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呼声网

见证:神大能奇妙的双手

2011-06-03 作者:赞美葡萄枝  
来源:赞美葡萄枝我也要投稿

       伯5:17--18   "神所惩治的人是有福的!所以你不可轻看全能者的管教.因为他打破,又缠裹;他击伤,   医治."

        在我信主半年的时间里,我有病的身体基本上可以正常上班了.我在82年就从事财会工作,这是一个比较繁忙的工作,因为在主管的岗位上,所以平时想休班都很难,我就利用晚上的家庭聚会点来聚会,只是主日没法子去,我自己也感觉亏欠,所以我便祷告:求主给我预备时间,能使我在主日聚会.到了周六这一天,我便向领导请假,领导非常痛快的答应了,感谢主!我感到意外的高兴,能在主日聚会感觉象得了宝贝似的.

            主日这天,我参加了上午的聚会.散会后,高高兴兴的来到家中,做饭也有劲了.虽然能上班了,但是家务活还是无法干,因为两个肩膀抬不起来,梳头都要歇上几次才能梳好,一切都是丈夫在忙活.吃过午饭,就想要利用好下午的时间,看能做什么,不能白费了时间,因为休一个班实在太难了.我在祷告中说:主啊,我上午聚会,心情格外高兴,因为听了你的话语,使我得了力量,我请假不容易,上午敬拜你,下午你就给我力量洗衣服吧.刚信主不会祷告,就这么说的.祷告完了,我便午睡,好到时起来洗衣服.

         当我在熟睡中的时候,象是在做梦:

          我是仰身躺在床上,看到一双手在我眼前,接着是这双手开始搬着我的左胳膊向我的头部拉直,胳膊上举与身体成直线,然后一只手按着我胳膊的上部,一只手按着我的膀子,猛的向下一按,我疼的要喊叫出来了,心想,我的膀子掉了,眼泪也出来了;这时紧接着这双手又开始搬我的右胳膊,我想拼命的反抗,却没有办法.搬弄我的右胳膊与左胳膊相同,那种疼啊!我想,完了,我的两个膀子都掉了,我拼命的呼喊救命却喊不出来,哭啊....难过啊,我的膀子被卸掉了,以后就成为残疾了....忽的一下我醒了,立刻坐了起来,心仆仆的直跳,我坐在了床沿边,因为做了恶梦了,出了一身大汗,从头到脚都湿透了,汗珠豆粒般顺着刘海直往地上掉,将拖鞋都滴湿了.这时我想:主啊,我祷告了,你怎么不保守我那,为什么让我做恶梦?我要你加我力量好洗衣服,现在我却浑身无力了,恐怕心脏病要犯了,我怎么洗衣服啊?(我在满怨主呢,求主饶恕我那时不懂事。)随之我又躺在了床上.头刚挨近枕头边,又想:已经祷告主了要洗衣服,如果下午不洗,那不是撒谎欺骗神了吗?基督徒要诚实,说了就要做.想到这里,我便浑身无力的起来了,慢慢的往洗刷间走去,开始洗起衣服来.开始是无力的洗,慢慢的越洗越有劲,一大盆衣服洗完了,觉得洗衣粉水还行,倒了可惜了,便将床单都拿下来洗,还行便将所有不算太脏的也洗了,因为感觉浑身有劲了.也就是这时,我才忽然明白过来,主啊,是不是你在给我治病啊,不然不会这么有劲啊?我怎么还埋怨主要我做恶梦呢?因为刚信主,什么也不明白,好象主忽然开了我的心窍。感谢主!

           到了晚上,丈夫下班回来,他还没把房门推开,我先赶紧把门打开了.可能我脸上的神秘色彩让丈夫感到奇怪,他瞪着眼睛往我脸上打量着.

       我说:  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丈夫说:  什么好消息啊?给你长工资了?

       我说:  不是.我告诉你,你看我洗的这些衣服床单什么的.

       丈夫说:  谁要你洗的?怎么不等我回来洗呢?把你累病了怎么办!

       我说:  主给我治病了.洗完了这些,我还浑身有劲那!

          说实在的,因为不能做家务,我也很非常的痛苦.丈夫常常的凉衣服,特别是在乡下这些地方,传统观念比较强,虽然我们是企业,我们却是挨近农村,企业上的职工大多都是当地招出来的,男尊女卑的观念特别重.看到男人做家务,就认为家中的女人不好.我也是在顶着心理的压力.现在为自己能做家务了,能尽一个女人的本分与义务了,自然感到非常的高兴的.

            主大能奇妙双手的医治,我非常的感恩,这是我信主后主第一次医治我,使我这被捆绑的身体,从此得着了自由。没病的人,体贴不到病人的痛苦,只有经历过被疾病折磨的人,才会体会得到。当丈夫看到我身体的变化,也确实看到了有一位真神的存在,随后他也跟从了耶穌.

       感谢主!主的恩典是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也是用言语述说不完的。我只有真诚的献上感恩与感谢,赞美主你那奇妙双手的恩典!阿们!

赞一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