、彻底地委身于神,投靠于他的救恩。这时,对于我来说,"罪人"的概念也完全变了,我之所以是罪人,不是因为所犯的那些罪(那些当然是罪),而是因为我的本质就是罪人,生来就是罪人,罪人所生的罪人,所以我所想所言所行出来的一切,没有一样是圣洁而不带着罪污的。当我没有遇见神的时候,还没有觉得怎样,可是现在,在圣洁的光照之下,自己全然被显为罪,只感到自己无比的污秽和可憎可恶,怎么形容都不过份。
 
  在那一瞬间,我想:他是谁,我又是谁?他是宇宙万有的创造者和管理者,又是宇宙万有的主宰。人们感到世界大得不得了,可是在宇宙中,如果想从浩然的天体中找地球,就像大海捞针一般。地球在太阳系中算得了什么?在银河系中算得了什么?可太阳系、银河系在整个宇宙中又算得了什么?何况是人类、何况我!我不过是一个小孩子,一个人群中最平常不过的小孩子。大人一起谈话的时候,我连插嘴的资格都没有。可是在人类社会中,这些大人也不过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员。与宇宙相比,我何其微不足道!与宇宙之主比,宇宙又算得了什么!宇宙虽大也是有限的,但神却是无限的。任何的有限与无限相比,都几乎如同无有,其间的差距仍然是无限。我感到自己现在正是在宇宙之主面前,我算什么?微尘?不如微尘!加起来比空气还轻。而且微尘没有犯过罪,我却是个罪人。耶稣是谁?宇宙万有的创造者,宇宙的大主宰,竟然为我们罪人道成肉身,受尽凌辱钉死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赎罪,赐我们永生,这样的大爱、无比的大爱、无比的大怜悯,我这极为有限的小小的头脑实在不能领悟。我只有大哭,除了大哭还是大哭,除此之外什么话都是多余的,也是苍白的。只有从心里向主说,你既然替我死(我又不能替你去死,因为你没有这样的要求,尽管我巴不得你这样要求,我就欢喜去做),那么从此开始,我虽然仍然在世上活着,却要把自己当作已经死了,好彻底让自己的人生重新开始,完全为你而活,一切心思、言语、行动,只为着主。因为当知道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替我死的时候,我就应当看自己的过去已经与他一同死了。我过去将你所造、本应归你所用的身体为罪所用,连累你为我的罪受刑罚,从今以后,我所有的肢体愿只为你用,我再也不要用你为我造的口,说一句耶稣以外的话,用你为我所造的手,做一件你所不喜欢的事,用你所给我的头脑,去思想你不喜欢我们思想的东西,我要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
 
  那一刹那,我看见了神的至大和无限,也看到了自己的卑贱和微小。既然自己都算不得什么,何况一切的生死祸福得失荣辱,那些在神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想,更不值得一提。所以,在神以外、在世界上、在肉身之中,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有属神的事,只有爱主的事,才是无比重要的。那时我想,他以宇宙之主、万王之王的身份,为我们这如此卑微的罪人屈尊降卑,甘愿被交在罪人手里,受尽苦难凌辱,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我如何回应这样的大恩?我绝不敢说什么爱神、为主而活、得神喜悦的话,连想都不敢想,因为我不配。像我这样卑微的受造者,在这位至尊至大者面前,太微小了,简直如同无有,哪里配说这样的话,哪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如果为了与他这无比尊贵的名字从最遥远的地方稍稍沾上一点边,而让我忍受人所能想象出来的最痛苦的刑罚,我也不配!甚至忍受比这更痛苦万倍的痛苦,也不值得他对我有丝毫的在意。因为在他面前,我太渺小了。然而,他却因着他那无比的大怜悯,施洪恩在他爱子基督里接纳了我,并愿意悦纳我为他所做的一切,哪怕仅仅是一杯凉水,他也乐意接受,这是何等的恩宠。
 
  我想,今后的人生,我再也不要其他的,只要主耶稣就够了。我好象经常听见大人们说,一个人为主的名受苦、甚至为主死,是最有福的。可是我丝毫没有要得什么福的想法,我根本不配得什么福,不值得神赐什么福,在至大的神面前,我太卑贱、太渺小、太不重要了,就像人没有必要在意地上最小的一粒微尘一样。其实,在他面前,我远不如微尘,因为微尘没有犯过罪,我却连累宇宙之主神的儿子钉死在十字架上。我何等恨恶自己,对于自己,我再没有别的祈愿,甚至连自己上天堂还是下地狱也不值得放在心上,只求让主从自己这卑微的身上得到安慰、喜悦和满足,这才是我最大的心愿和一切所求的。只有基督是我今生永世所有的一切!所以无论何事,只要是主喜欢的,我都喜欢,哪怕自己最不喜欢的;只要是主愿意的,我都愿意,哪怕是自己最不愿意的。
 
