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你欠上帝一个爱的回复! 一一连载之三

2019-06-16 作者:勺勺.天爱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我也要投稿

 1.jpg

  付恩典牧师经常去巿图书馆五层楼的阅览室查阅一些资料。

  在五层的这间图书阅览室里,付恩典牧师无意之中注意到了一个郁郁寡欢的花季少女。

  在付恩典牧师的眼里,那是一个很特别的处在花季中的少女。是的,那是一个很特别的少女。

  那个花季少女,经常坐在阅览室靠南的那扇落地窗下,她独自坐在那个角落里,看上去似乎有意又分明是无意识地翻看着一本什么书,而更多的时候,付恩典牧师总是看见她面向着窗外发呆,神情寡淡,闷闷不乐,沉思,默想着什么……那目光,那眼神,分明是濡湿的,被伤感的泪水一点点地浸洇着……

  付恩典牧师在一排排,一架挨着一架排列有序的宛如山墙一般耸立的书柜中翻找搜寻着他需要的书……每当他在如林的书籍中翻找一一番,之后仰头转换另一面如墙耸立的书柜时,他探寻的目光便会朝靠南的落地窗那个角落,那个角落中独坐一隅的与孤独相伴,发呆,沉思,郁郁寡欢的"特别的少女″扫瞄几眼。

  付恩典牧师禁不住在心里暗叹:这是一个多么有别于其他少年人的不同寻常的少女啊!她没有像其他所有的大凡进到这个阅览室里的读者一样,在阅览室大厅内耸立的各种类别林立的书架上寻找到自己需要的书之后,接下来便会规范地坐在阅览室大厅中央划分的"阅览区″中的座位里,于那一排排的排列有序的书桌前看书,做笔记,或者是借助图书馆公益网络上网学习。她显得是如此的另类,她总是从书桌间搬一张靠椅,从"阅览区"一直搬到大厅一侧的那个靠南的角落里,然后坐下来,然后孤独郁闷地枯坐一整天……

  她应该是花季中的少女,14岁?亦或是16岁?那头上看上去分明是经常打理变换的不同样式的发型,以及点缀在发型上的漂亮的小发饰,显得多么可爱纯情!可是那一张花季中的稚嫩的小脸儿上的神情,与她头上漂亮的花饰是多么的不协调!那张花季中的小脸儿,那还没有在岁月的时光中完全舒展开来的五官,却过早成人化的浸染上了世俗的伤悲苦痛。那双秀气的眉毛拧在一起,那双大眼睛看上去暗无光彩,还有那成天紧紧抿着的小嘴巴,铁紧,如同她那旁人难解的心思。

  付恩典牧师断定:这个花季中的少女,身上一定有故事!

  付恩典牧师决定尽快的接近她!

  这个时期正值炎热的夏季,虽然图书馆里全天开放冷气,而当灼灼的夏阳隔着落地窗玻璃投射到室内,大凡靠近窗前被夏阳投射的人,多多少少会感受到有些燥热。

  付恩典牧师走近"特别的少女″常坐的那个角落,将落地窗一侧的垂挂的窗帘打开,缓缓拉至落地窗的中央位置,以便遮挡住外面投射进来的半窗的夏阳。

  他看了看对于他的举动似乎是毫无知觉,依然一动不动地枯坐在那里发呆的"特别的少女"说:

  "坐在这里很晒人的,你换另一个位置坐吧?″

  那个"特别的少女"毫无反应,脸上没有呈现出任何的表情来。那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却又分明在向外界在向付恩典牧师传递出一种信息:我听到了你说的话,我懂你的意思,但是,我对于你的建议提示不予理睬!

  "特别的少女"以没有任何表情的这种姿态,拒付恩典牧师于三尺之外!

  付恩典牧师第一次近距离接近"特别的少女″没有收到任何的效果,但他在心里更加坚定了要接近这个"特别的少女"的念头!他想,不为别的,单单就为她的那一双含幽,含悲,含着深深的忧伤,噙着浓浓苦楚的眼睛,所折射出的内心深处的难解的伤痛!

