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小品;《宽恕》

2012-05-25 作者:未知  
来源:中华论坛我也要投稿

卡嘉倒茶。
提摩菲:谢谢,亲爱的。(心事重重的喝茶)
卡嘉拿出一样小礼物:亲爱的,圣诞快乐。
提摩菲心不在焉地接过来:哦,谢谢。(意识到什么)噢,亲爱的,对不起,我忘了给你准备礼物。告诉我,你想要什么礼物。
卡嘉:没关系,以后再说吧。
提摩菲:不,不,还来得及,告诉我,该给你什么礼物。
卡嘉:不必了。
提摩菲:不,一定,我一定要送你样满意的礼物。
卡嘉:真的吗,提摩菲。
提摩菲:是的,你要什么?
卡嘉摸摸桌边一直空着的一把椅子,椅子前放着一只空碗。
提摩菲:怎么,你要这把椅子?这可不行,亲爱的...
卡嘉:我不是要椅子,我是要这把椅子的秘密。
提摩菲:不,亲爱的,别逼我告诉你我不能说的事。
卡嘉:可是,我们作了这么多年的夫妻,我甚至不能分享你的秘密,这不公平。
提摩菲:没什么不公平,不能说就是不能说。
卡嘉:就是不公平,多少年了,这把椅子横在我们中间,谁也不能坐它,甚至打扫的时候不能把它动动地方。还有这只碗,你要它一直摆在这里,究竟是要干什么?提摩菲:不要为难我,这见事我无论如何不能说出来。
卡嘉:那我就要问你,直到你回答为止。亲爱的,我是你妻子,你应该对我说实话。提摩菲:说实话,不,这样的痛苦的事实,还是我一个人担负的好。
卡嘉:提摩菲,我爱你,你说这是痛苦的我就更要知道,把痛苦分开由两个人承担那痛苦不就小了吗。告诉我,亲爱的,多年的夫妻你该知道我有足够的坚强。
提摩菲:你担负不了我的重罪!
卡嘉:可你没有权利隐瞒,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一直为这个痛苦着吗。我不能再忍受了。
提摩菲:奇怪,三十三年了,你不是一直都在忍受吗。
卡嘉:因为我一直希望有一天,你会自动说出来。来到西伯利亚的人都不是单独来的,他们都带着自己的罪过来,他们都经过很长的时间才肯吐露自己犯的是什么罪,可是你沉默的时间比谁都久。
提摩菲:你想知道什么!
卡嘉:我想知道在白天扰乱你,在夜间让你失眠的是什么,在梦里使你喊叫的是什么。
提摩菲:你会害怕的,我要是说了你会害怕的马上逃出这个家的。
卡嘉:不会,只要那见事发生在过去,你现在没有继续这着它,我决不离开你。
提摩菲:我是杀人犯。
卡嘉:什么,你说你是...
提摩菲:杀人犯。我杀了一个人。
卡嘉:...我很早就感觉到了,你的悔恨是这么的深,我就想一定是很严重的事。来,提摩菲,把一切都说给我听好吗。
提摩菲:...我九岁就失去了母亲,十岁时父亲又死了,于是父亲的哥哥,我的伯父作了我的监护人,我的伯父很穷,我们家却非常富有,但是自从我的伯父作了我的监护人九年以后,我几乎成了乞丐,而我伯父却成了一个大富翁,他并吞了父亲给我的遗产。我恨他,我明白了真相以后恨不得马上干掉他。我学了射击,然后就去找他,他见到我马上就明白我是来干什么,我要拿回我的财产,他一直在冷笑,于是我们动手了,是他先开的枪,可是我的枪法比他的好。
卡嘉:...他死了吗?
提摩菲:他当时还没死,我杀死他是后来的事,那时我已经在监狱里了,他们把他送到医院,把我关了起来,就这样,虽然我们距离很远,我还是杀死了他。
卡嘉:怎么...
