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虚假的悔改

2019-07-18 作者:汤姆·华森   
来源:只夸基督十架我也要投稿

640.jpg 

  认识真悔改之先,我先说明什么不是真悔改。有好几种假的悔改,奥古斯丁因此说:“许多人在悔改中被定罪。”神厌恶的是虚假的悔改,人在伪装的悔改中自欺。
 
  第一种虚假的悔改,是在律法面前的恐慌。人在罪中沉浸日久,终于被神捉住了,叫他看见自己正奔向绝迹,他苦恼极了。过了不久,良心的风暴吹过了,他平静下来。于是他认为自己已经真正悔改了,因为他经历了罪的苦况。不过,别被他愚弄了,这不是真的悔改!亚哈王和犹大,内心都曾苦恼了好一阵子。可是,方寸大乱的罪人和悔改的罪人完全是两回事。罪疚感足以产生恐慌,惟有恩典的融合产生悔改。若是痛苦烦恼足以叫人悔改,那么地狱里定了罪的人,都最该痛悔了,因为他们的苦况已年以复加。悔改,在乎内心的回转!人可以充满恐慌,但内心却没有转向。
 
  另一种假冒的悔改,是拒罪的决心;人可以立志发誓,却尚未悔改。“你说:‘我必不侍奉耶和华’”(耶2:20),这是个决志;再看看下面的话:“你在各高冈上、各青翠树下屈身行淫(或作“我在古时折断你的轭,解开你的绳索,你就说:‘我必不侍奉别神。’谁知你在各高冈上、各青翠树下仍屈身行淫。”)”(耶2:20)。她虽然隆重地订了婚,却与神若即若离,追随她的偶像。我们曾经看见一个人生命垂危在病床上,向神怎样苦苦哀求,若神医治他,他便如此这般;可是,他的心依旧充满坏事。在新来的试探里,旧人的心态显露无遗。
 
  决心离开罪恶,有几种可能:
 
  由于眼前的绝境。不是因为罪恶可恶,而是因为罪使他痛苦。这决心可能会消失。
 
  由于惧怕将来的厄运,怕死,怕地狱。“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府也随着他”(启6:8)。罪人知道死门当前,难逃审判台,他有什么不肯做?有什么誓不肯发?病床上发的誓,会因贪爱罪而背誓。情急之下的决志誓言,万不可靠;它在风暴中发起,在风平浪静中消失。
 
  第三种假冒的悔改,就是离弃恶习。我同意离罪是重大的举动。人视罪如宝,宁肯不要孩子,也不愿放弃情欲。“我岂可……为心中的罪恶献我身所生的吗?”(弥6:7)人可以离罪,却没有悔改。
 
  人可以离开某些罪,却仍保留其它罪。正如希律王多方自我革新,却丢不下乱伦的罪。
 
  人会放弃旧的罪,为要享受新的罪,好比辞掉旧佣人,请个新佣人。这是罪的更替。罪更换了,心却仍然未改。人少年做浪子,老来放高利贷。奴隶被卖给犹太人,犹太人又把他卖给土耳其人,主人换了,他却仍旧是奴隶。因此,人可以从一件罪转到另一件罪,他仍旧是罪人。
 
  人离罪可能不是来自恩典的能力,而是来自利益的考虑。他看出这罪虽然畅快,却对他有损,使他信誉有亏,或对健康不利,令财产损失等等。这样,出于谨慎的盘算,他放弃了这罪。
 
  真正的离罪,是恩典的动力贯注人心,叫罪行止住,好比光线注入,黑暗便止住了。
 

赞一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