  因为,处在人生的低谷,正是人认识神的时候,也正是人迫切的需要神的时候!

  付恩典牧师决定尽快尽早地找机会甚至创造条件来接近她!了解她!帮助她!

  ”特别的少女"拿起她的水杯出了阅览室大厅,向右一转,去走廊尽头的那个开水房打开水了。

  ″特别的少女"整天不与任何人说一句话,她走路是轻轻的,像微风吹过,似云絮飘逸,无声无息。

  不久,蓦然地从走廊尽头的那个开水房里传来几声"嘭嘭"的爆响,随之传来女性的惊骇的尖叫声。在开水房那溅射一地的玻璃杯碎片渣滓中,受惊的"特别的少女"满脸通红,呆怔在那不知所措!刚才用水杯打开水的时候,她思想着什么恍惚之中没有留意到手中的水杯已经顷刻之间灌满了开水,滚烫的开水由水杯中四溢而出,直到手指被烫时她才发现,旋即丢下了烫手的那个水杯……

  闻声从过道旁洗手间里出来的付恩典牧师,见状忙以命令的口吻命令她赶紧去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用凉水冲洗被烫伤的手指,他则忙着麻利地收掇开水房地板上的玻璃碎片。

  "特别的少女"从洗手间湿着两手回到了阅览室大厅靠南窗的那个角落,坐在她的那张椅子上,瞅着被烫红发肿的几根手指,她的脸上神情漠然,毫无怜惜之意。

  付恩典牧师将他刚刚跑出去买来的一瓶冰冻矿泉水以及一块湿毛巾递给她,指导她将毛巾缠着被烫的手指用冰水冷敷,有镇痛消肿的作用。

  她迟疑着不接,但她首次向付恩典牧师启开小嘴轻声地说了一声"谢谢!″嗓音清丽悦耳,宛如三月清丽细柔的微风。

  付恩典牧师再一次接近"特别的少女"时,他将手中的一本基督教理论书,试探地递给她,里面夹着一张折叠的四开打印纸,以及一只笔,那张折叠的纸上,他在最上面写下几行小字:

  "你看这一类的关于宗教信仰方面的书吗?如果你以前从没有读过接触过,我推荐你现在马上看看这类的书! 信仰会帮助我们生活得更好! 

  在这里不方便谈话,我们笔谈吧!″

  "特别的少女"接过那本书,看完书中折叠的那张纸上付恩典牧师写下的那几行字后,她沉思了几分钟,之后,她在付恩典牧师写下的那几行字的下面,写下了她对付恩典牧师的回复。然后,她将纸笔递给付恩典牧师。

  付恩典牧师接过来,上面回复说:

  "我不看这类的书,我没有兴趣看这里面的任何一本书。"

  "为什么???″

  付恩典牧师赶紧将他早已生发的关于对她的疑惑与关心转变为几个大大的问号,回传给她。

  她湿了两眼,她无声的落泪了。

  她颤抖着手在纸上写道:

  "因为病,因为绝症。因为家族遗传的一种世界上罕见的病!目前医学界也没有下定论这种病究竟是一种什么病,医院对于这种病,更没有可行的医治方案!″

  付恩典牧师在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她果然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

  付恩典牧师马上回复道: 

  "如果哪天你方便时,我带你去教堂里看看吧,教堂里有许多身患各种疾病,以及心灵疾病,还有处身在生活中遭遇到了各种痛苦的人们,他们进了教堂,通过祷告,将自己的各种伤悲交托给神,然后仰望他,信靠他……最后,身心灵的疾病,以及各种生活中的痛苦,都能够在神的帮助下得以医治和化解。教堂的本质,就是宽容,接纳,施予,和拯救!"

