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神迹表明基督与父神的关系

2014-11-10 作者:阿斗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我也要投稿

02.jpg
 
  经文約5:1-30  
 
  当我们读经时常常会把注意力放在精彩的故事,因為故事的情节能引人入胜。但是圣经的内容不单是满足我们对故事情节的兴趣,更是藉著叙事来带出事件背后真理的教导。约翰福音写作的目的就是让我们知道耶穌是基督,并让我们信靠祂而的生命。真理的论述常常会让人觉得太过深奥、难以明瞭。甚至有人以為神学思想对个人信心增长是没用的。我们不能单凭自己遭遇的环境而决定神学有用无用,神学思想不是神学家没事自己发明的,而是面对歷史上对信仰发出的挑战,而经过教会思想、辩论、整理而得出的精髓。特别是异端思想出现的时候,纯正的教义能驳斥偏差的思想,保持信仰符合最初圣灵啟示的话语,不随人私意歪曲而左右摇摆。在今日异端横行的后现代社会,我们需要维护自己所信的内容,能符合最初神啟示的话语,因此藉著解经讲道来阐明真理就更显得重要。
 
  约翰福音就充满了关乎基督神性的教导,这是初代教会所面对的非常重要的教义。以下我们一起来看约翰福音前半段,耶穌所行的七个神蹟的内容。继第二章出现的变水為酒的神蹟,以及第四章出现的医治大臣儿子的神蹟后,第五章出现的医治三十八年病者,是耶穌在约翰福音中上十字架前所行七个神蹟的第三次。每次神蹟出现的目的都是,证明耶穌基督的神性,让人信服祂。伴随七个神蹟,约翰都在前后描述七段真理的讲论。变水為酒之后是描述重生、医治大臣儿子之前是与撒玛利亚妇人谈道。这两个神蹟带来的结果是眾人对耶穌的信心。但是第三个神蹟的结果却不同,当耶穌医治三十八年病者,引发了犹太人对祂的排斥与逼 -/迫。耶穌对排斥的势力,為自己的身份提出辩证。本段经文就是描述排斥发生的原因,与耶穌辩证自己与父神关係的经过。
 
  耶穌医好久病不癒的人
 
  「这事以后,到了犹太人的一个节期,耶穌就上耶路撒冷去。2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门有一个池子,希伯来话叫作毕士大,旁边有五个廊子;3裡面躺著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乾的许多病人。(有古卷加:等候水动;4因為有天使按时下池子搅动那水,水动之后,谁先下去,无论害甚麼病就痊癒了。)5在那裡有一个人,病了三十八年。6耶穌看见他躺著,知道他病了许久,就问他说:「你要痊癒吗?」7病人回答说:「先生,水动的时候,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裡;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8耶穌对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走吧!」9那人立刻痊癒,就拿起褥子来走了。」(约5:1-9)
 
  正如约翰福音中,其他重大事件都发生在犹太人的节期,这事也发生在住棚节。地点是耶路撒冷羊门附近的池子。这地名称為毕士大,意思是「恩典之屋」。近代考古学发现了耶路撒冷古城东北部,也就是耶利米重建的羊门附近,靠近今天的圣安妮教堂,发掘出一个古代的池子。周围正好有四个廊子,加上中间隔开的廊子,正好是五个,与圣经描述的相符。这考古的证据证实约翰描述故事发生地点的真实性。不是像寓意解经说的,五个廊子代表摩西五经。
 
  医治出於基督主动的怜悯
 
  这故事中有个病了三十八年的瘫痪病者。前半辈子几乎都在池边等待医治。他的体力衰弱到一个程度,自己动不了,期待别人帮助他进到池之中,才可能得到医治。然而等待了半生,结果都是失望。我们不曾经歷长期生病的痛苦,不能理解病人长期得不到医治的绝望。当一个病人经过了几次失败的尝试之后,很容易会失去了得医治的信心。这个人就是如此,屡次机会来临,让他升起希望,又屡次失败收场。在这种情况下正常的人早就绝望了。我们不知道他还没有离开池子旁边的理由。可能是连想离开的能力也没有吧。他心想:这裡就是他命运注定留下来的地方。
 
