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上帝使我在死荫幽谷中歌唱

2017-12-17 作者:韩在双  
来源:《中信》我也要投稿

上帝使我在死荫幽谷中歌唱.jpg

   每天清晨当我醒来,喜悦总是不由自主地从心底涌起:“感谢上帝,赐予我新的生命!”认识我的人也时常说,你能活到今天真是个奇迹!

 
  为什么我人刚到中年就要死去?
 
  1987年4月在去湖南省联系培训的途中,我发觉自己整日疲倦乏力和恶心,茶饭无味,脸色苍白。回到上海后我立即到医院检查,万万没有想到,我已是尿毒症晚期。那时我才32岁,结婚刚刚三年,女儿还不到两岁。突然我觉得自己所追求的一切全完了,生活笼罩在巨大的阴影之下,生命竟然如此脆弱!
 
  由于病情恶化,我从1989年3月7日开始了血液透析。每星期三次,这让我在身体与心灵上陷入了痛苦的深渊无法自拔。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我深刻理解了什么叫“绝望”。心想,与其这样痛苦地活着,还真不如早点死去。可看看身边泪水涟涟的妻子,想想多病的女儿与年迈的母亲,我又怎么能放得下?就算是我死了,也是死不瞑目啊!
 
  我想不通人为什么会死?为什么我人刚到中年就要死去?为什么我好日子刚过上几天就倒了大霉?
 
  自从1955年3月7日我生在上海徐汇区泰安路的一个小业主家后,好日子就没过上几天。13岁时就和哥哥一起去很远的地方拉送木板赚钱贴补家用,17岁初中刚毕业,被就近分配到塑料制品厂的车间当学徒工。1984年8月父亲患上了晚期胃癌,为了满足他的心愿,四个月后就在单位为我们租的一个房间里,我和女友简单地举行了婚礼。
 
  一年后我喜得千金,但妻子生产时大出血。女儿出院不过两周,却又患急性肺炎住进市儿科医院。拍片时发现她是先天性右位心,医学统计一百多万人中才有一个。女儿病情刚刚稳定,父亲就病故了,享年才63岁。匆匆把父亲的后事办完,我去接女儿出院,没想到她再一次肺部感染,不得不留院继续治疗。我十分痛苦地对自己说,我不能再失去亲人了。万万没想到,好日子还没过上一年,这一次病倒的居然是我!
 
  刚开始血透时,单位领导与同事们还时常来看望我,但时间长了,看望的人越来越少,我的绝望越来越沉重,几乎天天夜里都无法入睡。就在这绝境之中,有一天我打开了收音机,正好听到香港福音电台一位主持人在说:“人的生命是由肉体和灵魂组成。肉体生命是暂时的,灵魂生命是永恒的。”然后主持人阐述了肉身灭亡后灵魂的归属问题,这些话对我来说,就像得到了灵丹妙药。
 
  “失迷的羊,你今在哪里?”
 
  我想起来我曾经听过赞美诗。那年我23岁,与同厂的一位姑娘谈恋爱,由于误会而分手。当时我的心情不太好,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想借此来消除心中的苦闷。路过南京路陕西北路的怀恩堂时,从里面飘出的歌声一下子打动了我,我不由得站住静静地听。那歌声充满了静谧、安详、圣洁,缓缓流入我的心田。
 
  我不由自主地走进教堂,悄悄地坐在一个老太太旁边。她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70多岁的样子,和蔼可亲,气质端庄。
 
  教堂里正在唱诗歌:“失迷的羊,你今在哪里?救主今天正在寻找你,一百只羊内中缺一只,莫非就是你?……。”这仿佛是唱给我听的,我情不自禁地流泪了。唱完歌后牧师讲道,我听得不太明白,但是感到很新奇。
 