  她看着,细读着纸上付恩典牧师回给她的那长长的一段文字,大而空洞的眼睛里倏然地跳跃出几团明亮的光彩来。

  她抬起头来,仰着脸儿目光深深的看着面前的付恩典牧师:

  "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也是……病人吗?″

  "不,我是教堂的牧师。"

  想了想,付恩典牧师又补充道:

  "其实,天下的任何一个人都是病人,都需要进教堂进行治疗!接受身心灵的治疗!是的,我也是一个病人,我是正在接受治疗的一个病人!"

  几天后,付恩典牧师终于带"特别的少女"尹娜进了教堂。

  第一次走进教堂的尹娜,立即被教堂里的那种充满了爱,充满肃穆的氛围所拥抱。她喜欢这种氛围。

  尹娜好奇地看着那些正一脸虔诚地或默然或是轻声地做着祷告的众信徒们……她好奇地打量着教堂里的墙壁上悬挂的那些充满爱和真理的字幅:

  "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于灭亡,反得永生。″

  ……尹娜这里看看,那里看看,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令尹娜感觉新鲜,感到惊奇与欣然,与此同时,她的心里生发出深深的感动与感慨:这是一个多么美好多么美好的地方啊!我怎么就没有早一点来到这里呢?!

  付恩典牧师将尹娜带到了救世主耶稣基督上十字架的画像面前。

  付恩典牧师向尹娜讲解着"主耶稣基督上十字架″贯穿整部《圣经》的内涵和其中的爱的深蕴。他说:

  ″十字架是基督福音的核心;十字架里面隐藏着救恩与永生!"

  端详着十字架上流血受死痛苦不堪的救世主耶稣基督,尹娜两眼乍红,泪水奔涌而出。

  付恩典牧师告诉她:因为人类的罪,神差派他的儿子耶稣来到这个充满了罪的人世间,最后,在他33岁的那一年,上了十字架担当了全人类的罪,从而为世人预备下了救恩。人类如果接受神的儿子耶稣作为个人的救世主,并且承认自己所犯下的罪,最终悔改归向神,人类就会罪得赦免。因信称义因耶稣基督的宝血涂抹了人类的过犯的人(基督信徒),便能够出死入生,得到永恒的生命!当多年后结束地上的生活后,叶落归根,从而住进光明美好的永恒的天国里!

  尹娜在众多的信徒中回望付恩典牧师,她深切地告诉付恩典牧师,她很喜欢这里!教堂给她的感受,就像是她冥冥之中想象的美丽的天国!谢谢你带我走进教堂!引领我认识了主耶稣基督!

  "耶稣爱你!″

  付恩典牧师轻扶她的双肩,满脸欣慰。

  尹娜第一次参加完教堂的主曰崇拜聚会后,询问送她回家的付恩典牧师一个问题:

  "在这里,我看到了好多听说曾经患过各种疾病的信徒,他们有的曾经患过精神病,有的患过各种癌症,还有的是因为吸食毒品……后来,他们大多数都渐渐的康复了!是不是所有的病患者,只要信了耶稣,身上的病,就会得以康复呢?"

  付恩典牧师沉思着,缓缓地回答她: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我只能依靠《圣经》告诉你的是,神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不同的计划,神在诗篇139篇15节至16节中告诉我们,`你的出生不是一个错误,也不是偶然,因为你命中所有的日子都已经被记录在我的生命册上了。'使徒行传17章26节的经文中,神也向世人表明:`你的出生之曰和你可能生活的地方都已经被我决定好了。'″

  尹娜若有所思,她将她的右手掌伸到付恩典牧师的面前,幽幽地说:

  "曾经有几个懂得看手相的人,他们先后都看过我的手相,他们几乎异口同声地告诉我,说我的生命线在人生的青春期阶段那断了,这表明我的生命只能够活到青春期阶段。是不是这样的呢?"

