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也谈“教会病了是因为领袖病了”

2018-11-02 作者:刘盐约  
来源:作者原创我也要投稿

u=2084746103,217034360&fm=200&gp=0.jpg

  【作者按语】

  今年10月12日华人教会中很有影响力的平台“境界”刊发了一篇掷地有声的文章《十月,我们悔改在十架前》,引起强烈共鸣。文章的核心意思是,面对逼 -/迫,我们不能只高喊“殉道”的口号,更不能躲到这个口号后面掩饰自己的问题而逃避背负十字架的功课。这篇文章对教会领袖潜在的问题发出了呐喊:

  “当人的里面软弱,领袖就可以通过殉道的口号最大程度地捆绑人。无法爱主更多的羞愧、不愿为主付代价的自私和懦弱,让人很容易躲在标榜殉道者的身后做拥趸,出让自己独立思考的权利,在逼仄的环境面前换回一点虚幻的归属感和安全感。

  领袖装作可以替众人死,因此获得了在批评面前的豁免权。因为他们要去外面争战,所以就可以免去在群体中背十字架的苦,节省体力一致对外。为了对付外面的霸王,我们自己养出一个个霸王。岂不知魔鬼的诡计就是让我们在外面找到一个敌人,其实是为了晃点我们,让我们漏掉躲在自己里面的那个每天都在逼 -/迫我们的魔鬼。”

  在此之前有一篇文章《教会病了,是因为领袖病了》在很多基督徒中间被传阅,也引起很多思考。笔者不禁想起4年前韩国发生的赵镛基案,赵是韩国的名牧,却在后期传达错误的教训,甚至晚节不保,因经济罪名而被判 x ing(被判渎职及贪污)。当时此时轰动极大,引起各方反思。本文就是当年为评论赵镛基事件而写。在很多教会领袖身上或多或少有赵镛基的某些影子……

  ======================================

  韩国汝矣岛纯福音教会元老牧师赵镛基近日涉嫌渎职与贪污而被判 x ing,在海内外教会界引起不小的震动。据报道,创立世界最大独立教会的韩国汝矣岛纯福音教会赵镛基牧师,因涉嫌用其职权高价购买儿子公司的股票,让教会损失130多亿韩元,于(2014年)2月20日被法院判 x ing三年,缓期五年执行,并罚款50亿韩元。

  赵镛基丑闻曝出后,各方牧者和弟兄姐妹对此事纷纷予以关注,进行深刻反思并汲取教训。我留意到,华人基督教圈有两位资深牧者分别从教会领袖的神学信仰和生命品格对赵镛基事件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一、各方对此的反思

  备受华人尊重的唐崇荣牧师谈到赵镛基案,毫无忌讳地说这是“撒旦投资的结果”。唐牧师早在以前接受《教会》杂志采访时,特别批评了赵镛基所推崇和高举的成功神学和灵恩神学路线。而新加坡城市丰收教会创办人康希失信案也是有类似问题的。

  唐牧师指出赵镛基和甘坚信(Kenneth E. Hagin)、辛班尼(Benny Hinn)等这些“名牧”们都是极端灵恩派代表性人物,在他们身上早已看不出基督教纯正信仰的影子,已经是越来越异端化。极端灵恩派普遍的问题是,把自己的特殊经验代替圣灵工作,把自己感受到的东西当做是圣灵的感动,也就是把人的经历和感受绝对化。

  从表面上看这些灵恩派教会好像很有成就,也很复兴,会友人数动辄几万甚至几十万。但里面全然没有主的道,没有生命的造就,都是些表面的肤浅的东西,这类草木禾秸的工程是经不起考验的。这种所谓的教会,不可能不出问题。

  前世界华福总干事李秀全牧师就赵镛基事件,反思为何神仆很多时候不能守住“晚节”,走到最后?李牧师认为,事奉神的人之所以晚节不保,主要归咎于忘记事奉主乃是恩典。很多人以为只有蒙恩得救是恩典,却不晓得能获事主的机会也是恩典。

  李秀全牧师说,如果事奉神的人不把事奉看作恩典,就很容易在内心滋长功德的心态——例如,这个壮大的团体、教会、机构若没有我,怎能有今天的成就?在李牧师看来,这种劳苦功高、骄傲的想法让事奉神的人忘记主的恩典、逐渐失去了主恩,最终晚节不保,成为教会的拦阻。

  二、教会领袖:最特殊也最危险的一群人

  在基督教圈子里有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在教会里面担任重要职位,负责治理教会,牧养、照管神所托付的群羊,为信徒的灵魂警醒(参看徒20:28,提前3:5,5:17、18,来13:17,彼前5:1-4,帖前5:20等经文)。

