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新春,游客狂摸霍去病所思

2019-02-12 作者:章以诺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我也要投稿

 

640-10.jpeg

 

         末民初,一位居住在中国内地的传教士,被一名当地的绅士请去行善,为一个全瞎的可怜乞丐治眼病。由于那乞丐患的是白内障,所以视力恢复得很好。治好之后,这位绅士又把传教士请去,告诉他,这个瞎子靠的就是他的瞎眼乞讨,现在失去了乞讨的理由,因此这位传教士要弥补这一过错,把他带回去雇作看门人。

 
        在1950年代初传教士被迫卷起铺盖走人,留下的医学事业长足发展,今天的中国,白内障只能算是小手术,基本上不会发生治好眼睛被埋怨的事情。但是在兰州五泉山,每天人潮如织,做一件事,实在令我担忧。
 
        不晓得是谁传谣开了个头,人们仪式感十足地去触摸刻有“霍去病”三个字石碑,念念有词道:“上摸摸,下摸摸,左右再摸摸”、“拍拍头,打打肩,捶捶腰,敲敲腿”。
 
        围观的市民,慕名而来的游客,有人统计,在人多的时候,十分钟内达200余人。仅仅因为,摸摸无妨,“就是觉得可以祛病消灾”的心理,“霍去病”三个字的黑色大理石已经被摸得很光滑,终于成为了一道奇葩的风景。
 
640-11.jpeg
 
        根据《汉武帝与茂陵》记载,霍去病之所以叫去病是因为他还没取名的小时候,有一次他娘把他带进宫找卫子夫,当时汉武帝病了很久,小朋友一看到四周大家都安静得不行被吓到了突然就哭了,结果把汉武帝惊了一下,出了汗,病好了一大半,所以汉武帝给他赐名去病。可是,这个被官封骠骑将军的霍去病却并不长寿。根据史料记载,霍去病去世的时候,年仅23岁。
 
        霍去病短暂的一生,虽然建立赫赫功勋,也不过是人。他万万没想到,一千多年后,竟然被这样无厘头的膜拜。不止是霍去病,拜关公的不知道关羽虽猛,却是被斩头的冤魂,初期流传是人见人怕的厉鬼,后来被利用追封为武圣。拜观音的不知道观世音是男是女,也不知道“观世音”为何犯了忌讳“神名”不保成了“观音”?
 
        据说,曹无伤、辛弃疾、康有为等这类名字的历史名人塑像也有霍去病式的遭遇。人们从来不理会建立塑像原本是纪念其丰功伟绩,只要蘸有人血的馒头。祛病祛病,却不问这是歹人还是烈士的鲜血?鲁迅先生的启蒙,百年无功,真是白费心机。 
 
        远处有,近处忧。这都21世纪的17年了,我的一个至亲的亲人,早年丧偶,一直一个人过。她病了住院,她的后人平时不怎么孝敬她,这次破天荒的跑了几十公里求“仙联”(巫婆)画符烧了一碗水,很有“孝心”的端到她的病床前。
 
        喝与不喝对她很大的挑战,临床都说,意思一下,舔一点不要辜负了“孝心”。但她是基督徒,若喝必然得罪上帝,若不喝又得罪后人。
 
        我的亲人,拒绝了,她敬畏上帝,她对后人说,耶稣说:无病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路5:31我需要的是医生;你们尽管不信上帝,要孝敬我就要尊重我的信仰;如果逼我喝了你们画的水,我的病会更重;人活一百岁也是死,这病如果要死,一辈子那么多苦都熬过来了,死也要死在上帝的手里,不能失去天国的位份。
 
        亲人晚年的经历是她个体的。这让我想到在争战的时候,比如文g e或者后文g e。在那些直接的反对被消灭干净,慢慢的连温和的谏言(建言)也被消失无声的时候;在接下来消灭那些不参与但也不赞美的人的时候;在最后连同鼓掌鼓得不起劲都会被消灭的时候……作为基督徒,我们会开口吗?我们会绝望吗?我们还会仰望上帝吗?《圣经》上明明说:“顺从上帝,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5:29)又应许说:“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太5:12)我们还会信吗?还会像初代基督徒那样认可殉道者的鲜血是福音的种子吗?
 
        我为有这样一位长辈亲人的行为感恩。她经历过基督徒在文g e的危险,在那个年月协助传道人藏《圣经》在火塘灰中也不上交。尽管生活多艰辛,她从不放弃信仰。现在她病重这两年频频入院,似乎祷告也不见康复的时好时坏。但她仍然笃信上帝,与摸“霍去病”三个字的人们背道而驰。尽管这拒绝会带来后人更多的埋怨,甚至直面“不孝”加重的孤独无助。但她选择了信靠神背起十字架来跟随祂。她持守了基督徒的底线,相信“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这是我们基督徒必须践行的持守。阿们!
 

【作者简介】 章以诺:旷野呼声作者,重庆垫江人。西安工程大学服装与艺术设计学院毕业,北漂三年,摆过书摊,做过演员,摄影师,参与过航空乘制服设计,归主后南下虎门创业,成功与失败之间曾赴川震灾区一年多。现居广东东莞,全职侍奉主。

赞一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