  那以后,我又去过几次怀恩堂,每次都会见到那位和蔼可亲的老太太。她热情地向我传福音,还把圣经借给我,并郑重其事地对我说:“这本圣经是我儿子特地从美国带回来的,可别丢了。”但那时我无法相信圣经是上帝的话语,拒绝倚靠上帝。认为只有靠自己的奋斗,才能获得想要得到的东西。因此,我没有好好读圣经,不久后就把它还给了老太太。那位虔诚的老人还给我写过信,并亲自来单位找过我,但都被我一再回绝。后来,她就不再找我了。
 
  如今我绝症缠身,万念俱灰,但上帝藉着福音电台再一次扣动了我的心扉。我就像迷失的羊一样,想要回家。
 
  我又走进了多年前去过的怀恩堂。最明显的感受就是人人脸上都挂着笑容,不管我坐在谁的身边,他准会转过脸来向我点头致意。如果我忘记带圣经或赞美诗,不用我说,周围的弟兄姊妹们就会把自己的送到我面前。我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大家都会耐心地为我讲解,直到我明白。这一切让我感受到了世上少有的真情和真爱。
 
  记得那年春节,家家户户都在欢天喜地准备过年,但我和女儿卧床不起,妻子里里外外忙得焦头烂额,家里根本无心也无力去准备过年。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我的家门,是教会派徐爱丽姊妺送来好多年货,还有灿烂的笑容,弟兄姊妹们还为我女儿虔诚地祷告。

  我得救了
 
  一件件感人肺腑的事,使我领受到上帝的大爱,基督徒常劝我要信耶稣的话语又在耳边响起。1992年8月的一个深夜,妻子和女儿都进入了梦乡,我跪下来轻声地祷告:“主耶稣啊,我要感谢祢,感谢祢在我身患重病、心里绝望时拯救了我。在认识祢之前我是多么贪爱这个世界,一心追求金钱、事业、爱情、学问、地位、名誉和享受,最终是梦幻一空。人在祢面前显得多么渺小和脆弱啊!主啊,请祢洗净我心里的一切罪。主啊,请进入我心中,永远居住。奉主耶稣的圣名,阿们。”
 
  祷告后我的心一下子亮了。我以前犯下的罪一件件全想起来了:贪婪、骄傲、嫉妒、说谎、恨人、骂人,就连少年时抱怨父母及欺负弟妹的小事也都想起来了。我忧伤懊悔,流着泪一件件地向耶稣认罪。认完了罪,心灵豁然清澈明朗,一切重负瞬间就全被卸掉,心中充满了从未体会过的平安和喜乐。我知道我得救了,耶稣把我从罪中拯救出来了。
 
  信主后,我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温和,对妻子体贴入微。妻子看到后百感交加,她知道我必定会上天堂,很怕等待自己的是地狱,与我永远分离。有一日,她认罪悔改,接受耶稣作她个人的救主和生命的主。她也得救了!
 
  我活得好开心
 
  一个冬天的下午,女儿突发高烧,我卧病在床,妻子只好一人带着女儿去了瑞金医院儿科看病。天渐渐黑了,我的心也越来越沉,听到窗外北风呼啸,我想起她们走得太仓促而忘记带棉大衣,我多么想能给她们送去棉衣御寒,可我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真是好无助!
 
  正当我焦虑不安时,杨天民弟兄来探望我们。他获悉这情况后主动对我说:“韩弟兄,不要着急,我现在就把棉大衣给她们送去。”事后妻子告诉我,女儿当时正在接受输液治疗,冻得不停地发抖,她急得直流眼泪,就在这时杨弟兄送来了大衣,天父眷顾了我们的女儿。
 
  1995年元旦前,女儿肺炎、肺气肿复发,又急需住院治疗,但要预付两千元住院费,对于我们家来讲,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们东借西凑凑齐了女儿的住院费后,家中一个月的生活费就只有70元了,连孩子基本的营养品也没钱买。正当我们焦虑的时候,上帝又差陈刚弟兄来探望我们,还给我女儿送来了三百元营养费,帮助我们渡过了难关。
 