提摩菲:出事后几个星期就是圣诞节了,圣诞夜牧师到监狱来找我,是伯父请他来的,伯父一直在生死之间挣扎,我射的子弹离他的心脏只有一寸。牧师恳求我说,‘饶恕他吧,你如果不饶恕他,他一定会死的。’...我那时虽然还很年青,可是我懂得一个人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时候需要的是什么,我没有给他,我宁愿他死,于是我对牧师说,‘我决不饶恕他。’就在那个圣诞夜,有人通知我说我的死罪被沙皇赦免了,改为发配西伯利亚,我和许多犯人一起被塞上火车,以后发生的事正和牧师预言的一样。
卡嘉:牧师说什么?
提摩菲:我说过我不宽恕之后,牧师说,‘你也许不久就可以离开这个监狱,可是你会永远是个被监禁的人,被上帝监禁的人,你的生命里再不会有复活节了。’后来,每年到了复活节,当所有的人开始等待那个礼拜天的时候,我就会听见上帝的脚步声,他来了,不过又走了,刚才我听见你的脚步声,还以为这次他到底是来了。
卡嘉:谁,上帝,你是说上帝亲自来?
提摩菲:是的,他亲自来。
卡嘉:你知道,提摩菲,人家都认为你很奇怪。
提摩菲:别人怎么看我我不在乎。
卡嘉:可是你怎么会这样的。
提摩菲:因为我知道是上帝对我的看法。
卡嘉:你知道人家不光在想,也在背后说你。
提摩菲:上帝也在说。
卡嘉:跟你说吗?
提摩菲:去年夏天,我正坐在外边院子里,深深的考虑我自己的问题,我想到了过去,现在,我在这里有了房子,有妻子,有了生意和产业,这时我想到上帝,我的主,他是如何贫苦地来到这个世界上,他是为我们而贫苦的,我心里想:主啊,如果你到我们这儿来,来敲我的门,我一定不会让你在马棚里过夜。就在这时候,他对我说话了。
卡嘉:谁?
提摩菲:主,我听到他的声音,“我要来,提摩菲。”
卡嘉:你那是在做梦吧,提摩菲。
提摩菲:我真的听见了。
卡嘉:是亲耳听见的吗?
提摩菲:是我心里听见的,我听得清清楚楚。从那以后我就在桌旁放上这把椅子,在桌上放上这个碗,主将要坐在这里,用这个碗吃饭。
卡嘉:...一切都会好的,提摩菲。
提摩菲:是的,我们之间会好起来的。
卡嘉:你和上帝之间也会好起来的。
提摩菲:唉,等待,总是等待,多么难过的等待啊。
卡嘉:提摩菲,今后我陪伴着你,从今晚开始,从这个圣诞夜开始,我们一起等待他。
提摩菲:牧师说过,我是被上帝监禁的人,我再不会有圣诞节。
卡嘉:那只是牧师说的,上帝并没这么说,上帝说话和人不一样,很不一样。
提摩菲:又来了。
卡嘉:谁,...别那么紧张。
提摩菲:听,又是那种叹息声。
卡嘉:那是暴风雪呼啸的声音。
提摩菲:不,不是。是那脚步声,正向我们这儿来,你没听见吗。我得出去看看。
(提摩菲出去。)
卡嘉:我怎么才能把他从痛苦的深渊解救出来呢。他究竟是谁的俘虏,主啊,他是你的俘虏吗?圣经上说:当上主释放俘虏的时候,我们将如同梦中的人儿一般,我们的口中将充满喜乐和赞颂。
提摩菲的声音:站住,小偷,你在我的院子里鬼鬼祟祟地干什么,走,到屋子里去,我要把你捆起来,交给警察。
卡嘉:提摩菲,你怎么这样对待一个孤苦无依的人,他是这么老了。
提摩菲:小偷也有年老的,这老头子正要钻进我们房子的时候被我抓住了,他一定以为我们都去教堂了。
卡嘉:放开他吧,这可怜的人。提摩菲,放开他吧。--老人家,不用害怕,请坐下。
提摩菲:你想干吗,卡嘉!