  他们的名字有时候也会被称为是领袖,但在圣经里有属他们的一个专用名词——牧者,又或称为长老,在旧约又叫先知、祭司。新约教会里的牧者(长老)在某种意义上担当了旧约先知、祭司的部分职能。无论是在旧约还是在新约,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神的仆人”,简称“神仆”。

  这群人面向人的灵魂做工作,肩负责任重大,所以,圣经也对这些人的设立提出了信仰、生命和生活各方面非常严格的标准(参看提摩太前书和提多书等相关经文),并且吩咐他们要以身作则,成为群羊的榜样。因此,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做教会领袖的。

  圣经也吩咐信徒们要敬重教会里那些为主劳苦摆上的真牧者(参看帖前2:7、11及5:12、13等经文),并效法这些牧者敬虔爱主的生命品格。

  虽然圣经对做教会领袖有明确的要求和规范,但由于人性的败坏、魔鬼的搅扰、世界的诱等多方面的因素,教会里面这些坐在领袖位置上的牧者们自身也会遇到很大的试探,遭遇各样的问题甚至是危机。更有甚者,有些投机分子混入教会,爬上领袖的位置,假充神的仆人,进而迷惑群羊祸害教会。

  圣经对这类假冒者提出了严厉警戒,无论是主耶稣和还是主的使徒们都明确吩咐并要求我们对此类人予以分辨和防备。

  主耶稣说:“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这样,凡好树都结好果子;惟独坏树结坏果子。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不能结好果子。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所以,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7:15-20)

  使徒保罗说:“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徒20:29、30)

  使徒彼得说:“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的灭亡。将有许多人随从他们邪淫的行为,便叫真道因他们的缘故被毁谤。”(彼后2:1、2)

  但多数神仆领袖往往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变坏的。我相信,赵镛基牧师起初蒙召是为了主的缘故,他也是为主劳苦竭力摆上衷心服侍的。但圣经警告我们,千万不要把事工放在第一位,失去主的生命,而变成事工主义者。

  做神仆的教会领袖们在这里面临更深的隐性试探,这样的试探特具危险性:

  “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 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1-23)

  主耶稣在这里讲论到某一类人,他们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很显然,这里所指的不是普通的弟兄姐妹,而是指那些具有属灵恩赐和事工活动能力的神仆们(教会领袖们),但这类人奉主的名劳苦做工,结果却是被主拒绝。真是可怕!

  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只追求的是表面的宗教性的工作(传道、赶鬼和行异能都是宗教范畴内的活动),但他们里面却并没有主的生命,甚至连真心悔改的心都没有,因为他们没有“遵行我天父旨意”,所以,“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

  三、教会领袖侍奉的自我动机省察

  最近看了麦卫真博士所写的《属灵领袖建造丛书之六:但你们不可这样》,此书分析了教会里常常存在着的两种类型的领袖,一种是仆人式领袖,一种是专权型领袖。

  仆人领袖的生命和安全感建立在基督里面,为了主的荣耀在教会里尽心服侍,以服侍信徒为乐;而专权领袖的生命和安全感建造在基督外面,为了自己的事业、成功、面子等私欲在教会里服侍,以控制信徒为业。这两种领袖具有两种不同的侍奉心态,产生两种不同的侍奉果效,归根到底是出于他们两种不同的属灵生命,两种不同的与主的关系,对比何等鲜明!

  麦卫真博士在本书最后提出提醒和警告:

  “绝大多数踏上侍奉道路的同工,都是出于爱神和感激神的心而做了这样的选择。没有谁一开始就存心利用神、利用人,做一个神不喜悦的领袖/同工。然而,我们或因自身的局限和欠缺,或因与神关系的不通透,没有常常活在神的光照中,或因群体中缺乏真诚的监督和透明度,或因……,以至于我们允许一些掺杂的动机存在心里,让我们侍奉的纯洁度打了折扣。”

  因此,回到圣经,环顾现实,坐在教会领袖位置上的神仆们,若不恒久靠主恩典谦卑警醒,就有祸了!同样地,身处教会现场的信徒们,如果盲目高抬教会领袖,不凭果子认人,只见领袖不见耶稣,同样也有祸了!

  ——本文来自《新盐约之声》微信公众号,作者:刘盐约。原题目为:教会领袖啊,你若不靠主恩典谦卑警醒就有祸了!—也谈“教会病了是因为领袖病了”

赞一下: ]
请遵守网络法规,不作恶意评论! 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查看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