  耶穌出现在他身边,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要痊癒吗?」在今天这世界这是个不该问的问题,若不是无知就是故意刺激人。怎麼能问一个常年病患心中最痛苦的事。然而耶穌问了,就是直接了当问他心中最痛的地方。他的回答没有直接说出要或不要,而是说出他心中真实的感受:「先生,水动的时候,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裡;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意思是:「我当然想啊,但是可能吗?如果我能下去的话,今天还会躺在这裡吗?」一个需要人帮忙,却得不到的人,心中的尊严是长期被践踏的。社会上常态是弱肉强食,就算是人疾病得医治的机会也是如此,强者佔去了医疗的资源,得到医疗而维持他强者的地位。弱者无法与强者竞争医疗资源,就继续留在不得医治的疾病中。这三十八年的病者对人情冷暖的感触最深,人愿意助人的善意都是有限的,在自己还有些餘力行善的情况下,姑且有些付出。一旦会损害自己的利益,马上就会回到「各人自扫门前雪」的心态。闽南话俗语:「日头赤焰焰,随人顾性命。」意思是太阳晒得人都活不下去了,自顾不暇哪有餘力帮助人啊?
 
  耶穌问这问题不是不著边际,而是真的愿意帮助他。这人回答耶穌的话,虽然带著一点抱怨,但是也透露出他真的想要得医治,只是没有人帮助他,多年以来总是得不到。耶穌主动地向他说出:「起来,拿你的褥子走吧!」这个人也听从耶穌的话,愿意站起来。他没有对自己三十八年的病绝望,因著耶穌医治的能力,他真的站起来,拿著褥子走了。三十八年来,他一直躺在褥子上,如今他不再需要躺在这裡,他的瘫痪病好了,再也不需要等待毕士大池子水动,期待人帮助他,扶他进到池子裡得医治。此刻他的心情是何等的激动,他经歷了耶穌医治的大能。
 
  三十八年的痛苦过去了。这神蹟的发生单纯是出於耶穌对人的怜悯,愿意医治人的痛苦。这裡没有提到这人的信心,或者此人得医治后别人惊讶耶穌所行的神蹟。因為此处描述神蹟,主要是要把重心集中在下一波发生的事件,就是耶穌与犹太人的冲突。在这冲突中,耶穌為自己辩护,说明了自己与父神的关係。神蹟后的讲解,往往与神蹟发生的目的有直接的关係。神蹟并不单纯為了要行神蹟而发生,而是為了当作记号,显明基督的神性,或是接著神蹟向世人传递信息,让人知道基督来世上要完成的工作。本处经文也是如此,以下我们再来看下一段经文。

  安息日治病引发的冲突
 
  「10那天是安息日,所以犹太人对那医好的人说:「今天是安息日,你拿褥子是不可的。」11他却回答说:「那使我痊癒的,对我说:『拿你的褥子走吧。』」12他们问他说:「对你说『拿褥子走』的是甚麼人?」13那医好的人不知道是谁;因為那裡的人多,耶穌已经躲开了。14后来耶穌在殿裡遇见他,对他说:「你已经痊癒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15那人就去告诉犹太人,使他痊癒的是耶穌。16所以犹太人逼 -/迫耶穌,因為他在安息日做了这事。17耶穌就对他们说:「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18所以犹太人越发想要杀他;因他不但犯了安息日,并且称神為他的父,将自己和神当作平等。」(约5:10-18)
 
  耶穌在安息日治病,招致犹太人反对
 
  耶穌医治瘫子的时间正好是安息日,这事件引发了犹太人的反对,他们开始调查谁主使这事的。他们责问那医好的人:「今天是安息日,你拿褥子是不可的。」这位被医好的人害怕犹太人,把责任推给了耶穌:「那使我痊癒的,对我说:『拿你的褥子走吧。』」旧约律法中有规定安息日不能治病、不能拿褥子行走吗?事实上没有明文规定。而是后来的犹太人因為害怕违反安息日不可工作的律法,定下了三十九种工作,规定在安息日何者是不可作的。这不是律法的要求,而是后来的传统所规定的。他们以两节经文為基础,定下了许多繁琐的细则。他们见到尼希米记13章15节说:「那些日子,我在犹大见有人在安息日醡酒,搬运禾捆驮在驴上,又把酒、葡萄、无花果,和各样的担子在安息日担入耶路撒冷,我就在他们卖食物的那日警戒他们。」还有耶利米书17章21-22节说:「耶和华如此说:你们要谨慎,不要在安息日担甚麼担子进入耶路撒冷的各门;也不要在安息日从家中担出担子去。无论何工都不可做,只要以安息日為圣日,正如我所吩咐你们列祖的。」他们就规定安息日不可搬运东西、不可醡酒、不可做买卖。甚至怕人因為无知而犯下安息日,更进一步规定细则。例如不准缝衣服,就规定不准把针别在衣服上。规定不准搬家,而定下搬运什麼东西算是搬家。这裡医好的病人大概就是违反了安息日不准搬家的规定。
 