  自从为我受洗后,主的仆人杨培滋叔叔就一直关心我的生活和属灵生命的成长。从我女儿读初一到大学毕业,他每年都奉献一千元给我女儿,补贴她在学习与生活上的需要。
 
  主内弟兄李镇塘老师对我们的家庭也非常关心,经常劝勉我,鼓励我,给我信心和帮助,现在虽已去美国居住,但我们还经常通过微信交流。有无数的主内弟兄姊妹为我祷告,有的甚至禁食祷告。
 
  上帝的话与弟兄姊妹的爱激励我的新生命不断成长,我对上帝的信心越来越坚定了。我在家里办起了查经班、培训班、主日学,弟兄姊妹常来我家聚会。他们大多是年轻人,朝气蓬勃,有的喜欢唱歌,有的爱好朗诵,有的擅长弹琴,欢声笑语常在我家回荡。每逢复活节和圣诞节,我们还相约到户外聚餐。大家甜蜜地谈论信主的心得和见证,我们的灵命也有了很多长进。我活得好开心,心里充满了平安喜乐!平日里,妻子弹风琴,我吹口琴,女儿唱歌,美妙动听的赞美诗时时从我家飘出。邻居们投来羡慕的目光,他们不理解家贫如洗、疾病缠身的我们为何这样快乐。
 
  我特别爱传福音
 
  亲身经历了福音的大能后,我特别爱传福音,带领人信主。
 
  已故著名钢琴家范大雷,原是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教授,也患上了尿毒症,曾是我的病友。十年“文化大g e命”对他们家打击很大,他已经把人生看透了,拒绝相信任何宗教。我用活生生的见证向他展示上帝的大能,主内弟兄姊妹也劝导他,并恳切为他祷告,祈求上帝怜悯他。在离世之际,他的心终于向上帝敞开,信了耶稣。
 
  除了向一些病友传福音外,我还向家人传福音。我是母亲最疼爱的儿子,自从知道我患上绝症后,她焦急万分,到处烧香拜佛,但无济于事。当她看到我信耶稣充满了喜乐,感到十分惊奇,我就顺势向她传福音。纯朴善良的母亲从此离佛归主,成了一名虔诚的基督徒。还有我的女儿以及女婿,也都信了耶稣,我真是高兴!
 
  “耶稣救我!”
 
  多年来,我亲眼目睹许多尿毒症病人先后死去,身染沉痾的我却在一次次临危之际,因得主耶稣神奇的保守而转危为安。
 
  1990年6月初,我接到医院的通知,叫我做换肾配型准备。尽管换肾是我的期望,但心里始终不踏实。没料到,换肾手术前做检查时,原本经过治疗已经正常的肝功能,突然不正常了,因此医生通知我这次暂且放弃。后来才发现那个肾脏不宜用来移植,因它已被刀划了一道口子。不久后,我去做肝功能复查,结果显示又正常了,医生说可能是上次化验搞错了,真是不可思议。
 
  我仍靠血透维持生命。在一次血透过程中,由于护士的疏忽,没把消毒液冲洗干净,残留的消毒液体流进我的体内,要是扩散到内脏就会导致死亡。当时我忽然全身麻木,呼吸困难,脑袋疼得就像要爆了一样。虽然医生采取了应急措施(包括吸氧)也无济于事。就在万分紧急之中,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我猛地一下子拉去氧气罩,大声喊:“耶稣救我!”
 
  奇迹立即出现了。我胃里一阵涌动,转眼就从口里吐出大量浊物,毒液也跟着排出来,我也清醒过来。
 
  1993年2月17日我因长期血透,胃黏膜糜烂而大出血。医院的床位全住满了病人,我不得不躺在急诊室冰冷的桌子上,北风吹得我浑身打颤。医生给我量血压,却怎么也量不出来,输血也输不进去,于是医生开出了病危通知书。
 
  妻子紧紧依偎着我,流着泪说:“我们相信的上帝是又真又活的,让我们一起祷告吧!”说完,她哭泣着求告主耶稣,祷告后奇迹再一次出现。医务人员不知从哪里找来一辆空车,火速把我送进抢救室,我的身体渐渐暖和了,血压也能量出来了,血浆也能顺利地流进血管里。
 
  1996年8月第二次胃出血,我又进了医院。那时正值酷暑,38度的高温持续三天居高不下。我已经出血八天还没有止住,躺在床上连翻身的力气也没有,只是不断地出汗,妻子不停地给我擦汗也止不住,汗水把席子都浸湿了一大片。那时我已经八天没吃东西了,饿得饥肠寸断,但又不能输液,怕体内水分过多会引起心衰!
 