卡嘉:干我们应该干的事,他几乎冻僵了。多冷啊,您一定躺在雪里有很久了。
提摩菲拿开那把椅子:在椅子不是给你的。
卡嘉:请你客气一点吧,你看他多么可怜。
提摩菲:可怜之人必有可气之处。
卡嘉:提摩菲。
老人:对,真的太对了,岂止可气,是可恨,可憎恨。
提摩菲:象你这样穷苦潦倒的人多半是自做自受。
老人:你认得我吗,先生?
提摩菲:你?哼,不敢高攀。
老人:原谅我,先生,你说我有罪,我还以为你认识了解我。我真的是一个有罪的人。
卡嘉:原谅他吧,老人家,他不是这个意思。
提摩菲:我就是这个意思,你离开这把椅子远点!
卡嘉:这里也有位子,老人家,坐到火炉旁烤烤火,您会舒服一点。您饿了吗?
老人:谢谢你的好意,可惜我是个罪人,不配接受你的爱护,也无法报答你,也许上帝会报答你的。
卡嘉:不,老人家,请不要走。
老人:我的路还很远呢。
卡嘉:但在今夜,你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在我们这里你应该吃饱,请您坐下。
老人:不,我的目的地很远,我已经走了四十年,还没看到尽头。
卡嘉:四十年?
老人:四十年,总是在走,总是在找,象人在找丢失的灵魂,象人在找上帝,在找一颗心。
(卡嘉把老人按在一把椅子上)
提摩菲:我们都在找一颗心,可不是在别人的家里找。
老人:对不起,我大概是冻糊涂了,闯进了你的院子。
卡嘉(看一眼提摩菲):今夜有很多人都在找一颗心。
老人:可没人象我这么迫切,我要找的是一颗憎恨我的心。他恨我,是因为我的罪过。你们不会明白的,只有面临过死亡的人才能了解,你们听说过吗,人要死的时候有一盏灯,人就能看见他从没有看见过的事,真可怕。
卡嘉:那你一定离死亡很近过。
老人:只有一寸。可是今夜我离死亡更近了,我被暴风雪吹倒了好几次,我倒在地上祷告说:主,求你让我在和平中死去吧。哦不,我不配死在和平里,可是在我们的生活里哪一件事情不是你的恩惠。突然间,一切变的光明起来,我还以为是死亡的灯,可是不是。一个声音对我说,“你站起来,我要你在我的位子上哄暖你僵硬的身体,我要你从我的碗里充饥。”
提摩菲:你在说胡话,你一定离死不远了。
老人:只有一寸。不过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所遭遇的是另一种死亡,是一种没有宽恕的死亡。这死亡是出于一个恨我的人,上帝把我的平安放在他手里,可是他不肯给我。现在我的平安仍然在他手里,四十年来,我就是在找他。
提摩菲(看了看自己的手):你找的,是这双手吗?
老人(看了他很久):不!现在请让我走吧。谢谢你们的爱护,我无法报答你们,你们看,我的手是空的,无法报答你们,让上帝报答你们吧。
提摩菲:别走,你再看看我的手!
老人:不,你的手和我的一样,也是空的。再见了,祝你们平安。
(老人下。提摩菲愣在那里,片刻,追了出去)
提摩菲:伯父,伯父!
卡嘉:这是在梦里吗?真象在梦里一样。
提摩菲:卡嘉,我的客人来了,终于来了。伯父,你的目的地到了,这把椅子等了你七年了,你走了四十年的路走完了。
卡嘉:是的,老人家,你的目的地到了。提摩菲,你的监禁期也结束了,你的复活节到了!(对提摩菲和老人)祝你们复活快乐。
三人谢幕:祝大家复活节快乐!

赞一下: ]
请遵守网络法规,不作恶意评论! 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查看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