  我们应思想两个问题:首先当明白神定下安息日的目的是什么?再思想耶穌是否与神定下安息日的旨意违背了?安息日定下来的目的是记念神的创造之工。出埃及记20章8-11节记载了:「当记念安息日,守為圣日。六日要劳碌做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神当守的安息日。这一日你和你的儿女、僕婢、牲畜,并你城裡寄居的客旅,无论何工都不可做;因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定為圣日。」目的是為了让我们从為自己利益操劳的生活中出来,安静在神面前对祂发出感恩。以赛亚书更清楚说出安息日的是要我们得安息:「你若在安息日掉转你的脚步,在我圣日不以操作為喜乐,称安息日為可喜乐的,称耶和华的圣日為可尊重的;而且尊敬这日,不办自己的私事,不随自己的私意,不说自己的私话,你就以耶和华為乐。耶和华要使你乘驾地的高处,又以你祖雅各的產业养育你。这是耶和华亲口说的。」(赛58:13-14)就是要我们从為自己谋私利的劳苦愁烦中获得安息,把脚步转向神,以神為乐。所以安息日的重点不是不可工作,而是不可因為谋私利拼命工作,忘记神创造我们的目的,是為了要我们荣耀祂、并在祂裡面享受祂所赐下的恩典。
 
  人的心被败坏辖制,往往会把目的是為我们好的事,变成坏的结果。法利赛人把安息日变成了禁止人做某些事的规条。用一套规条来判断别人在何事上犯了规,而凸显出他们能守住这些规条而高人一等。这是完全违背神定安息日原本的目的。神定安息日的目的原是让了我们在祂的救恩裡得安息。这救恩是神赐给我们,最终是成全在基督里的。然而当基督亲自来到了我们中间,施行拯救的时候。死守规条的法利赛人却把基督救恩的行动,当成违反安息日的罪行。这是何等荒谬的事。基督在安息日救了一个病了三十八年的瘫子,正是将神所赐给人的安息,带给了需要的人。那个瘫子病了三十八年,心中满了愁苦,基督将痊癒赐给了他。他真实地得到了神的拯救,享受神赐给他的安息。但是法利赛人没有看到他经歷救恩的喜乐,看到的却是他违反了安息日的规定,要把违反律法的罪名强加在他的身上。甚至要找出医治他的耶穌,以同样的罪来控告他。可见人的心全然败坏,连保护我们、要我们得安息的律法,最后都会被误用,变成辖制我们的重担。在今日的教会中,我们特别要防范律法主义对基督徒自由的侵害。把律法让我们认识神圣洁属性的目的拋弃,变成高抬自己、控告人的工具。
 
  医治的目的是要人离弃罪恶、归向神
 
  另一种我们要小心的是反律主义,声称基督的救恩让我们得自由,律法上一切的圣洁要求不再有效,所以可以放胆犯罪而不受惩罚。从耶穌警告瘫子的话就可以让我们得到警惕。耶穌医治瘫子的目的,不单是為了减轻他生病的痛苦,更是希望这个人脱离罪恶,得到神的救恩。所以耶穌告诉他:「你已经痊癒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在当时犹太人的观念,生病的原因就是因為人犯了罪。虽然耶穌不完全赞成这个论点。然而耶穌还是警告这个人不要再犯罪,原因就是减轻他身体痛苦不是耶穌医治他最主要的目的,而是要这个人脱离罪恶、得到救恩。如果一个人病得医治,但是却仍然继续沉溺在罪中,这个医治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帮助。
 