  付恩典牧师握着尹娜的那只手,带她走到长江边的那段观光桥上,他说:

  "我们一生的年月,都在神的手中。你的病也许能够得以康复,也可能最终……好不了。有许多虔诚的信徒们他们的疾病最终也没有康复。对于真正意义上的信徒来说,灾兮福兮都是神的祝福。他们从而表现得从容而坚强。神是公平的,即使我们有时候因某件事情困惑,不知道原因在哪里,我们只能认定这是神的主权,天下没有人能够过问神隐而未现的旨意。苦难,使人的生命得以成长成熟,神用千万个不同的环境来改变我们,神也用千万个不同的患难来试炼我们!一切的经历是为了使我们亲近神,去经历神的同在!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只是一段暂时的旅途,我们应该弃绝会腐化的这个世界,而全心地仰望我们头上的永恒的天国!"

  付恩典牧师说:

  "作为基督徒,我们最要学习的功课之一,便是顺服!钉十字架是主耶稣基督为我们做成的,而背十字架,则是归在主的名下的我们信徒们负责来经历与体现的!什么叫`背十字架'呢?顺服神的带领,就是背十字架的功课之一!感恩天父赐予我们的每一天,顺服天父,听从天父的教导,完成天父对于我们一生的命定!这样,就是背十架,走在荣耀的通往永生的天路上!″

  尹娜按响了家门口的电子门铃。

  尹母趿拉着拖鞋过来为女儿尹娜开门。

  如同以往一样,尹母打开客厅的大门后,便习惯地顺下目光掉过头去,径直去厨房,也或者进卧室,或是去阳台上忙碌着什么。尹母与尹父早已经习惯了不再与女儿的目光对视。自从五年前尹娜12岁在一场病中作全身检查,发现出她不幸遗传上了这个家族中罕见的不治之症后,他们一家三口彼此对视时,他们分别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到了无言无尽的悲哀悲恸和悲凉!三张脸上浮现的是同一的久久化不开的苦涩和痛楚。

  尹娜进门换鞋时,冲妈妈的后背扬声道:

  "妈,我好想吃竹笋炒肉丝,我刚才回家时在超市买了几斤竹笋,看,晚上炒了吧!"

  尹娜换好鞋后奔进厨房,冲在厨房水池里正洗着莱的妈妈扬了扬她手中提袋里的几根竹笋:

  "妈妈,我要吃竹笋炒肉丝!"

  尹母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女儿,她呆愣住了,仿佛面对的是一个陌生人。

  尹父听到了女儿的声音,他简直不相信他的耳朵,正在阳台上为花花草草浇水的他忙从阳台上奔了进来,他惊愕地盯着刚刚回到家中的女儿,张开了嘴巴,嘴角"啵"的一声,正吸着的大半截香烟一下子滑落了下来,手中浇花用的花洒进屋前忘了放在阳台上,此时还拎在他的手上,那水洒中的水流了一地……

  尹娜发觉出了父母的异样,她很快从父母的异常的神态中意识到她自己的变化,她低头一笑,有些羞涩不好意思地冲父母做了一个吐舌瞪眼调皮的鬼脸儿,进了她的卧室。

  尹父尹母在厨房里愉快地忙碌着晚饭,他们彼此用惊奇的目光交流着彼此的惊奇与不解,随之夫妻俩又头挨头的激动地交流着猜侧着什么……

  这个家,又恢复了五年前的那种欢快温馨的家的氛围,尹娜清亮甜润的嗓音又开始在家中的这里,那里的回旋回荡着……

  "爸爸,来我的卧室帮我钉一个挂字幅的钉子!快点,我亲爱的老爸!″

  "妈,我放在床头柜中的那一个粉色的发夹怎么不见了?!"

  ……

  尹娜心情愉悦地在家里忙这忙那,爸爸妈妈的叫喊个不停。

  五年了!"哑″了五年之久的尹娜,时隔五年之后的今天,终于又"铁嘴"开了"金口"!

  一家三口围着桌子吃饭时,尹母尹父因为女儿尹娜异常开心的表现,他们条件反射地也相应地表现出他们舒心亢奋的神态来。他们因女儿尹娜的快乐而快乐!