  我烦躁不安,在危难中求告上帝:“上帝啊,我愿意顺服祢。如果祢要接我回天家,我会高高兴兴地见祢面,只是求祢不要让我这么痛苦。”祷告后我突然有了新的领悟:外面38度的高温是上帝许可的,我出了大量的汗,排出了体内滞留的毒液是上帝安排的。哦,上帝已经在救我了!感谢主。
 
  我平静下来。当天下午,妻子及时地回家熬了鱼汤,一匙一匙地喂我。医生又及时赶来为我用药,第二天胃出血就止住了,上帝的爱滋润着我们的心。妻子和我不约而同地轻轻唱起平日我们最爱唱的赞美诗歌:“主啊!祢配受赞美,在祢的嘴里满有恩惠,我的心仰望祢永不羞愧,因祢比世人更美。”
 
  “放心吧,上帝会保佑的。”
 
  1997年3月18日我因上呼吸道感染住进医院。这次感染已长达八个月,并且越来越严重,我预感到生命快要到尽头了,只有最后一线希望——换肾!
 
  单位考虑到我还年轻,就同意了我肾移植的请求,但是医院却不赞同我的想法。医生劝我说:“你的病情我们很清楚,大部分内脏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体质又弱,换肾的最佳时机已过,肾移植的成功率很小。”我恳切央求医生:“我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不换肾只能等死,就在我身上做一次试验吧!”医生被我的肺腑之言打动了,对我说:“如果有肾源就给你配,但要提醒你,换肾风险很大,你得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3月28日医生通知我换肾,为了这一天,我等了整整八年。当晚八点,传来配型成功的消息,我非常激动,知道主耶稣又来救我了。亲人、好友和主内谢拉弟兄把我送到手术室门前,并送上美好的祝福。当我躺在无影灯下突然有点紧张时,为我主刀的孙立安医生竟然说:“放心吧,上帝会保佑你的。”当我昏沉沉地醒来,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手术非常成功。”接着孙医生面露喜色地告诉我:“怎样?上帝会保佑你吧。”
 
  我满心充溢着新生的喜乐。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室内,万物闪闪发光,就连一个小小的针头,一只小小的药瓶都晶莹可爱,那么亲切、温馨。
 
  凝望着床前忙碌的妻子,我非常感谢上帝将她赐给我,让我深深地体会到主耶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十几年来,她里里外外操劳、奔波,无怨无悔,凭着一个女人柔弱的肩膀,支撑着我们这个病困交加的家,搀扶我一次次走过死亡的幽谷。
 
  上帝眷顾了我
 
  换肾成功后的这些年来,尽管各种病痛还在不断地侵扰我,有时我甚至就像杂技演员踩钢丝一样走在半空中,但我心里很平安,因为上帝昼夜用那无形的膀臂搀扶着我。
 
  著名书法家张森先生为我写了一个匾——“基督为我家之主”,我把它挂在墙上。每当我看到这七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圣经里的一段话总是涌现在我心中:“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哥林多后书4:16-18)
 
  过去我一直求主耶稣拿走自己身上所有的“刺”(病痛),现在我已经学会与“刺”共处,为“刺”而感恩。因为它不断提醒我,我是何等的人,竟然蒙了上帝的大爱。我愿天天为上帝而活!
 
  备注:原文由范学德、金凤整理,原载《中信》月刊第669期(中国信徒布道会)"。

赞一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