  赖恩犯罪是主耶穌、以及保罗一再警告的错误想法。恩典是让我们得自由,但是绝不是个让我们胡作非為的保障。既然得到救恩更是珍惜自己现有称义的地位,不要继续犯罪活在罪中,那是与基督救我们的旨意相悖的。
 
  天父作事到如今、基督也作
 
  当犹太人知道是耶穌吩咐病好的瘫子:「拿起他的褥子走吧」,他们就逼 -/迫耶穌,来质问耶穌凭著什么可以在安息日作这事。耶穌就对他们说:「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天父从不停息他的工作,这是犹太人非常熟悉的观念。虽然神的创造之工在六日以后停止,但是从第七日到如今,神继续祂的工作,包括管理万物、维护宇宙的运行、施恩怜悯、拯救我们,这都是神继续进行的工作。犹太哲学家斐罗有句话:「神永不停止工作,正如火的特性是燃烧、雪的特性是发出冷气,神的特性就是要做事。」耶穌说的话就清楚表明了,天父在世上永不停息的工作,祂身為父所差到世界上的,為表明父神旨意的独生子,当然照著天父的作為而行。天父要祂做什么,祂就照著去做。这句话激起了犹太人的杀机,「因他不但犯了安息日,并且称神為他的父,将自己和神当作平等。」圣经中称人為神的儿子有几种不同的意义,被神所造的人类可以被称為神的儿子,如亚当。第二种是神拣选、施恩拯救的子民整体也被称為是神的儿子,例如:以色列人被称為神的长子。这些称呼犹太人都知道,也不会激起他们的愤怒。為什麼耶穌称自己為「子」会让犹太人咬牙切齿呢?因為这个「子」不是整体性的,称神是我们的父、我们都是神的儿女。耶穌所说的意思是,祂是神所生的,与神有生命相连的关係,具有与神同样的权柄,能作神同样的事。神在第七日以后继续掌管、看顾这宇宙,耶穌说天父继续不断做的事,祂也照著做。犹太人不能忍受的不单是祂犯了安息日,更是他自称有权柄照著神作做的事,继续神的工作。这是把自己当作与神同等,犹太人认為他犯了褻瀆神的罪,是罪大恶极、可以治死的罪。
 
  他们会这麼认為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不明白耶穌的身份。祂是神差来世间,彰显神的荣耀、施行拯救的爱子。神蹟奇事正证明了耶穌是神所差来的证据,犹太人因著刚硬的心不信。耶穌进一步向他们说明了祂是神儿子的身份,犹太人逞著刚硬的心,拒绝接受、更加愤怒。神的儿子亲自来到了他们中间,把拯救的福音带给了他们,得到的却是拒绝与排斥。犹太人宣称自己是神的子民,却反对神差来拯救他们的神子。不信神的儿子,就是他们最大的罪。
 
  基督与父的关系
 
  「19耶穌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著自己不能做甚麼,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样做。20父爱子,将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指给他看,还要将比这更大的事指给他看,叫你们希奇。21父怎样叫死人起来,使他们活著,子也照样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著。22父不审判甚麼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23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不尊敬子的,就是不尊敬差子来的父。24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於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25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时候将到,现在就是了,死人要听见神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26因為父怎样在自己有生命,就赐给他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27并且因為他是人子,就赐给他行审判的权柄。28你们不要把这事看作希奇。时候要到,凡在坟墓裡的,都要听见他的声音,就出来:29行善的,復活得生;作恶的,復活定罪。30「我凭著自己不能做甚麼,我怎麼听见就怎麼审判。我的审判也是公平的;因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约5:19-30)
 
  本段经文是很长的一段基督的讲论,主要内容是因著耶穌安息日治病带来争议,耶穌对那些反对的犹太人提出辩证。这段经文的宝贵,在於它陈述基督与父神之间的关係。犹太人既然提出质疑:「耶穌明明是人,怎麼可以自认為与神同等?」耶穌的回答完全针对犹太人的疑问。整个讲论围绕一个主题,就是基督与父神是同等的。也是就是基督拥有与父神同等的神性。我们会被挑战:「圣经中哪裡说基督有与神同等的神性?」这段经文就是极强的支持。
 
  5章19-30节这段经文,本身是个交叉对称。如下用条列方式来描述:
 