  我不知道怎样描述那时候的自己,我巴不得为主的名死一万次,来表达对他爱的牺牲的回应,却不敢劳主对我有丝毫的在意和任何的纪念。可是我知道,他为我们死,却不是要我们都去为他而死,圣经说:"他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林后5:15)。我不但深深痛恶自己,而且很像保罗说的:"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3:7-8)。其实,不仅仅是看作有损,更是对以前所喜好的一切都深恶痛绝。为什么呢?因为它们可能与神争夺我的心,一切可能与神争夺我的爱的东西,都是我的仇敌。
 
  使徒行传记载,五旬节圣灵降临,众信徒变卖家产和一切所有的,全放在使徒脚前。我也巴不得把一切所有毫无保留地全奉献出去,但不知往哪儿送,后来想,只有分给那些认识的弟兄姐妹。有一天,我对母亲提出这事,母亲说:"你是热心热糊涂了吧!"我想,这哪是热心,只是充满亏欠,白白蒙受这么大的恩典,自己却什么也没有做,没有任何回报,哪能不亏欠啊!
 
  那时圣经几乎全被烧掉了,极少数没被烧掉的,也是弟兄姐妹们冒着极大的风险珍藏起来的。过去圣经被人烧掉的时候,并不懂得心疼,现在知道珍贵,却弄不到了。
 
  我那时对神话语的无比渴慕的心情,真的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和表达。可以这样说,只要能得着一句有帮助的话,就觉得远比全世界更宝贵,也远比肉身的性命和一切更宝贵,因为它是关乎永远的生命、关乎爱主的事,可是那时却见不到传道人,也听不到神的话语。
 
  有一天,为了寻求神的话,我去见一位被很多信徒特别崇拜的"传道人"。但是,从他那里,一句有帮助的话也没有得到,只记得他说了一句话:"主来的时候近了,现在到了都要起来迎接主的时候了,近到什么时候了呢?到了一种只能自己预备自己,谁也不能顾谁的时候了。"说实话,我一点也没有得着帮助。因为我想,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也是多人得救远比一人得救更重要,尤其是,我知道主愿意万人得救,为了体会主的心,我宁愿自己下地狱来换取别人上天堂。那天从早上开始步行,往返共一百多里路,早已累得走不动了,回到家时已经午夜过后了。虽然没得到什么,但一点也不后悔,反而觉得这一天所走的路,比我生来所走过的路加在一起更有价值,因为这是为着寻求神的话而走的路,是从前所没有做过的。
 
  我见到别人蒙圣灵浇灌,所以内心渴慕自己也蒙圣灵浇灌、被圣灵充满,甚至渴慕到了极点,但我从来没有说出来,也一直不敢求(口头上不敢求,但内心却无比的渴求),因为我知道圣灵是谁,圣灵是三位一体神的第三位格,与圣父、圣子同为宇宙万有之主。成位格的神圣灵浇灌在自己如此卑微不配的人身上,那是不敢想象的一件事,又是何等圣洁的一件事!就是自己死一万次,也不配换取这样的恩典。神已经将圣灵赐下来,基督徒都应该被圣灵充满。我没有得到,那肯定是自身有问题。神是绝对公义的,如果不是我自己的原因,肯定会被圣灵充满的。因此我不敢求,只求蒙圣灵光照检查自己,看是否还有最微小的罪没有了结,我也生怕渴慕圣灵充满的动机里隐藏着丝毫的不纯--比如荣耀自己、灵性的自私等等--因而总是尽自己所能地彻底省察自己,看里面还有哪些想法和主不一致,好随时向主回转。我对追求圣灵充满分外慎重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曾听说邪灵可以仿冒圣灵的工作,因此有些人求圣灵充满,却接受了邪灵的工作,所以我格外小心,生怕弄错了。那时没有人给予指导,我也不知道怎么防备邪灵,但我知道邪灵可以仿冒圣灵的工作,他可以给人"恩赐",可以行"神迹",可以给人各种感觉,给人"启示",也可以让人说"方言",使人误以为是从神来的,但他却绝对不能仿冒圣洁。十字架是主得胜的标志,邪灵最怕主的宝血和十字架的权能,魔鬼不怕你求恩赐,求神迹,却怕你靠赖宝血和十字架,并追求圣洁。人的罪和不洁是他活动的破口。我想防备邪灵最好的方法就是靠主的宝血和圣灵的权能,除去所有的不洁并靠主的血保守圣洁。
 
  我知道在主眼中,永远的生命的价值要比全世界都宝贵千千万万倍,"人就是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太16-26)?"我虽然渴望自己得永生,相比之下却更渴望更多的人得永生,因为我想,主是为罪人舍己的,他不是自私的,也肯定不喜欢人自私,人在追求属灵的事上有自私的心,也一定是属于一种动机的不纯。所以我想,假如我自己下地狱能换取别人上天堂,我也愿意。所以,在渴望圣灵充满这件事上也是这样。我在无比渴望自己被圣灵充满的同时,更渴望别人也得到这圣灵充满的福份。如果主不赐给我能换取别人得到,我情愿自己永远得不到。
 