  尹娜说:

  "爸妈,我今天去教堂参加聚会了!很是开心!应该说,是特别特别的开心!!"

  尹娜贴心地为爸妈分别夹上他们爱吃的菜放在他们的碗里。尹娜说这话时,秀眉舒展,脸上泛着少见的快乐的光华,神情舒畅。

  "教一一堂?!教堂是干嘛的?!″

  尹好奇地瞪大了两眼,嘴里停住了咀嚼。

  尹父悄悄地用他的手肘轻轻地碰了碰尹母的手肘,说:"就是那个什……什么宗教,是的,宗教。"

  尹母停下了手中的筷子,一脸的惑然不解:

  "这个啥教……堂,是做什么的?"

  尹娜懂得妈妈的这句询问句的后续指的是什么,妈妈不明白"教堂″"宗教"究竟是个什么概念。此前,对于"教堂""宗教″她也是闻所未闻,从未听到他人的提及,当然更不了解其深广的含义。

  尹娜将今天去教堂参加聚会时,所看到的,所听到的一切的一切向爸爸妈妈讲解着,她说,教堂的本质,就是宽容,接纳,施予,和拯救!教堂,就是神在地上的家!

  尹娜兴奋道:

  "我今天去教堂参加聚会时,遇到了许多曾经患过各种疾病的人和遭遇各种磨难的人,他们说,自从信主后,疾病得到了医治,内心也获得了更大的平安……!″

  尹母听到这里,一脸的惊讶与难以置信,她转头瞄几眼尹夫,说:

  "这难道是真的吗?天下哪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呢?!″

  尹夫也摇头不解:

  " 如果人的疾病都能够在教堂里得以医治,那还要医学医院干嘛?″

  尹娜说:"付恩典牧师告诉我说,世界各国最伟大的救济团世界红十字会的旗帜,就是以`十字架'为徽号,为什么?这是因为十字架是主耶稣基督为全人类钉死在其上而成为救人的标志!而医学界使用"蛇杖″,作为医学的标志,也是源于《圣经》里的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叫摩西!"

  尹娜说:

  ″我们人类的各种疾病,在医院得到了救治,是出于神的爱:医院看不好医治不了的疾病,最后进教堂祷告寻求神的看顾与祝福后得以康复,也是出于神的爱!我今天去教堂第一次看到了《圣经》这本书,《圣经》就是神的话,神借着《圣经》告诉我们世人,这个世界是他创造的,这个世界是救世主耶稣基督用权能的命令托住的,所以天下所有的一切都在神的掌权之中,一切也都在神的护理之下……″

  尹母听着听着感觉像是在云里雾里打转转,昏头胀脑的不明所以,她叨叨着,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一个什么神呢?我怎么看不见呢?!

  尹父赶紧用眼色制止了妻子的这种反对有神的叨叨,他的意思是,只要女儿高兴,只要女儿有一种精神上的寄托,随她去信!再说,宗教都是引导人归善向上的,不是什么坏事,信信也无妨。

  "哪里有什么神呢?"这一句问话,在第一次随同付恩典牧师去教堂的路途中,尹娜也这么询问过付恩典牧师。

  付恩典牧师反问她:

  ″家,有人打理,饭,有人做,工作,有人完成,想想看,我们的生活中许许多多这样的很简单的事情,我们都会相信,都会承认,也都会肯定这些事情如果不经人的手,不经人的操控,是不可能完成的以及存在的。那么,地球和宇宙,这么精致与神奇,难道是自然天然存在的吗?难到就不会相信,天地之间确是有一位伟大的创造者,创造了这一切,同时也在管理着这一切吗?!″

  自从那次被付恩典牧师带进教堂参加聚会,感受到了那里的基督大爱的氛围,认识到了真理,开启了昏闭的大脑后,尹娜此后开始天天参加教堂慕道班的学习。

  尹娜一天天的变得温情温润喜乐了起来,以扫往日的忧郁烦愁苦痛和寡欢,尹娜变得更加热爱生活了!她热爱生活中的一切的一切!尹娜更加爱笑了,笑声清亮甜美富有感染力!