  1.子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父的意思:19节(A)「耶稣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著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对应30节(A’)「我凭著自己不能作什么。我怎么听见,就怎么审判。我的审判也是公平的。因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两者开头对称。
 
  2.父指出更让他们希奇之事:20节后半(B)「父爱子,将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给他看。还要将比这更大的事指给他看,叫你们希奇。」与28节前半(B')「你们不要把这事看作希奇。时候要到,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他的声音,就出来。」希奇的部分对称。
 
  3.父将审判权并赐给子:22节(C)「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与27节(C')「并且因为他是人子,就赐给他行审判的权柄。」审判部分对称。
 
  4.听子的声音者得永生、出死入生:24节(D)「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与25节(D’)「25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时候将到,现在就是了,死人要听见神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开头对称,出死入生也对称。
 
  我们照著上面整理出来的重点。来讨论基督自己陈述祂与父神同等的意义。
 
  1.凡父做的,子也照做:18节犹太人质疑耶穌的话:「我父做事到如今,我也做事。」19节耶穌非常慎重独陈述真理:「子凭著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接下来解释原因:「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样做。」圣子是父所差来,完成天父的工作。所以祂完全依照天父旨意而行。祂绝非随心所欲,因為圣子明白天父的心意、祂愿意顺服天父的差遣,在地上按著天父的意思而行。安息日治病就是最好的例子,耶穌知道天父愿意让人享受真正的安息,脱离疾病、脱离罪恶,在安息日治好了一个痛苦了三十八年的病人。而法利赛人不明白安息日的真意,只会抓住教条定人有罪。在此我们看到,父与子在工作上是合一的。
 
  2.父叫死人復活,子也能:(约5:20-21)20节经文开始有个「因為」,表示本节支持前一节的论述。為何「父作的事,子也照作」?因為父爱子,将一切显明给子。子明白父的心意,顺服而执行。子也爱父,祂道成肉身、完成救恩,就是对父旨意完全顺服的表现。20节尾说的比这更大的事,就是比安息日治好病人的神蹟更大的事,也就是21节说的:「父怎样叫死人起来,使他们活著,子也照样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著。」按照「使人復活」的时态是现在式,这復活应该是讲现今属灵的復活,也就是从灵性死亡中得重生。但属灵得重生的人也能在末世身体復活,所以21节不排除末世身体復活的意义。与25节说的一样:「死人要听见神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从紧邻的24节来看:「时候将到,现在就是了,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於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25节讲的出死入生明显不是讲末日復活,而是现今的重生。重生的工作怎麼能由子来完成呢?在旧约中,赐人生命一向是父神的工作。申命记中耶和华神告诉以色列民:「你们如今要知道,我,唯有我是神!在我以外并无别神。我使人死,我使人活。」(申32:39a)使人活的能力只有神才有,但如今神把这能力赐给了子,让他施行大能,使人灵性从死裡復活。所以重生不单是圣灵在我们心中动工,是圣父要让人从死裡復活,交与圣子来完成。圣子接著献上赎罪祭,替人赎罪,完成了救恩。又以復活显明父神已经悦纳他献上的赎罪祭,救赎之功已经完成。基督的受死与復活使我们罪人的重生成為可能。重生的工作是三一神共同做成的。子与父在使人重生的救恩上是一同作的。
 
  3.父把审判的权柄交给了子(约5:22)圣子不单与父一同使人从灵性死亡中得重生,祂也从父领受权柄,可以审判世人的罪。审判的工作原本只能是神才能作的。创世记18章25节中称耶和华神為「审判全地的主」。如今神将审判的权柄交给了子。这信息在25节也出现「因为他是人子,就赐给他行审判的权柄。」在30节耶穌对犹太人说:「我怎麼听见,就怎麼审判」又再出现。圣子拥有与天父相同的权柄来审判世界。
 
  4.尊敬子如同尊敬父(约5:23)天父為何要将赐人生命、审判罪人的权柄全交给圣子,目的就是要让圣子得到人的尊崇,正如天父得到人的尊崇一样。这是天父的旨意让子得到与祂同样的尊崇。因為唯有神才能得到人得尊崇,所以这句经文也是对子神性的肯定。天父甚至警告不用尊崇天父同等的方式来尊崇子的人:「不尊敬子的,就是不尊敬差子来的父。」这句话严厉地谴责了不把圣子与圣父一同崇拜的人。伊斯兰教、与犹太教只把耶穌当成一位先知,并不尊崇祂如同尊崇父,并非正统的基督教义。圣父、圣子同尊同荣,这是圣经明显的教导。
 