  又过了大约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有一天,我自己祷告的时候,忽然有圣灵要降在身上的一种感觉。我连忙在心里向主说,我自己圣灵充满不充满不要紧,你让弟兄姐妹都能得到这福分,要比我自己得到更好。当我祷告这样说的时候,圣灵立时浇灌在我身上,我大大地被圣灵充满,并大声地说方言。那是一种非常特别的、超自然的经历,只感到一种圣洁的能力从上面降下来充满了我的全人。大约一连三年多的时间,不时被圣灵浇灌,并说方言。关于这些经历太奇妙、太特别,这些不过是对当时情形的一种客观描述,对于这些,至今自己也讲不明白,但是当时的情形就是这样子的。
 
  讲到此,我想我有必要声明一下,我写的这些,只是尽量客观、准确地描述当时所发生的情形,因为当时的情形就是这样,却并不代表着自己特别看重说方言的现象,高举说方言的恩赐,也不代表着以为说方言等同于圣灵充满。
 
  因为有些"灵恩"的现象,他们片面强调说方言,以及神迹医病,蒙神赐福,却不讲离罪悔改,不讲爱主、舍己背十字架,更不是看万事如粪土。反而诱导人爱慕世界,追求肉身属世的好处,忘记永恒的盼望。我不反对灵恩,真从神来的,接受还来不及,怎么会反对呢?只是圣经说.:"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灵是出于神的不是"。(约一4:1)因此,人对于一切自称圣灵的"灵恩"现象,不加分辨地盲目接受是非常危险的。
 
  我们知道,圣灵的恩赐并不代表着圣灵自己。被圣灵充满的重点不是得着恩赐,而是得着主的自己,不是说不说方言的问题,这事情太小了,而是那位宇宙之主,那位三位一体真神的第三位格,成位的圣灵降在了身上,住在心里。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他是有自己的思想感情和有意志的,我们也是,所以人被圣灵充满,是在他的爱中,心思、感情、意志与他融合为一,失去自我。全人被圣灵所占有,被基督所占有,没有自我的位置,没有世界的位置,更没有罪的位置!是的,一个器皿,如果里面所盛的东西有骄傲、有自义、有私心杂念,或有其它神不喜欢的东西不肯彻底倒空,你就不能说你里头所充满的是圣灵!即便你有怎样的属灵恩赐,也不代表着你真的被圣灵充满!
 
  后来知道圣经中,圣灵充满所用的时态,有不定式和现在进行式两种。不定式的用法,主要形容某时间忽然发生的事情,(徒2:4;4:8,31;9:17;10:9),着重于外在的浇灌。现在进行式的"圣灵充满",着重于圣灵的内住,意思是恒常满有圣灵(弗5:18)。外在的浇灌即降在身上,这样的恩典主要关系到工作、恩赐和能力等等。住在心里,主要关系到圣徒的生活的、行为的、灵命长进的,圣灵充满应该成为圣徒生活的常态。我想真的圣灵充满不只是外在浇灌,更是内在的充溢。五旬节就是这样,大家不但得着能力、得着恩赐为主作证,而且再没有一样东西看为属于自己的。但是,那时候我却无从知道这么多,因为那时候人提到圣灵充满,所想到的主要是前者,即外在的浇灌,因为在人的印象中,五旬节的光景就是那样。那时我想,不配的我,一个蒙恩的罪人,的确蒙圣灵大大浇灌了。不过,现在想来,从三个月之前的蒙恩开始,随着日复一日无比的渴求,内心渐渐被圣灵全然占据,所以那时的充满应该是内外充溢。
 
  我想,蒙圣灵浇灌的经历,的确带给人属灵的恩赐。例如,按我个人的天性来讲,本来好象有一种先天不足,小时候语言交流能力特别差,这也许与一种心理障碍有关。当我对别人讲话的时候,非常胆小羞怯,往往一句话还没有讲完,当发现人在注意听的时候,下半句就脸红舌结,说不出来了。蒙恩之后,那种对神话语的渴慕,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只感到神的话比万有更宝贵,比肉身的性命更重要万倍。自己愿意得到神的话语,更愿意别人也得到。甚至让别人得到,比自己更重要。所以,非常渴慕有一天自己能够将神的话说出来与人分享,却是不能。但自从被圣灵充满之后,有时候大家在一起聚会的时候,里面常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冲动,要站起身说话。每次这样,我怕掺进自己的意思,所以一开始总是先约束自己不说,后来太强烈了,就知道不是自己的意思,于是站起来说话。当一起身开口说话的时候,自己就被圣灵充满,听的人也被圣灵充满,后来自己渐渐可以讲道了。
 

【作者简介】 王三元牧师,甲子之年,现居山东济南,为长春里教会牧师。

赞一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