  随着属灵的知识不断地增加和丰富,尹娜渐渐的懂得:人生的一切重大的经历,天父旨在唤醒人的知觉,使人对生命重新认知与提升。这种认知与提升,最终是在基督里完成重新造的生命,然后,新的生命将被提升到天父永恒的光明荣美的天国里……

  付恩典牧师带尹娜到江滩上放风筝,看着身穿蓝白色相间长裙的尹娜,在沙滩上欢笑奔跑笑靥如花笑声甜美,齐脚踝的长裙被风掀起,宛如旗帜一般飘展轻舞飞扬……花季中的美丽的少女尹娜,天父爱你! ……付恩典牧师举起了手中的手机,拍摄下尹娜欢快欢乐的美好情景……

  尹娜每天捧读《圣经》,她细细地品味咀嚼着每一段经文中的深意。

  尹娜17岁生日的这一天,她在新买的日记本上写道:

  "以前没有信主时,我昏头昏脑糊里糊涂的过日子,对于人生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信主以后,当我用属灵的眼光去看待周围,看待生活中的一切时,我发现没有基督信仰的人,他们的生活光景是多么的可怜,可悲和可叹!走在大街上,我打量着世俗中的人们,他们的脸上呈现出的是同一的冷漠,抱怨,焦急,失望,怨恨,无奈,伤痛等等。

  一个人的强大,不是在遭遇磨难,疾病时,对人,对事,对物态度生硬,冷漠和怨恨,而是在基督的爱中,渐渐的滋生出感动,温情,坚定和喜乐的力量来!

  感谢天父拣选了我!使我有幸成为他的女儿!在圣灵的引导下,我与主耶稣基督有着真实的真切的生命的互动!

  求主耶稣加给我更多的力量,帮助我好好地了无遗憾地走完余生的路!″

  尹娜一边参加教堂里的慕道班的学习,一边大力地向外界传递福音。她抱着一摞摞的福音单张,走大街,穿小巷,进出各种各类的生活场所,她笑意盈盈地向大凡遇上的人一一发送着她手中的福音单张,每每手上发送出一张福音单张时,她的嘴里便也同时向对方送上祝福:"耶稣爱你!"

  第二年的春天,尹娜病倒了。

  付恩典牧师来到尹娜住院的病房探望病中的尹娜。

  尹娜昏迷昏睡不醒。病床上的尹娜消瘦不堪,那曾经经常打理的不时变换的美的发型不见了,枕头上,尹娜的头部,寸发不生。

  付恩典牧师难过地握着昏睡中的尹娜的一只手,他这才明白,以前为什么尹娜的发型总是不断地变换,那不断变换的发型上常常点缀着可爱的小发饰,原来,是疾病,使她的头上寸发不生,原来,是花季中的爱美的少女,借助于义发,来呈现出她追求生活中的美!她一直不肯,不情愿,不甘心向生活低头,向生活裸露出她的不堪和苦痛! 

  一个多么脆弱而又坚强的少女啊!

  付恩典牧师潸然泪下。

  ……从这一场连续四天的昏迷昏睡中抢救醒转过来的尹娜,她深深地感到,属于她尘世中的日子不多了。然而,她显得反倒是出其的冷静,镇定,平和与安祥。

  住院的过程中,不能照常去教堂参加聚会了,尹娜便在网络上搜寻着关于基督信仰方面的信息。有两则历史记载信息一下子跃入了她的眼帘:

  1866年,一艘英国的轮船,在法国比斯开湾失事,船上的基督教信徒们在轮船下沉之际,他们没有惊慌恐惧,而是安祥,安定地同声高唱着基督教赞美歌曲《万古磐石为我开》这首歌:

  "万古磐石为我开,容我藏身在主怀……″

  最后,他们安然无惧从容不迫地随着轮船沉没…… 

  另一则历史记载信息是,"铁达尼轮船"沉没时,船上的1600名人员镇定如常,他们肃穆地合唱着《更加与主接近》这首歌,从容安祥地随船沉没,投入了主耶稣的怀中……

  读着这两则历史记载的信息,尹娜的面前慢慢地形成了两个令她为之动容的画面,这两个感人之极的画面,令此时阅读这两则历史记载的尹娜感慨万端泪流满面。当世俗的人在死亡的面前恐惧不安战战兢兢不能自己时,基督徒们则是异常的安定,超然的安详,甚至是欢欢喜喜地迎接着自己在基督里的新生命的开始!他们之所以能够如此平静,平和,如此安定,安祥,从容地面对世俗中的死亡,是因为,他们早已经归回在基督里得救了!是因为他们已经在尘世间寄居的那些或长或短的日子里,为自己预备下了永恒的生命!

  ……

  半个月之后,尹娜再一次陷入昏迷之中后再一次被抢救醒转过来时,人,已经虚弱得不能开口言语了。但这个时期的尹娜,看上去显得从未有过的安然和喜乐,她感觉她的耳边最近这两天,一直有一种道喜声在萦绕着她:

  "庆祝你获得了永生!庆祝你获得了永恒的生命!天父爱你!天父安排我们接你回天家!接你回天家!……"

  尹父,尹母,他们一左一右地拉着尹娜的两只手哽咽不止,虚弱中的尹娜,仰脸儿看着床头前的爸爸和妈妈,她的脸上,显现出一份对父母的担忧,她一字一顿道:

  "……亲……爱……的爸……妈……不要……为我……伤……心!……我已……经……得救!……我有……永生!……可爸……妈……还……没有……得……救……我只……盼……盼着……我……们……在……天……国……里……相……聚……″

  尹娜在这一天的深夜里,静静的深深的永远的睡着了,那脸上,呈现出一派安祥,恬静,舒朗的笑容。

  付恩典牧师赶了过来,他立身在尹娜的床前,静静地看着安然入睡的尹娜:

  "娜娜,天父派天使们迎接你回天家了!愿我们在天国里再相会!我们爱你!″

  付恩典牧师将他带来的一枚精致漂亮的蝴蝶结发饰捧到尹娜妈妈的面前,他请尹母将这枚蝴蝶别在尹娜的发型上。

  付恩典牧师退后两步深深的端详着长睡之中的尹娜,那张安然入睡的17岁的脸庞,漾着柔美甜润的笑波,在灯光下,泛起美丽动人的光泽,美如天使!

  付恩典牧师再一次走近尹娜的床前,然后,他俯下身去,在尹娜的额头上深深地一吻……

  尹娜去天国的这一年的"圣诞节″,尹父,尹母以及他们家族中的几代几十名成员,还有尹父尹母传递福音后慕道而来的左邻右舍一部分渴慕真理的邻居们,在教堂举行的那一场"受洗礼"上,他们随同其他的一批批来自不同的地区,却都怀有相同的因基督的大爱所吸引所感动而愿归在主耶稣名下的慕道友们,一起接受了教堂牧师的"洗礼″,从而成为新造的人……

  提示:尹娜去了天国,她的爸妈尹父尹母后来的生活过得怎么样?尹父尹母他们在后来的生活中经历到了什么?请关注本中篇小说连载之四。

【作者简介】 真名:邵萍,旷野呼声作者。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曾用少苹,一叶萍,一湖萍,一湖青萍等笔名发表文章。有作品获奖并被《青年博览》,《微型小说选刊》,《特别关注》等刊物转载。小小说代表作《分手》1997年入选《中学语文教材》 2008年蒙召受洗归于天父的名下,生命得以彻底的大翻转。基督信仰是生命的全部,唯愿在有生之年,用天父赐予的文字上的恩赐,来传递福音,以见证天父的大爱与荣耀!

赞一下: ]
请遵守网络法规,不作恶意评论! 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查看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