  5.信子如同信父者,永生就属于他们(约5:24)一个罪人如何能不致定罪,反得永生?得到属灵生命的方式就是,信靠子如同信靠父。如24节说的:「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於定罪。」从这句经文来看,永生不是将来才能得到,而是那些听主耶穌的话,又信靠父神的人,现今就得到永生。以上的动词「听」、「信」、「有」永生,都是现在式,表示不需要等到将来,今生就可以得到永生的应许。我们对父的信靠是表现在对子的信靠上。听子与信父原文是用听一个定冠词,是连在一起不分的,表示是信父与子的才能得永生。在此就排除了自称信父,却不信子的人。
 
  6.父在自己有生命、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约5:26)。本节开头有个「因為」,解释前一节,為何灵性死亡的人听到神儿子的声音就能活了?因為「父怎样在自己有生命,就赐给他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父在自己有生命的意思是:天父的生命不来自被造,也不是任何人给的。祂是自有永有的神。祂是生命的创造主,能赐生命给人。子也是从天父领受权柄也一样在自己有生命,能创造生命,并赐生命给人。父是自有永有,子也是。父与子在永恆生命当中同等。
 
  7.末世子要让人身体復活(约5:28-30)最后28-29节讲到了復活:「时候要到,凡在坟墓裡的,都要听见他的声音,就出来,行善的,復活得生;作恶的,復活定罪。」这裡的復活与21节说的復活意义不同。21节说的是灵性的重生。此处则清楚显明是末世的身体復活,因為马上要面对末世的审判。这审判者就是基督,因為父神已经将审判的权柄交给基督,祂按著父神的心意审判,祂的审判是公义、公平的。
 
  以上提到了七点父与子关系的经文,我们看到了父与子在:工作上、使人重生、审判、得人尊崇、要人相信、在自己有生命、让人身体復活,这七方面,都是同等、同尊、同荣,旨意合一、行动一致。这正说明了圣子的神性与天父一样。天父所有的不能与人分享的神性,圣子都有。可见圣子、与圣父在神性上是一样的。三一神论的中心是圣子与圣父相同的神性。这段经文是三一神的主要支持的地方。特别是提到父神与子神的位格有别、却在神性、工作、旨意上合一。我们一般对於三一神论不容易掌握,但是不必太钻研於理论的细节,主要是照著圣经的支持来接受。圣经说圣父、圣子、圣灵在位格上,是各自存在,不能混乱,然而却不是三位神,而是独一神的三个位格。既然都有圣经经文支持,我们就照著圣经说的相信。另创的其他理论,无法超过现今的三位一体教义。许多标新立异的学说,偏离三一神论,最后都归入了异端。让我们谦卑的接受这教义,如果能有更完全的教义来取代,自然会有更有力经文的支持,得到大多数基督徒的接受,否则偏离正统教义只是与教会主流的信仰分道扬鑣、自找麻烦。
 
  结论
 
  耶穌因在安息日医治一位三十八年的病者,引发了与犹太人的冲突。冲突的中心是耶穌说的话,「我父做事到如今,我也做事。」父神是永远不停止祂看顾、照管、拯救工作的神,基督顺服天父的旨意,在地上也是看顾、拯救陷在痛苦中的人。耶穌回应犹太人的挑战,提出祂身份的辩驳,他是父神的儿子,拥有父神一样的神性,在工作上合一、能使人灵性、与身体从死裡復活,能在末世审判人、能在自己有生命、能呼召人相信、配得人尊崇。耶穌所说的这七点都清楚地表明了祂的神性。我们当思想这重要的真理,并坚定地相信。

 

【作者简介】 阿斗:旷野呼声作者,电机专业,罗格斯大学毕业。原为信号处理高级工程师,现已退休,全心服侍主。20岁读本科时在团契信主,一直在团契及教会带职侍奉。八年前接受神学装备,之后一直参与圣经教导的工作、担任华神地区联络人、并在多家教会讲道。作品发表于网上博客《阿斗杂记》。

赞一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